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貓貓的記事本(三)

我先遇到黑貓的。他的ID叫做 evil。我在網路上晃蕩,有回手癢,看到一卡車人在臆測「貓從五樓跌下來,會不會摔斷腿」和寵物板幾個白爛罵到沒力。

尤其有個傢伙揚言將他家裡的貓從五樓扔下來,貓仍安然無恙,一時動了肝火,足足吵了一個多禮拜,動到版主站長前來說和,對手討饒為止。

【Google★廣告贊助】

要論毒,誰毒得過貓貓阿?

但是黑貓呼叫我的時候,我還真的給他嚇一大跳。

看到出現一大排字,貓貓只會發呆。電腦壞掉了?

遲疑的按下enter,畫面突然分隔成上下兩半,哇~該不會是中了啥病毒吧?

「妳好阿~銀貓貓~」

哇~怎麼辦~真的中毒了~我沒打字,螢幕自己跑字出來了~

「銀貓貓,我也是貓喔。我是黑貓。」

驚魂甫定,看見是這樣的畫面:


evil(黑貓)vs realcat(銀貓)


難道……難道……

「咦?銀貓貓,怎麼不說話?」

試著打:「你好……」

真的秀到螢幕的上方,而黑貓打的就秀在下半部的螢幕上。

日後,讓黑貓知道我連talk都不知道,笑得差點打跌。

「天啊~寵物板的打架天后不曉得啥叫talk~天啊~」

馬的。誰像你們,成天「飽食終日,無所用心,難矣哉。」。

後來黑貓就時不時的來煩我,拼命的說他自己也是貓。唉,我們應當原諒有妄想症的人類,但是他把自己的簽名檔改成:「我也是真貓。」這實在有點侵犯版權。

但是,他總是第一個call 我的網友,好歹特別些。我會砍一卡車找我愛愛的混蛋,但 是總是不好意思砍他。

同一天晚上,主人被人call in了。剛好我坐在旁邊看。

嚇得不曉得該怎麼辦的主人,被噹噹亂響的電腦鬧得手忙腳亂,最後她決定打電話給電腦公司。

笨蛋。有人要跟你talk啦。我不禁有點得意,替她按下了enter。

「臭貓貓~妳幹什麼~」靠!還想打我勒!

「妳好……桃花飄零中……:)」

主人呆了一下子,拼命的翻她買的「BBS玩家手冊」。

「這是talk吧?」她喃喃自語。

戰戰兢兢的回答,「你好……」

對方回的很快,「惶恐枝頭風不管,伶仃潮浪水不收……寫的很美……」

這年頭,泡網路上的美眉真的要下點工夫,連名片檔都可以拿來作搭訕的材料。

看起來主人好像感動的要死,上鉤了。「謝謝……君何抬愛之甚……」

我知道她剛看了紅樓夢,但是也不要這樣讓我起雞皮疙瘩。

那傢伙馬上回了句,「雖然套的是文天祥的『惶恐灘頭說惶恐,零丁洋裡裡嘆零丁』,卻把文天祥的孤臣之心,化為桃花飄零中的繞指柔情……」

……

大夫~我的反胃需要治療~

我看了一眼那傢伙的暱稱:「輕揉慢捻抹復挑」,一看就知道他打啥主意。又一隻精蟲衝腦的傢伙,只是包裝著肉麻的詩詞歌賦而已。

但是那個女人被沖昏了頭,居然紅了臉。

那一夜,她打電腦打到半夜三點。若是她寫小說也這麼用功就好了。多賺兩個貓罐頭也是好。

要不然,把五福罐頭換成愛慕斯,我也會很感謝。

從那一天起,主人突然不再吃零食了。

這挺讓人納罕的,她不是除了哭以外,吃零食就是她最大的樂趣嗎?

