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貓貓的記事本(一)

這是蝴蝶在1998年寫的「銀貓貓」,貼到blog的是整理統合過的版本,當時為了推廣網路使用,資策會請蝴蝶以銀貓貓的故事為引,寫了一本BBS的教學「銀貓貓的網路天空」。當然這本書已經絕版了啦。不知道出版社老闆會不會再單獨把銀貓貓找出來重新出版咧@v@

別說書上介紹的許多BBS現在已經關站了,ICQ已經幾乎沒人用,連MSN都走入歷史了…XD
網路時代的進化速度真的很驚人啊(煙)

【Google★廣告贊助】

看她笑得這麼誇張,我實在很難相信,幾個月前,她整天以淚洗面,枕頭都可以種香菇了。

本來不想理她,誰知道她笑也就算了,竟然將我從電視機上拖下來,硬要我看電腦螢幕,「妳看妳看銀貓貓,這個user的口氣活像妳耶!」

活像我?妳幾時看過我說人話?貓識字就很了不得了,還要我開口說人話,太為難我了吧?

「如果將逼迫小孩唸書,練鋼琴到半夜三點的決心,自己親身厲行之,早成了愛因斯坦加貝多芬了,哪要生個小孩來當夢想複製品?既花錢又花時間,真不懂人類生殖機能的運作和目的。這到底是進化呢?抑是退化?真是叫身為貓的我百思不解。」她看著螢幕上的字,一陣爆笑又響了起來。

「我要印出來,就給他貼在對面門上~馬的……虐待小孩也就算了,不要連我也虐待下去呀~鄰居是無辜的~」

請請。不過,請小心的貼,不要讓人瞧見了。現代的人極暴力,他們不吃人肉,卻對砍殺同類有偏好。

有什麼好笑的?我說得不對嗎?

什麼?我說謊?身為貓的我,就該傻傻的吃飯耙貓沙,不識字當然也不會上網?

妳太小看現代的寵物了。跟人類共同生活了幾千年,寵物們當然也進化了。這改變並非一夜之間。

我們會看電視。我們會在固定的地方排泄。我們會吃固定的一餐或三餐,我們甚至會因為都市的緊張生活憂鬱或消化不良。我們跟人類的生活親密到比人類彼此間還親密的時候,沒理由我們不會模仿人的行為。

如果這些行為會讓我們便利的生活的話。

之所以我會識字,應該遠溯到我還住在現任主人人的婆婆家。

當時我還是個剛滿月的小貓,正飽受家裡一軍隊的小孩的凌虐。當然,他們把那種凌虐叫做”疼愛”。

這種變態的「疼愛」(他們怎不讓我這麼”疼愛”看看?比方說,讓我拉他們的頭髮?從肚子拉一撮皮提起來?拉耳朵?挖眼睛?這種疼愛活像滿清十大酷刑。)甚至包括被抱得幾乎窒息的聽他們背注音符號表,九九乘法。妳只要聽過十個小孩背,就算貓也該會背了。

所以每次聽到同樣的地方一錯再錯,我就想尖叫:「錯了啦!同樣的地方到底要錯幾次啊?你已經聽你的哥哥姊姊、堂哥堂姊、表哥表姊、小姑姑小舅舅……背錯了無數遍了~饒了我吧~ㄓ啦~不是ㄗ,也不是ㄗㄨ啦~」

我是認識幾個字沒錯。但是呢,我可沒敢讓誰知道。我可不想像那隻狗來福。就因為他偶而的表演了會握手的伎倆,結果勒,人類真的得寸進尺的劣根性頑強,不但要他學著坐,學著倒立,居然要他學兩條後腿走路!

這對我們這些阿貓阿狗來說,真是傷害我們身為寵物的尊嚴。

馬的(這是跟現任主人學的,為啥罵人要罵馬呢?她一生也見不到幾次活馬。),哪天會要來福跳火圈啊?我還是乖乖的當沒啥路用的貓,窩著睡大頭覺不好?幹嘛捅那馬蜂窩?
彼時我和現任的主人沒啥交集,一個灰灰的,土土的家庭主婦,勤力的擦地板,活像是家事就是她唯一職志似的。

我的第一個過年,難得的她發出恐怖的吼聲和她的男人吵架,但是我也沒有心思感覺訝異。

因為過年小孩子們強迫我吃了太多油膩的東西,正無法抑制的拉肚子,甚至我坐在哪,哪就一灘噁心的黃。

拜託,生病誰願意哪?但是當時我的主人 — 就是那女人的婆婆 — 嫌惡的看著我。

「這隻破病貓仔,我看還是『放生』好了。」

「放生」?我看是「放死」吧?趁著我拉得軟綿綿的,居然把我放進麻袋裡,丟到附近的山裡去。

挖勒,要不是貓星高照,洪福齊天。不是啥子絕症,真的把細菌拉完了,肚子就太平了。否則,想我青春年少,就魂歸九重天,豈不憾恨?

