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 之十

「您之前不是問過,我們中最平庸的我,為什麼會是隊長嗎?」享受著溫暖的陽光,閉著眼睛的漱芳開口。

「沒錯。但拜託妳取消敬稱,聽起來不是敬意而是諷刺呢。」夜沁在她身邊坐下,柔軟的衣袖幾乎拂到她臉上。

【Google★廣告贊助】

漱芳忍住挪遠一點的衝動,視若無睹。「事實上呢,這個問題,並不是你真的想問的。你只是想撩撥我一下,讓我對習以為常的和諧產生質疑…看能不能刺激一下我的忌妒心什麼的。」然後看能不能因為一個很小的裂痕,最後導致崩解。

壞心眼的狐狸。

夜沁沈默了一會兒,微帶怒意,「妳真不可愛!」

漱芳依舊無視,繼續往下說,「我們恐怕從出生就在一起,一直生活了二十幾年,什麼狀況都出過…」

「什麼狀況?」夜沁撐著臉,側躺在她旁邊,很輕很輕的問。

這招對月一定很有用,但對我就…都隱居那麼久,二十八歲的人了。何況對方是個年齡種族不明的偽npc。

「一個問題,侯君。這是第二個問題,請你明天再問。」

…果然是不可愛的女人!不可愛到令人討厭的地步!

「我們哪…都是喜歡寫的人。同儕間都會互相競爭了,何況我們…年紀還輕的時候多少會有點失落。因為比起其他人…我的確沒什麼特色。我們每個人的創作都有強烈的個人色彩…我是最平淡的那一個。

「我喜歡寫的就是很乏味無聊,流水帳似的。懶得想設定,最後一直在寫童話變調,幾乎都是短篇。像現在我在寫的啦,就是萵苣姑娘最後還是跟王子離婚,回去高塔獨自生活。

「織布啊,種萵苣啊,寫一些很平常的日常生活。怎麼織布、怎麼種,和原本畏懼她的村民互動,麻煩的前夫啊…是我不會畫畫,不然應該去畫四格漫才對。」

果然聽起來就覺得很無聊。

「被蛇咬、惹動蜂窩、遇到幽靈,或者湖中女神亂入…」

…等等,流水帳為什麼有這種東西?

「飛龍來襲、地震、水災、海嘯…」

慢著,為什麼海嘯淹得到萵苣姑娘的高塔?

「就是這些很平凡的日常生活,跟其他人比起來實在乏味多了。」

日常生活遇得到這些東西嗎?!

「雖然如此,但我還是喜歡自己寫的那些。個性決定命運。其實我喜歡的就是這樣曬著太陽,過著年復一年日復一日相似又相異的生活。個性也決定作品啊…既然平庸的個性和平庸的作品是必然的結果,那就沒什麼好難過的,更沒什麼好比。

「如果自己都不喜歡自己,不但對不起自己,也對不起自己人的喜歡。就像是排行。我猜我是第一個意識到自我的那一個,所謂的長姊,所以我是隊長,必須面對世界。沒有為什麼。當然經過了種種事情,我們才能達到這樣的穩定…」

「我想知道『種種事情』。」

「請先去領掛號牌。」漱芳將眼睛閉起來,心滿意足的感受陽光遍撒的溫暖和歡欣。「我已經回答了,那麼,請你回答我的問題。你是什麼?」

講了一堆廢話想繞暈我?但表裡的問題都被攻破解讀,還很壞心眼的延伸敷衍,他既不能說答案不滿意,獲得的資訊卻不能說滿意。

只是讓他的好奇心更騷動而已。

哼。曼珠沙華版一千零一夜麼?好吧。

「我不能說。」夜沁深深考慮了一下,「系統大神不許。我只能說,我和隔壁棚的地獄之歌冥道主是很遠的遠親。」

漱芳睜開眼睛,滿滿都是同情,「人家統領一道…你卻只統領三十一分之一,還是個被打得慘兮兮的。這落差實在是…」

一陣狂風,刮得漱芳的頭髮亂舞,還有很多樹葉將她半埋。被激怒的夜沁縱狂風而去了。

漱芳偷偷吐了吐舌頭。跟說書人鬥嘴兒?哪怕是九尾狐亡國侯也得回去多練練。

其實偽npc也沒多可怕嘛。

最好就此氣跑,不要再來。

大捷讓她的心情更好,曬著太陽,她閉上眼睛睡著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