沈默的祕密結社 之十 微酸(上)

之十 微酸

「什麼?你們還沒奔回本壘?」學姊一臉失望,「親也親了,抱也抱了,居然還沒全壘打?」

我對女人向來比較容忍,所以我只是把道具扛高一點,並沒有揍她。從牙關擠出兩個字,「…沒有。」

「你們在撐什麼?」學長插嘴了,「趕緊奔回本壘啊,不然情節都要我們自己捏造…」

【Google★廣告贊助】

「你也知道是捏造啊!」我對男人的耐受度就低非常多了,恨不得把我肩膀上這個龐然大物砸在他腦袋上,「你們這對交往N年還只到牽手的好意思跟我講什麼本壘不本壘?」

「我們走純愛系,跟你們這種肉體派不同。」學長言之振振。

我勃然大怒,正準備砸在他腦袋時…鎂光燈狂閃個不停,咖擦咖擦個沒完。

忍忍忍。我不在外面揍弟妹,也不在校外扁學長學姊。更何況,這是FF,人來人往,非常的多。

結果我們這團幾乎搶盡鏡頭,我想也是。一個地獄少女,三個妹斗(包括身高一八○的學長…),三劍客、昊誾,以及昊誾的跟班扮成執事,小東小西打扮得超可愛的,正在唷唷耶耶的顧攤位。

集帥哥美女(別算我)和驚異(身高一八○的娘炮)與可愛,當然會謀殺很多底片。

更重要的是,果然遠來的和尚會念經,魔界來的特別手巧。他們打造的道具真是巧奪天工,不管是機關槍還是各類武器,都惟妙惟肖,大大提升了可看度。

至於我會在這裡,有兩個緣故。但我想最終還是得歸咎於…

我該死的個性。

真恨死我自己那種護短又熱血過頭的性子。

當初他們要扮暴力妹斗,我是死都不要的。但魔族的手工實在太精美,甚至做了一個加農火箭砲。但越精美的東西越重,連學長都扛不動,所以這個重責大任落到我頭上了。

本來我是不肯的,但是我們學校的正統動漫社傲慢的譏笑過學長學姊後,我就怒了。

我們葉勤學長和雅意學姊大一就加入動漫社。但他們體質實在太特別,老是動不動就尖叫或嘔吐,驕傲的動漫社將他們倆一起踢出社團,被三劍客撿回去了。

一知道動漫社也要出FF,我一時怒火攻心,答應下來,當然也負責扛那門加農火箭砲。

那門火箭砲擺在地上,比我還高一點,扛在肩上,更是引人注目,泛著惟妙惟肖的光澤。從我扛進場到現在,鎂光燈就沒停過。

丟臉死了。

「明明妳就把徐道長的襯衫鈕扣都解了,為什麼不進行到最後?」連閻玄日都來插一腳。

…我開始懊悔揍他們的時候總是雷聲大雨點小。掃帚故意打不中的時候比較多,而且還精確的控制力道,打得痛但不會成傷。畢竟我多年鐵的紀律的經驗,重點是震撼教育而不是大殺四方。

(真大殺四方,社員和我弟妹早死八百次了)

我掂了掂加農炮,邪惡的暴力緩緩升起。反正冥府使者打不壞,我還是真實的實行一次掃蕩好了…

但我才猙獰的舉起加農炮,鎂光燈更不要命的拼命閃。我只好把殘存的耐性儲量通通拿出來,忍無可忍,重新再忍。

當眾行兇總不是好事…還被拍照存證。

我真恨他們。

冥府來的,是不是特別沒有羞恥心?居然還透過門板偷看!

其實我也很不懂,明明親也親了,抱也抱了,為什麼想更進一步,總是笑場作終。

徐道長很堅持由我主動,因為他年紀長,動手有「威逼」之虞。他的腦袋是水泥作的嗎…?

