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貓貓的記事本(六)

送走了夏風,主人沒有我想像中的頹廢。她讓自己很忙,不停的出席網聚,然後整夜整夜的掛在 BBS 的聊天室裡。

doctor 倒是信守他的諾言,主人掛多久,他也跟著陪多久。她絕口不提夏風, doctor 也從未提過。

除此之外,他們當中無所不談。主人能迅速的重新站起來, doctor 功不可沒。

【Google★廣告贊助】

不到一個禮拜,她又接受了別人的花。然後談那種讓貓噁心,白癡白癡的戀愛。

什麼?我侮辱了神聖的愛情?愛情哪個角度看起來會神聖?每次聽主人和新男友講電話,我就痛恨貓耳朵的靈敏度。

「今天想不想我?」一聽到三十好幾的女人,還擠出幼童程度的文義和聲音,我的胃就一陣翻攪。

「……」

「今天想我而已喔? 昨天不想?前天不想?我就知道,你根本不愛人家。」這文字獄也造得太快了罷?

「……」

「不要解釋了!我就知道!你們男人都一樣!」既然都一樣,妳怎一而再,再而三的被騙呀?還被騙的挺樂此不疲的,這我就不懂了。

然後這個無聊的電話,就只會重複這些無聊的片段,像壞掉的錄音機一樣,不停的迴帶。
如此可以重複三個小時。

這種愛情神聖到哪去?

唉……她高興就好了啦……

我真的是這樣想。但是我看到她把新男友帶回來的時候,心裡就喊糟。

那是個討厭貓的人。看他的眼神就知道了。

他也不想掩飾對貓的厭憎。

「去去去~好髒阿~ fear ,妳怎麼養貓?」

主人的神色變了變,到底他們交往了快兩個月,熱戀的女人,脾氣總是比較善良的。她只笑了笑,轉身去煮咖啡。

老實說,我真的很想離他遠點,但是我的廁所在他身後,而我又內急。小心的從他腿邊過,他突然大叫一聲,我只覺得重物「碰」的一聲砸下來,幸好我跳得快,只壓到一點點尾巴,不過也讓我受驚到尖叫出來。

還沒鬧清楚怎了,我已經讓主人一把抱起來。她鐵青著臉。

「你拿我的紅樓夢,砸我心愛的銀貓貓?」

討厭貓的笨男人真險些讓她生吞活剝,最後抱頭鼠竄。

她倒沒對著那個男人摔精裝的紅樓夢,不過她摔了電話簿。

「貓貓,哪裡痛?」她輕聲的哄我。

抬頭看著這個為了貓,把男友趕走的笨女人。少有的,我偎在她的肩窩,像隻小貓般的嗚鳴著。

她是很笨,她是很花,但是她愛我。

後來她再戀愛,第一件事情就先問問愛不愛貓。也因此,她每有新對象,就會先帶回來。

你知道,網路上的女人真的是稀有動物,主人工作的地點,廠辦合一,女人也不多。雖然說,她離過了婚,年紀也不小了,但是穿穿整齊,還是很能去騙騙人的。

幾乎幾天就可以換個新的來看。有的美,有的醜,有的高,有的矮,每個都對我大力的諂媚……但是主人看他們的眼神都沒啥兩樣。

我很明白,主人是真的想認真談個戀愛,好讓遠去的夏風安心,但是人類嘛,就是笨。

她不曉得,夏風這一去,把她柔軟的情感都帶走了,遺留下來的,只剩個空空的溫柔的殼子而已。

沒幾個月,她倦了,脫掉那些美美的套裝,又重新穿破破爛爛的牛仔褲和破T恤;甚至她買了部手把高聳的二手機車,好在半夜裡可以「兜風」。

當然她還是抓著我陪她。後來我也麻木了,常常蜷在背包裡睡得貓事不知。

生死有命,富貴在天。唉……貓貓也看開了……

如果這也算是種療傷的手法,我的主人,算是成功的渡過了戀愛的瘟疫吧?

