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 之十五

原本以為那麼不愉快的會面,鄭主編會放棄…畢竟在二十一世紀中葉,寫小說的人多如過江之鯽,而她那個乾淨沈默的私人部落格,連人數累計都沒有公開出來,一點商業價值也沒有。

但鄭主編主動打電話給她,聲音威嚴無比,甚少與人交際的漱芳都膽寒了,只好唯唯諾諾的答應再次的會面。

【Google★廣告贊助】

結果當然是談不攏…不是文風或版稅,而是漱芳甚至自動降低版稅,但是堅持要維持那個乾淨沈默到不行的廢物部落格。

耐著性子約談了幾次,鄭主編終於發脾氣了,「妳不要太把讀者當回事了!讀者是消費者,消費者!讀者的喜歡可以吃嗎?可以用嗎?吳小姐,妳已經是二十八歲的成年人了!妳不要太把讀者的喜愛當回事…他們只是覺得看免費的很爽,並不會在乎妳在燃燒妳的生命!對他們來說,沒了妳也沒什麼差別…反正永遠有新的更和善更諂媚的作者!但妳不應該把自己的才華就這麼白白燃燒掉…」

「不一定會影響銷售量吧…」很不擅長吵架的漱芳期期艾艾的回答。

「會!我在這行幹了十幾年了…會!因為我親手操作過,所以我才覺得不值得…我可以再退一步,如果妳一定要這麼頑固…等出版後妳可以再發表啊。銷售量真的會倍數成長,妳不用這麼辛苦…」

「所以我願意降低版稅啊。」漱芳低著頭,「我的部落格…沒有任何留言的管道。但讀者還是千方百計的想辦法打聽,寫mail給我,甚至寄信到出版社去…並不是,溫柔什麼的。我只是希望我…」我們。「我的其他…作品,也能被看到而已。我不在乎錢…其實我現在賺的也夠用了…」

鄭主編的聲音冷下來,顯得更嚴厲,「其實妳不喜歡寫言情小說吧?」

「…我喜歡這份工作。在我…走投無路的時候給了我一線生機。我也不覺得織夢有什麼不好…當然偶爾會累,但這是工作啊,所以,沒關係的…我也用不到那麼多錢…」

鄭主編突然一把握住她的手腕,把漱芳嚇了一大跳。但是那股難以言喻的感覺又湧上來…

「衍,不要鬧!」她斥責著把手奪回來。

鄭主編呆了一下,比她還狼狽,「抱、抱歉…」

不能怪你,要怪就怪那隻死狐狸精。漱芳苦笑著搖手,「沒事沒事,是我太頑固。」

「…別這樣糟蹋自己。」鄭主編的眉頭皺得更緊,「能有這樣的才華,是天賦。要好好珍惜。」

「…嗯。」漱芳的表情柔和下來,「我知道。我很珍惜…每一個。」

最後鄭主編答應她回去爭取看看,走出咖啡廳時,卻差點摔了一跤,臉色非常蒼白。漱芳趕緊扶住他。

「我一定是…看錯了。」鄭主編有些尷尬,「怎麼可能會有…那種東西。」

看著在陰影處望過來的「那個」,漱芳笑得有點寂寞,「是啊,怎麼可能會有…一定是工作壓力太大了,我的責編就常常抱怨我們這些打字的,真是…抱歉。」

真的,很抱歉。接觸太多就會很明顯…

驚魂甫定的鄭主編扶了扶眼鏡,「…吳小姐,貴出版社…近期可能會有動作。所以,不要太頑固。」

「…好的,我會考慮。」漱芳低頭。

…好累。真想…一直睡下去。但她躺在床上意識朦朧時,大姊打電話給她,照例先把她罵了一頓,叫她回家吃飯。

真的,可以回家嗎?

她振作了一下,還是換了好一點的衣服回家,照慣例還是被老媽數落了半天,還是爸爸解圍的。

家…溫暖的家。其實他們家一直都很好,那時候到底在想什麼呢?總覺得…

最中間的孩子,是隱形的孩子。

爸爸疼姊姊,媽媽疼妹妹。他們也想要…一個只疼自己的人。都怪在青春期和月的身上,根本不公平,不是嗎?那是他們七個人共同的貪念,雖然不寂寞,可是…

可是自己不能擁抱自己。想要一個只屬於他們的人,眼中會出現喜愛的光輝。

但等了解家是多麼可貴,擁有的是怎樣的珍寶時,已經來不及了。

正在吃飯的時候,空無一人的廚房突然大響,原本正在談笑的家人安靜了片刻。總是…這樣。

放下飯碗,漱芳苦笑,「那個,我…」

「回家住吧。」媽媽突然開口,「搬回來吧。妳一個人在外面…看看妳瘦成什麼樣子!什麼都不要說了,搬回來吧!」然後,就哭了。

對不起。在心靈的角落,玄落寞的說。

笨蛋。她無聲的回答。

一直責怪自己的玄。住著就會發生一堆怪事,那麼狂飆放浪過的女兒,家人也不想放棄。

真是…你們這樣,我該跟誰抱怨啊。

「以後吧。」漱芳笑得很幸福,「搬家好麻煩的。而且我還有稿子沒寫完啊…編輯天天打來家裡吵,也不太好吧。」

最後她連過夜都沒有,還是回去了。

真的好累。

「哪,我們做個實驗吧。」她躺在感應艙裡,「試試看你們登入,而我不登入可不可以?」

「…對不起。」玄的聲音更落寞。

「你再說一次,我就真的生氣了。」漱芳蒙住眼睛,「我又不是氣你…我只是累了,想要真的睡一下。」

所有的人都沈默了,動也不動。

「好啦,你們都不當我是隊長了。」漱芳拉長了臉。

「…煩死啦!」貳發脾氣,「你們這些人真討厭死了,相互體貼的這麼噁心!我才不管你們!」率先登入。

「口嫌體正直。」參咕噥著也跟著登入。

鍵嘆口氣,把其他人也勸著登入,留下她。

果然,我不登入也無所謂的。漱芳想。

但她真的疲倦了,不想進去發脾氣。唯一可以抱怨發怒的只有那隻死狐狸精。但是…討厭呢,為什麼要有這麼強的感受…

強到可以感受到死狐狸精的善意和強烈的不忍。

真是,討厭極了。

她睡去,一個夢也沒有做。或許是因為…實在太疲倦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