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 後記

當龍族和排行第五的洪荒結盟的時候,SEVEN以為又得迎接一次硬仗。這次不同以往,洪荒很低調,要收集情報不是那麼容易,而他們一定被研究的很徹底…兩次公會戰早就成了經典。

曼珠沙華營運這麼久,時時有微調。系統的最高原則就是「平衡」。雖然就遊戲總人口數來說,一百人以上,三百人以下才算是小型公會,避免大型公會用人海戰術壓迫小型公會,所以公會戰的參戰人數每公會只能百人參與,但也不是說,百人以下的公會就完全沒有招架之力。

【Google★廣告贊助】

其他不像SEVEN這樣另類強悍的微型公會,可以透過結盟來維持公會所願有的規模,並且保有在公會戰時不被霸凌掠奪的能力。

因為公會成員離開原公會有段長達兩個月的冷卻期,加入新公會也有一年不得參與公會戰的限制,這也是防範某些大型公會用跳槽不斷對小型公會開戰,鑽停戰期漏洞的防範手段。

但是在各個公會結盟後,在同盟公會的會員轉移不受冷卻期和一年非參戰的限制。這是為了微型公會在面臨外侮時,能夠團結,用盟友轉移公會達到支援的目的,最少能湊出一百個人,好好防守還是能拖到一個平局。

EU應該是動了真怒,所以向來高姿態的龍族才會促使這次的結盟,意圖讓同盟的洪荒再次發動公會戰,這次一定是精選再精選的精英,而且會做足了功課和準備。

但是EU大概怎麼想也沒想到,曼珠沙華最老牌、一直獨霸第一的公會拂衣去,會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龍族與洪荒甫結盟之後,立刻宣佈和SEVEN結為盟友。

坦白說,漱芳也想不通,因為是拂衣去的會長找上門來,主動要求結盟的。

「…但我們只有七個人,跟我們結盟沒有任何好處。」漱芳很訝異。

拂衣去的會長叫做戰天下,聳了聳肩,「我們拂衣去不為好處結盟友。坦白說,我們很佩服。我不知道你們為什麼硬要維持這樣的微型公會…但你們的確有能力維持這樣的規模,既然你們的希望就是過著和平的『第二人生』…我想跟拂衣去結盟,能夠有效嚇阻想找麻煩的任何無聊公會…或某個中二。」

漱芳仔細的看著戰天下…他的確是個人類玩家,但她有很強的「感受」。

「這可能是部份理由,但不是全部。」她很率直的說。

戰天下含含糊糊的咕噥了兩聲,「我、我某個長輩認識依麗莎…的主人。說起來你們只是無妄被波及,只是那個死中二老搞東搞西…照我說,真希望他停止當個混蛋,不然乾脆永久鎖他帳號比較實際…算了,不提這。總之,」他不太自然的清了清嗓子,「一來是長輩開口了,二來,也真的是很佩服,會內投票是全體通過的,希望你們不要嫌棄我們這公會幾乎都是玩很久的後中年宅宅。」

「宅有什麼不好?居家好男人。」漱芳笑了起來,在公會頻道討論了一會兒,「承蒙不棄,是我們高攀了。只是…我能問是哪個…『長輩』?」

該不會是國主還是侯君插手了?系統肯嗎?

戰天下的表情更尷尬,「…是我叔公。」

…她是聽說過老人家玩全息遊戲常常電翻青春少年兄,沒想到居然是真的。

「文殊和依麗莎好嗎?」

戰天下為難了一會兒,含糊的說,「應該算好吧…曼珠沙華其實很大,真有心想躲起來,讓誰也找不到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即使文字理解能力這樣強的漱芳,也很難從這麼少的線索裡拼湊出真相。只是,她又不需要真相,只是想確定他們過得如何而已。

於是他們握手結盟,有了一個很龐大而且實際的靠山,保障了他們安逸和平的自由生活。

直到很久以後,他們聽說了有個歸化南陽蛟國的玄武族民成了攝政王,輔佐體弱多病的國主燦火。並且在與西海蛟域的國戰中運籌帷幄,擊退來犯的西海蛟域,並且盡殲以龍族公會為主幹的前鋒,在會戰中大顯神威,親手擊殺EU於陣前。

那位攝政王名為文殊,帶著全曼珠沙華唯一的人型寵…但攝政王都恭敬的稱之為「老師」,燦火國主親封依麗莎為「御前少宰」。

經此一役,屢次受挫的龍族終於宣告瓦解,EU從此不知所蹤--據說移民去涅盤狂殺了。

說不定那還比較適合他。漱芳默默的想。以暴制暴當然不好…但有些人就是得受點震撼教育。她相信從上線殺到下線的嗜血玩家會好好教育EU何謂真正的「殘暴」和「霸凌」。

也許EU會進化得更暴虐,但照他那奉行圍毆為圭臬的幼稚孩子王個性,一個人想在涅盤狂殺混下去…就她聽鍵說的資料,EU的日子不會好過。

管他的,反正還有地獄之歌可以轉…別搞出個精神腎虧就好。

其實她很難對中二的小屁孩動怒,就算是狙擊EU的時候,他們「訓導」的味道比較重,並沒有很大的火氣。

因為他們全體都同意,不管是草莓還是小屁孩,將來進入社會,總會被殘酷的現實徹底的輾壓蹂躪,了解自己啥也不是,不過就是龐大國家機器中的腐敗教育制度下的貪婪副產品裡的寄生蟲旁邊的小俗辣。

這不,被他們電過以後,又被自己的弟弟電翻,然後去涅盤狂殺找虐。提前進入社會階段的震撼教育了,多好。

她在屋頂曬著暖暖的太陽,又寧靜的睡著了。直到夜沁拂開她臉上的花瓣才醒過來。

以為自己的原型情人會是理智穩重型的,怎麼也沒想到會跟很愛ㄍㄧㄥ,稍微有點裝模作樣,愛美又有點幼稚的夜沁在一起。

也許是因為炸毛的狐狸比較可愛?誰知道。他們連種族都不一樣,時光流逝感更是天差地遠。他們相處的時候,相互抬槓比較多,要讓夜沁甜言蜜語…還是宰了他吧。

他的點數大概都點到智力,沒有半點點在感性。

連吻人都很笨拙…都在一起快兩年了。

「欸,」漱芳不得不充當煞車,「控制點,別再挨雷劈了。」

夜沁低聲咕噥,「…就不能來個誰,砸了系統這破玩意兒?」

漱芳只是笑,聽說他們這些「偉大存在」為了歷劫提升境界,都很憋屈的被坑在遊戲群裡,因為這樣的歷劫最安全,不會損失寶貴的神識…雖然聽不怎麼懂,但她也沒追問。

據說,每個「偉大存在」的偽npc最大的希望就是能砸了系統,但只能咬牙切齒的忍下來,繼續當不支薪的義工…連店小二都有「人」搶著做。

風很暖,夜沁的唇,很柔軟。她閉上眼睛,感受如此真實。

她聽得到貳專注的打鐵,看到月提著餐籃去送飯。么拿了張圖紙和參共同研究,想把毒藥和裝備結合在一起。鍵剛結束了讀書會,而玄去接她,一路討論著某段戰史。

這裡就是,三分之二的現實,三分之二的自由…和三分之二的孤獨。

她有一點點了解只有單一自我的正常人,為什麼什麼都貪。貪友情、貪愛情、貪親情…貪得偏執並且不可思議。

主動的深吻夜沁,雖然閉著眼睛,但也知道他的每根尾巴都炸得很蓬鬆…也因此,她的唇角噙著一絲溫柔的笑意,熟蜜似的甜。

(SEVEN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