我們一起在網路衝浪,也過了兩個年頭。

那年秋天,她過了三十三歲的生日。距離婚變,兩年半。

夏風離開了五個月,不管是網路還是現實,主人都陷入了低潮。

網路上日日沒有新意的吵架,讓她漸漸疲乏的失去上網的熱誠,雖然她工作的能力很強,但是囿於學歷,上司也不可能太重用她。

有回我上網,好死不死讓她抓來吐苦水。

「銀貓貓~~~好難碰到你喔~~~~ -.- 」馬上送個吻過來,幸好隔著螢幕。

「喵哈哈……不用上班嗎?」皇天保佑,千萬別讓她發現,現在跟她傳訊息的,就是她家裡養的貓呀!

「煩死了……偷偷上網洩恨……」她似乎很無精打采。

「怎啦?」

她無限辛酸的說,辛辛苦苦的將公司的會計系統更新,努力了好幾個月,完成後,公司卻升了別人當主任。那女孩子年資比她淺多了。

「為什麼?」

「因為……我不是大學生……:~~~」

「降子……那就把『不是』,化成『是』,將來不就沒有這種困擾了嗎?」

半天她沒打字。我說錯話了嗎?

「我今年三十三啦……唸書恐怕來不及呢……」

我覺得奇怪,「妳不是天天捧著詩經、紅樓夢、金庸、古文觀止看個不停嗎?念大學會比較難嗎?不都是書?上次我看妳在看 html 的藝術,也沒有喊難欸……」

「咦?銀貓貓,你怎知道我看這些書?該不會……你真的是我家養的那隻貓貓吧?」

啊?一不小心就……洩底了……

「喵哈哈~怎可能嘛?」趕緊「不小心」斷線,斷線。

察言觀色了幾天,也許她心不在焉,所以沒有認真追究。不過,她真的跑去補習班,準備夏天考學士班。

這才真正的振作起來。

每天跑著上班、上補習班,回到家除了上站管管 sexuality 外,還勤力的寫小說。寫了 幾年,網路上的名氣和筆力慢慢累積起來,也有人對她催稿。

我想,她還是想夏風吧?因為有時她會對著夏風忘在這裡的外套發呆。但也只是一下下。

愛情,就是這樣會傷人嗎?不管過程愉快還是痛苦?我很慶幸我是不會戀愛的貓。

「銀貓貓,沒那回事。我一直到現在,還是非常的愛貓貓。一直,從我們認識的那一天起到現在,從來沒有改變過阿。」

「誰信你的鬼話阿?」我還是對著黑貓破口大罵。

你要真知道,我只是一隻貓,馬上就不喜歡我了……死黑貓。

害我心情低落。

有時,我會躲著黑貓,我也不懂降做的用意。心情忽起忽落,看見他高興,不見他就憂煩,這種奇怪的心情太討厭了。

所以只好躲到椰林去。椰林不能丟訊息,所以黑貓只能寫信給我,因為我的page也都關著。

「貓貓走囉!我們去跑跑。」工作學業壓力都大,主人只剩下夜半的兜風紓解壓力,我也漸漸的喜歡上兜風,常常從背包裡冒出個頭看著飛快雲流的路燈光芒。

這個時候,我才會忘了因為黑貓所以會難過的心情。那種悶悶的,好像有點歡欣,又有點發怒的心情,只有夜風飛快的梳動我額上的毛,才能夠忘記。

靜靜的飆到陽明山,俯瞰整個籠著黃霧的台北市,地上燈光燦爛,像是繁星墜落紅塵一般。

主人會吹著夏風教她的口琴,幽幽怨怨的桂花巷。

我們都沒有哭過。

一直到了夏天,即將要考試的前一個月,中山美麗之島的版主大會要舉辦了。

拿到邀請函的主人猶豫了幾天。補習班的課上了個段落沒錯,但是考試的壓力還是在的。

本來沒打算去的她,發現努力工作的自己,考績居然因為學歷問題被批低了一等,當場丟了請假單,把累積將近一個月的公假,一口氣全請了出來。

「貓貓,我們去高雄玩!」她帶了幾件換洗衣服和我的乾糧,一台隨身聽和隱形眼鏡配件,跨上她的機車,降子帶我走了。

旅行真是累死貓了。她算聰明,提早一個禮拜走,剛走的第一天,差點累死在新竹,好遠喔~~我快曬成貓乾了~~

一看到旅社的床就撲上去不醒人事,我也癱了。好累喔~~~

坐火車不好嗎?搭飛機不好嗎?幹嘛自己騎機車呢?

