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默的祕密結社 之十五 行行復行行

之十五 行行復行行

高峰會議告一段落,紛紛擾擾的餘波蕩漾。忙碌之後,寒假馬上在眼前了。

但徐道長開始收拾東西。

【Google★廣告贊助】

他本來就是為了魔界高峰會議才到學校當老師的,任務達成,他說,師門積壓了太多案件了,加上他師父舊客戶的再三求懇,不能再拖了。

這學期結束,他就要離開學校。

「我房租繳到妳大學畢業。」他握著我的手,「我買部機車給妳代步好了…我會每個月盡量找一天回來看妳,妳功課也不要放下…」

我從來沒想過這件事情。他當然不可能每天待在我身邊,上下班什麼的。他留在學校只是暫時的。

「小燕子?」他擔心的摸我的頭髮。

「我知道了。」咕噥一聲,我滿懷心事的提起一袋小說,「我去租書店。」

其實那袋小說我都還沒有看。但我想出去走一走,吹吹風。

徐道長要離開我了。

其實他也不是要跟我分手,只是他的工作就是這樣。我在跟他交往之前就知道了…但我心情非常低落。

我能夠忍耐每個月見他一次,其他二十九或三十天都在思念嗎?

我發現,我根本連想像都拒絕去想像。剛觸及我就毛骨悚然。

無法想像,真的。

其實他也沒那麼好啊,老把我當小孩子,罵我罵個不停。生氣起來,我們兩個還會對打,他下手也不太留情。不對,是他下手留情會讓我氣個半死,打更久。而且每次他都是先投降那個,「好了好了,打什麼打,莫名其妙。妳剛剛那招手勢不對…」

我就這麼被他轉移注意力,本來在打架,最後變成研究武功,又什麼事情都沒有了。我好習慣眼睛跟著他轉,都看這麼久,也該看膩了吧?但我看不膩,總是很垂涎。

他染過一次頭髮,我氣得暴跳。他染完頭髮,比三劍客看起來還年輕。那天他又起得遲了,來不及燙衣服,匆匆拉了T恤和牛仔褲穿了就拉我跑,那天我都得忍住戳瞎每個女生眼睛的衝動。

他是我的。

但我也不能太幼稚,對嗎?難道要哭哭啼啼求他留下嗎?然後還要抱大腿?別蠢了。他有他的事情要做,我還要唸書。

我竭盡全力裝得若無其事,每天還是隨他去學校。甚至刻意離他遠一點,不那麼黏,我不想讓他太擔心。

但我越來越常發呆。看著吵吵鬧鬧的社辦。學長和學姊不知道在歡度他們幾週年交往,還很慎重的交換戒指。

我突然煩躁起來,悄悄的出去,漫無目的的在校園散步。

一轉彎,閻玄日和昊誾正在吵架。兩個同時住口,閻玄日把臉一別,「…吃不完,送你吧。」就把個包裝得很精美的盒子推給昊誾。

昊誾打開盒子,看著裡頭的巧克力臉紅,「…一起吃吧。」他自己塞了一個,又拿了一個遞在閻玄日的嘴邊。閻玄日白皙的臉孔透霞暈,閉著眼睛張嘴吃了。

…我很羨慕他們,說真的。雖然真的是羅密歐與茱麗葉…但他們歲月久遠,有很多時間可以浪費。

我跟徐道長都是人類。雖說徐道長年紀比我大那麼多,但他是修道人,恐怕比我長壽。

眼前生離已然太苦,將來死別怎麼忍耐?

我將手插在口袋裡,轉身走入冷風瑟瑟的校園,心底打了一千個愁結,解都解不開。

到徐道長要走的前天晚上,我蜷縮在他懷裡,意志消沈到什麼話都不想說。他只是輕輕撫我的背,我知道他也捨不得我。

但我還是睡著了,還做了惡夢。

我夢見我們漸行漸遠,最後我熬不住孤獨,跟一個很像徐道長的學長在一起,很安穩平靜,卻活得像是行屍走肉。

我的心明明在跳,但卻動也不動。

最後我掙扎著醒過來,恐慌得非常乾渴。他側身闔目穩睡,一隻手護著我,鬢邊的白髮很惹眼。

我輕輕的用指腹在他臉上試圖記憶所有的線條,但眼底卻滾出一滴淚。

或許再二十年、三十年,我也可以忘記他,然後愛上別人。但我怕就算用了雙倍的時間,花了幾百倍的努力,恐怕也沒辦法如此刻般愛一個人。

我把臉埋在他的胸膛。

離別的時刻到了。

他提起行李,把我的頭髮弄得很亂很亂。「再見。」等他轉身下樓,我終於淚下。

「慢著!」我淒厲的叫,「帶我走!」

我蹲了下來,摀住臉。我是個完全的混帳。爸媽養我這麼大,我卻連大學都念不完,一天也沒回報過他們。

一心一意只想跟男人走,棄家人父母於不顧…真是對不起。

但我想,徐道長還是會走吧?他也不知道我下多大的決心。或許…覺得只是小孩子鬧脾氣。

我哭得好厲害,連呼吸都有點痛。但徐道長在我面前站定,也跟著蹲下來,「…我等妳這句,等了很久很久。」

我沒細想,就撲進他懷裡,把眼淚鼻涕都糊在他衣服上。

等我以後想清楚,才忍不住勃然大怒。但那時都在飛機上了,我又不能無跳傘跳機。

趁我糊裡糊塗的時候,他火速帶我回台北,跟我爸媽求親。充滿歉意的說,他實在離不開,只好把我帶去國外生活,學校的課業只好先辦休學了。

我爸媽大約嚇到了,但爺爺作主讓我嫁了。我那時還陷入離別的恐慌,連婚紗都不要,直接公證結婚。

也是公證的時候,老爸才知道徐道長的年紀。爺爺很平靜,媽媽也還鎮定,但我爸昏倒了。

之後徐道長喊我爸的時候,我爸臉孔都會一陣扭曲,只差沒有掩面偷泣。

我就這麼傻呼呼的,跟表面正經嚴肅,其實超級腹黑的傢伙走了。

等我冷靜下來,想清楚前因後果,我臉色大變的揪住他的前襟,從牙縫擠出話來,「…你佈這個局,到底佈多久了?」

他倒是很坦然,「從教妳英文對話開始。」

我猜我臉孔因為血液過度集中,所以發黑了。「…你不會直接求婚嗎?!」

他將眼睛別開,「有威逼之虞。」

威你媽啦!

「我要離婚!」我真的快氣死了,這傢伙…為了把我拐走,讓我白白難過那麼久。還讓我咬牙放棄學業和家人。

「由不得妳喔。」他露出邪惡的笑,「來不及了,霽月…」

趁我中招的時候,他吻了我。

我為什麼會愛上這種腹黑到極點的傢伙?!

之後我才知道,連他熱心教我武學,都是有目的的。我雖然不適合修煉,但很適合練武。他在設法延長我的「使用期限」。

我會不會一輩子都被這個表裡不一的傢伙吃得死死的?我很納悶。

(行行復行行完)

(沈默的祕密結社全文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