但是襯衫釦子都解開了,我看著他,他看著我,總是噗嗤一聲,覺得我騎在他肚子上真的還滿蠢的。

可能是,我對他還殘存著爸爸的感覺,他也對我有女兒的親愛。盡量親暱沒有什麼問題,但要跨越最後一道…就是覺得很白癡,很好笑。

「…你想要嗎?」我誠懇的問。

「我配合妳啊。」他聳聳肩,「反正我還有房中術可以倚靠…就算不想要也可以讓妳滿意的。」

我打他的頭。

「目無尊長!」他怒目。

「這種姿勢我也很難有尊長的感覺。」我坦白。

結果他把我抓來按在膝蓋上打了幾下屁股。

你說這樣真有情人的感覺嗎?我真不覺得。我們倆又不是很愛挖掘自我的人,就覺得順其自然就好。哪知道在一旁焦急偷窺的人那麼多。

我真的很悶。

「小燕子,」昊誾含羞的說,「妳真好看。」

…這傢伙迷戀重武裝妹斗迷翻天了,誰來扛都馬說好看,就算學長來扛他也會這樣。

「你來扛好了,重死了。」我面無表情的說。

「我扛就不好看了。」他扶頰臉紅。

…我要退社。

「我想回家了!」我對學長學姊吼。

「不要啦!」他們一左一右抱住我,「重頭戲快來了啦!」

我有不妙的預感,但我的預感竟然成真。

穿著黑色燕尾服的徐道長居然到會場來了。我的眼睛真的快掉下來。

他真的帥到不可饒恕。其實要論美貌度,魔族那票就可以拼過他,但他真不是美貌度的問題。甚至他也不是很像賽巴斯欽,他的頭髮都規規矩矩的往後梳,綁個小馬尾。

但今天他沒綁頭髮,任由很長的額髮垂下來,就有點像嚴肅、年過三十的黑執事了。加上那種出塵、冷酷的氣質…

我想拿個布袋蓋起來,不讓人看到。

他茫然的找了一會兒,終於看到我。裝作若無其事的走到我身邊,我覺得背上都是汗。

「…你怎麼有燕尾服?」我覺得頭好暈。

「偶爾出席大場面穿的。」他聳聳肩,「本來是為了一年後的…不好嗎?」

「帥到有罪啦!」我咬牙切齒,好想把那些癡迷女人的眼睛挖掉。

他輕笑,那些女人快化成一灘水了老天…「葉勤跟我說,今天妳會穿裙子來。」他視線微微移向我的裙擺,「雖然短了點…但妳穿裙子真好看。」他頓了一頓,「早就想跟妳講了。」

…我猜,葉勤學長大概拿這誘哄他穿燕尾服來。

「我就知道…」我低低的罵,「你幹嘛不cosplay天子傳奇或北斗神拳。」

「喂。」他變色了,「妳在生什麼氣?」

「我討厭那些女人這麼看你!」我突然火大,而且是非常非常火大。

他張大眼睛,然後生平第一次主動吻我。

居然是在cosplay會場,不知道幾百人面前,公然大膽的吻我!

他接過我沈重的加農炮,「好,別氣了。」很霸道的攬住我的肩膀。

我這個時候才沈痛而深刻的了解到,他比我還嚴重很多很多,對喜歡的人衝過頭的程度,可比高鐵。如此的少根筋。

我將臉埋在掌心。

這下想賴也賴不掉,不知道被拍了幾百張照片。我正緊張兮兮的等著被記過或退學,不然也可能傳到我爸媽耳底…

閻玄日泰然自若的說她已經把事情都搞定了。

「妳把所有底片都燒了?」我大喜過望。

她睇了我一眼,「…一點點催眠術就可以辦到的事情,為什麼要大費周章燒底片?」

…敢情妳去動我們學校老師校長的大腦?!

「沒後遺症的,」她考慮了一會兒,「就算有,也很小。」

等我看到一向西裝筆挺的校長穿著夏威夷衫對我們說「啊囉哈」,我才知道有多「小」。

這事就算了了,昊誾不知道在瘋什麼,最近又跟我針鋒相對,百般挑釁,死忍千忍,忍耐不住對他破口大罵,「別仗著你那魔族的身分找麻煩!」

「我是以人類社員的身分跟妳挑戰!」他喊。

板了板手指,反正他打不壞…我悶到現在也已經是極限,急需發洩。我和他痛痛快快的打了一場,絲毫不保留的。

我想他身手應該很不錯,但我別的沒有,就是天生神力,運動神經意外發達。真能制服我的,大約就徐道長,其他人真的要好好練個幾年。昊誾這樣倚賴魔威的魔族已經很不錯了,居然可以跟我打個勢均力敵,實在是太躁進,才讓我賣個空門,摔過樹籬。

他滿頭樹葉,一臉鼻血的爬過來,我強忍住笑,盡量嚴肅的看他。

「…總有天,我會打贏妳。」他一把搶過跟班遞過來的手帕。

「你弄點魔威我就輸了。」我聳聳肩。

「你把我昊誾看得輕了!」他怒叫,「我會親手用人類的方式收服妳!我才是妳該服侍的主人!」

…啊?

他還沒放棄要我當他的巫女喔?我以為他早又宅又腐的忘記這件事情了哩。

這該不該告訴徐道長呢?我煩惱起來。告訴他,他也只是白生氣,萬一秋後算帳,只是白添些仇家而已。聽說他仇家很不少,何必如此。

想想何以風的慘況…我不禁打個冷顫。

何以風不愧是個變態,前些時候他還在僕人的攙扶下,不怕死的來找我訴衷腸。我以為他已經拼完了,結果他可憐兮兮的說,他是附身在紙人上頭,只求見我一面。

叫他快滾,他又不要。結果徐道長來了…我拼命求情,他嘴裡答應我,一轉身,徐道長露出有些邪惡的笑容,一彈指,何以風就燒了起來,哇哇大叫往山下奔。

「…你明明答應不對他下手的!」我吼起來。

「夠他燒到家裡才燒完。」徐道長不為所動,「這等淫賊,根本不須多加憐憫!若是二十年前…他還想要有點渣?」他冷笑兩聲。

遇到我的事情,他的腦神經很容易燒斷。我不是某些變態女生,很喜歡看到男人為我大打出手,那太無聊了吧?

昊誾…我自己還能應付,那就算了吧。

想去找他吃中飯,我走到教職員宿舍,但他的門半開半掩。

我這才發現,遇到他的事情,我的腦神經也很容易燒斷。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