:~~~~

更可怕的是……一堆網友都來了~leave……貓貓島……

他們談得話題很有趣……但是貓貓快要死了……嗚嗚……

我幾乎含著淚睡著。

但是第二天到了台中,就好玩很多了。主人清晨四點就出發,太陽開始大起來的時候,就到了台中。剛好讓她去拜訪網友。

我們還看到東海啄木鳥的主機喔!=^.^=

站長是個臭屁臭屁的小子,睫毛真長……我聽到主人親膩的喊他:「美人魚」。

咦?不會吧?他不是男的?穿的衣服像是男的……長相像是女的……

雌兔腳撲朔,雄兔眼迷離?

世界真大阿……什麼樣的人都有……

到嘉義拜訪 bbox,到台南找 rtwo。這些原本在網路上出沒,不過就是幾個英文字組合的ID,事實上,也是有血有肉真正活著的人們。

「這是 fear 的貓貓阿~」幾乎初見面的人都會給我一個笑臉。

「ㄟ,fear。你看網路上那個神祕的銀貓貓,會不會就是你的貓貓阿?」 rtwo 笑嘻嘻的抱著我,降跟我的主人說。

我的腳底開始冒冷汗。

「說不定唷!要不然,我的電話費怎會老那麼高阿?嗯?貓貓,你說是嗎?」她也對我笑咪咪。

怎麼辦?我遲疑的開口:

「喵~」

你就會看到一群傻瓜在大笑。幸好……

裝可愛是無敵的。

中山很漂亮喔。但是我的主人實在……穿得破破爛爛的,我懷疑火車站的乞丐穿得比她好些。

穿著破得不能再破,膝蓋只剩下幾線牽絲的牛仔褲,短短的,緊緊的像內衣的T恤,足登破爛軍靴,背個大背包,降給人家走進會場。

「呃……對不起,會場不可以攜帶寵物……」招待人員看見背包裡冒出頭的我。

「不能帶貓貓進去?」主人回頭看了我一眼,「好吧,那我簽個到,回去好了。」

「啊?您是……」招待人員忙著翻名冊。

「我是 sexuality 的板主 fear。」

招待人員看見我們從台北下來的,輕輕咳了一聲。

「那,請不要讓牠亂跑。久仰啦,fear。」

主人呆了呆,笑了起來,「哪裡哪裡。」

「我們可以看到站務人員嗎?」rtwo 也來了,一百八十幾公分,長得又粗壯,站在哪活像個門神。

「可……可以,當然可以!」可憐的招待人員被嚇著了。

後來才知道,那位招待就是程式站長六翼天使長。

真有趣……呵呵……

原來,這些人都是真實的活在螢幕後面。不管是 user,不管是站長,甚至是創造整個美麗之島的造物主陳博士,其實都是活生生的人。

好感動喔~

(偷偷告訴你,陳博士很帥唷……)

雖然這麼感動,但是開會的時候我還是窩在主人懷裡睡死了。沒辦法,旅途勞頓說。

一直到了中午,才心不甘情不願的被主人拎著去吃飯。便當好大……我和主人一人一貓,怎吃都吃不完。

今天是我被摸的最多的一天。但是也是我脾氣最好的一天。

這些人……小P、玫瑰、檸檬、漪、夜叉,都是我網路上的朋友。

雖然他們不知道,我是一隻貓,但是他們還是一直跟我很好,意氣相投呢。

下午開會,繼續睡。睡得正迷糊的時候,聽到主人輕輕的在笑。

勉強睜開一隻眼睛,發現有個黝黑的男子正在跟主人說話。

我聽見主人叫他「doctor」。

就是他阿?睜著朦朧的睡眼用力看幾下。也是兩個眼睛一個嘴咩……沒想到是這樣厲害的人。

奇怪…… doctor 不是不參加任何網路上的活動嗎?他說,這樣才不會讓無謂的情感,
影響了判斷力。

沒理他們,繼續睡。

等出了會場,彩霞滿天,難得主人完全沒有打瞌睡。

美麗的夕陽緩緩的墜入海中,金光在銀波上跳躍著。

我靜靜的蹲在防波堤上,聽主人對著海吹口琴。她專注的神情……看起來,很美。

這美麗的黃昏,真想讓你也看到。黑貓…… evil。

我想他幹嘛?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