接下來就有點兒嚇人。她配了副隱形眼鏡,我這才發現拿掉那個酒瓶底的眼鏡,她的眼睛大的跟牛眼一樣。當然,人類會說:「水汪汪的大眼睛」。

開始敷一臉綠泥把我嚇個半死,開始練習化妝。

更恐怖的是,常常站在磅秤上面發出慘叫聲,「天阿~還是七十公斤~」

我從來不覺得胖胖的主人有啥子不對,偶而躺在她的肚子上,感覺還滿舒服的,為了啥要減得只剩一把骨頭,這就不是貓能理解的。

有回她帶了一加侖的古怪東西回來,據說那是楓樹糖漿。這個瘋女人,整整十天就光喝那種糖漿泡水,簡直不想活了。

第十天,她在浴缸裡爬不出來,臉色發青。完蛋。

我還不想換主人阿~

趕緊跳過去,用力咬了她的手背,受到痛的刺激,她睜開眼睛,流下眼淚:「貓貓,我快死了,妳還欺負我……」

當然後來她沒死,只是心臟飆到自強號的節數,趁她睡著時量,靠,146下……

這樣真的會死人的。

終於成功的減掉了十公斤的體重,用這種霹靂恐怖的手法。

這一切,居然是為了隔著螢幕,連他長得是圓是扁,是男是女都不知道的「輕揉慢捻抹復挑」。

臨到要見面那一天,她興奮的臉蛋紅通通的。穿上了新買的衣服,刻意的洗過頭,噴上一點點香水。

雖然她看起來有點兒土,但是……我還是希望她快樂啦。

上了網,黑貓沈默的聽我說完,他說:「沒希望啦……她一定會哭著回來。」

「你幹嘛這麼肯定?」我有點兒不高興。

「妳說她胖胖的又土土的,沒有特色的女孩子,會被市場淘汰。」

我開始冷笑,「這些她都跟對方說過了,對方說沒關係的。」

「妳真的相信那些雄性的人類喔~別傻了。他們都馬認為自己會遇到絕色,女生越說
實話
,他們越認定對方說謊,然後拼命的想像。」

我默不作聲。「你也如此嗎?黑貓?」

「我不會。因為我是貓,不是人哪。」

狗屁。滿心不爽的斷了線,我坐在窗台上看雨。不到三個小時,主人回來了,滿臉的雨水。

她沈默的用毛巾將殘妝卸去,換淚水蜿蜒在她的臉上。埋在毛巾裡,她大聲的痛哭。

我從窗台跳下來,舔舔她的手。她沒抱緊我,卻只將發抖冰冷的手,按在我的頭上。慟哭聲不停的在我們小小的斗室迴響著。

那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呢?變成1997年最大的謎團。但是好幾天她沒再碰電腦倒是真的。

幾天後,她用信用卡刷了一台新電腦,努力的寫小說,努力的被退稿,去上電腦課和跳韻律舞。

她還改換了新的ID,fear,暱稱是:「慟哭之館」。捨棄掉那個需要換氣的長名字,總是好的。

那陣子,她不是混聊天室,就是到處找人 talk。對於一個寂寞的女子,也不用太苛求她的不知上進啦!幾乎沒有任何社交活動,沒有未來也沒有方向。而且,失婚之後又緊接著失戀。算了。

也因為聊天室混得太兇了,和一票子 talk 的朋友混得熟極,所以某個網友在性板被侮辱了,她當然義不容辭的上前。

這些年的壓抑,讓她原本衝動歡快的個性磨的陰沈內斂,但是一但解開了束縛,在匿名的ID保護下,清楚而冷靜的表達方式,犀利尖刻的正中問題的核心,這次的筆仗讓她被注意到,而自陳身世的哀戚,又很容易挑動男 user 的保護欲。

一下子她成了性板的紅人,也讓她和性板結下了不解的緣份。

即使是刻薄如貓貓我,也不能不承認,我的主人,很擅長使用文字的魅力。她後來寫了幾篇異色小說,很受歡迎,人咩,如果有人鼓勵稱讚愛慕,總是會虛榮而快樂。

終於我看見她的笑容啦。雖然說,在性板寫作引來大堆的螞蟻蒼蠅,但是也吸引了想法特異的網路奇俠。比方說,中山美麗之島的 rtwo,和 t2 的 doctor,後來都成為她很好的朋友。也讓她從單純的 talk & chatroom 族,轉化成真正的網路居民。

因為dotor的推薦,主人終於將電腦升級到 win95。比起以前,更容易使用,但是也更容易當機,老是秀藍色畫面給我看,真是令人無力阿。

(最高記錄:一個月重灌十三次九五,貓貓自己還又灌了一次……嗚嗚……真的是暈倒九五……暈倒九加五……)

我們飆網路,也飆過一個年頭。2400的數據機終於壽終正寢,我們換了 33600 的魔電, 繼續在網路之海航行。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