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 之五

沒想到會在早上七點醒來。

雖然血壓還是很低,低到起床花了好一段時間,但她終於獲得充足的睡眠,而且習慣性的偏頭痛居然減輕好多。

太神奇啦!

【Google★廣告贊助】

以前就算吃了安眠藥,還是得在床上翻來覆去兩個鐘頭,才能勉強睡著,睡著還屢屢驚醒,總有各式各樣的「那個」加上斷斷續續的夢境打擾,睡眠時間再多,還是得不到充足的休息。

或許就是這種長期累積的睡眠不足和過度使用腦力的結果,才會更惡化了失眠和偏頭痛的毛病。

奇蹟似的,居然能在清晨醒來,全體活力充沛。

這三十六期的沈重分期還是有價值的。

至於她隱隱的憂慮,其實也沒造成什麼影響。雖然發覺了他們中間有男生,造成若干尷尬,但是她少年時閱讀了大量的心理學書籍,雖然忘得差不多了,還勉強記得一點片段。

據說每個人類都擁有男性和女性特質,只是比例問題,造成了男性和女性的認同。所以說他們七個人是3:4,女性略多,也是合理的。

而且內部會議和生活,也不如她想像的那樣產生分歧或有什麼不方便。他們還是七人宛如一人,她依舊是隊長。內部會議依舊召開得很和諧…一樣接編輯的電話一起挨罵。

寫了十年,真的不知道要怎麼發展新的愛的題材…其他題材倒是蓬勃發展,日新月異。娛樂寫得比餬口多,真是毫無辦法的事情。

他們的解決辦法是,趁月還清醒的時候,趕緊記錄下她的夢囈和幻想,還有她想交往的類型…真是千變萬化歎為觀止,同時讓所有人沈默無語。

不足的部份,只好惡搞白爛和想盡辦法湊字數。但出版社常常會指定一些古怪題材,讓他們啞口無言、束手無策。

「台灣已經是總裁人口密度最高的地區了。這梗老到不能再老,快寫破一個世紀了。」漱芳發牢騷。

「那就…賣衛生棉的總裁怎麼樣?」參很樂觀的提意見,「這樣不但能有很白爛的開頭,也可以有很滾床單的中間,和非常搞笑的結尾。」

「…我對不純淨的血液不能接受。」貳第一時間就否決。

「哪裡不純淨了你講!」參很不高興。

漱芳阻止戰況擴大,「出版社不會允許的…想個比較正常的企業。」

「華雪!」

「會被告!」

「寫得看不出來就好嘛!」

最後勉勉強強的達成會議共識,只在刷牙洗臉和外出吃早餐的時間,預計只要七天就能完稿了…反正已經組合強迫全體看了都不喜歡看的文藝片…

除了月以外。

沒辦法,都寫這麼久了,這是一種職業病。若不是靠月那個永遠的夢幻少女,他們全體得考慮去路邊討飯…因為這種極度低落的體力和健康,連當個洗碗的都辦不到。

在電梯時,漱芳瞥了一眼鏡子。她面孔白得嚇人,連嘴唇的顏色都快沒了。黯淡的長髮梳成一條麻花辮,戴著厚厚的眼鏡,習慣性的面無表情。

半夜出來真的會嚇到人的氣質和身貌。

但她只瞥了一眼就轉開視線。因為鏡子可以反映出真實…所以她也看到不該看的東西。

「連嫁人逃避都辦不到呢。」回到家,她嘆氣。

「這個年代女性也得工作,全職家庭主婦很少見。」鍵冷靜的給予建議。

「剛剛那個看得好清楚啊…好像很古老呢。」玄淡笑,「不用文字封印起來會有麻煩喔。」

「…等寫娛樂的時候再來封印他吧。」漱芳覺得更黯淡。

是的。她命名自己人時的強烈能力,對外面的「那個」的確薄弱許多,卻還是有點用處。所以她在寫娛樂的時候,會順手寫進去封印,讓「那個」不會危害太烈…

這是長期在很玄的生活裡漸漸領悟出來的本事。

但不知道是哪個鄰居帶回來的「那個」,卻鬧得很兇,電梯不但會在不該停的樓層停,還好幾次玩自由落體,差點鬧出人命…雖然沒真的摔到樓底,但是有個老先生嚇得心臟病發作,驚動到救護車。

但她在工作期間,實在沒有精力另外寫娛樂。百般無奈下,她在言情小說中天外飛來一筆,加入了這個靈異事件,不管編輯怎麼罵,她都堅持不改。最後編輯妥協了…因為漱芳難得加了幾百斤的蜂蜜,讓這起靈異事件變成男女主角加溫的關鍵。

當然,自從書諸文字後,那個怎麼檢查都檢查不出毛病的電梯,也恢復了正常。

這就是她屢屢把住處住成鬼屋,卻只有一些不要緊的小傷的主要緣故。至於那些頑強的大角色…譬如她浴室天花板住著的「那個」,她寫了好幾次也無動於衷,幸好沒有太大的惡意,所以也就算了。

現在她也跟其他人一樣,開始有點喜歡感應艙了。不管他們這群多鬧多虛多令人無言…最少曼珠沙華不會遇到「那個」。

直到他們結束所有新手任務,跌跌撞撞的朝外發展…她才對自己安心得太早,表示極度的後悔。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