不過,自我出生後,就沒走過這麼遠的路,走到腳掌發痛,餓到幾乎掛了,不曉得被多少野狗追,包括一拖拉庫的野公貓誘拐…… 費盡千辛萬苦…… 其辛苦直逼「來喜回家」……(實在說,我可比那隻長鼻子的牧羊犬可愛多了。)終於走回家門。真是狼狽不堪。

乖乖坐在門口等著進去,有個小孩探頭看了一下,對著主人喊:「阿媽~那隻破病貓又回來了~」

「夭壽喔~叫你丟遠一點,你都懶惰喔~不要讓牠進來,有聽到沒有?」

我又不是得了狂犬病。

正視現實吧。我大約成了棄貓。被沒責任感的該死飼主丟了。這在寵物社會不是什麼希罕事,但是大禍臨頭還是扛。

這個慌亂的時刻,害我想起金庸說的笑話。

被金兵蹂躪的死去活來的老百姓聊天。
「金人有什了不起?他有一物來,我們就有一物剋他。」
「他們有金兀朮。」
「我們有岳少保。」
「他們有連甲馬。」
「我們有馬腳拐。」
「他們有狼牙棒。」
「我們有天靈蓋。」

哎。我也只剩下天靈蓋。

不是說蠢笑話的時候,還是想想怎樣不被丟掉。畢竟我的拉肚子痊癒了,只要能爭取到進屋的權利,大約就不會被丟出去了。

看來,只能纏住第一個進出門的人,想法子打動他們的同情心。

為今之計,只有等。

正考慮的時候,門蹦的一聲打開,我嚇得一跳,正好看見那個任勞任怨的主婦提了個皮箱出來了。

我不禁有點後悔,早知道平日跟她打好關係,今天也不會求救無門。偏偏我跟她實在沒有什麼交情。

硬著頭皮,裝出最可愛最撒嬌的聲音,繞著她的小腿廝磨,喵喵叫。

意外的她蹲下來,摸我的頭,突然一把抱緊我。

「沒有關係…… 真的沒有關係。」開始號啕大哭,「我們會活下去…… 一定活得下去的~」也不管我身上都是泥呀沙呀的,降子把臉貼上來。

我們?幾時變成我們了?挖勒…… 怎樣都好。拜託別把熱熱燙燙的淚水甩在我的頭上,那真的有夠給她噁心的~

莫名其妙的,我就換了主人。

半夜睜開眼睛,聽到如泣如訴的嗚咽聲,那是挺嚇人的。(也挺嚇貓的。)哭哭也就算了,還會跟著碎碎念,念也就算了,還要把我摟得幾乎窒息,恐怖的眼淚雨亂甩。

頭一天我幾乎沒睡著。

她雜亂無章的哭訴了大半夜,好容易才整理出頭緒來。原來多年不孕的夫妻,她那懶懶髒髒的丈夫,居然跟公司的小妹「有了」。所以勒,她犯了七出之條,被休了事。

真是的。哭啥?那種下班就會癱瘓在沙發上的男人,有啥好爭的?真的不服侍他不足過癮,那就用力去爭呀。什麼時代了,居然不孕可以當離婚藉口,真是!@#$%^&*。

她當然沒去爭,多年的溫順,哪有一夕變天的道理?

她找著了工作。小會計,連產品包裝到掃廁所都得包的雜工。每天灰敗的上工下工。

剛開始那一個月,除了上班,她幾乎都坐在家裡發呆。這實在不是有點恐怖可以形容。

靜悄悄的斗室,拼命的下著雨。一個女人陰森森的坐著,連貓貓我都比她像生物。

可怕得我的尾巴天天蓬得像松鼠。

有天她放下電話,走過來居高臨下的看著我,我的耳朵慢慢的往後倒。

不會吧?殺貓是不道德的……

正準備要逃走,不防頭被她抱了個滿懷;哇阿~我連情都還沒發過阿~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死在發瘋的人類手裡~

「銀貓貓……」抱輕一點,我無法呼吸了……「他要結婚了……」然後她哇的一聲大哭了起來。
很久沒下的那種恐怖眼淚雨亂甩。

不是要殺貓貓我阿?一放心,脫了力,掛在她手腕上像破貓偶。嗚嗚……這簡直考驗我的心臟。

我才該哭吧?妳哭啥?

「……他說……那個女人是大學生……說她很厲害……還會寫電腦程式……」

哇呀,不要突然勒緊我……

「……我知道……我知道他一直嫌我只是個高職生……我們結婚前他就知道了……又不是騙他的……」

呃……空氣……我需要空氣……

「大學生了不起阿?!你還不是個小職員!你當了十幾年的專員,我都沒有嫌你……你了不起啊!」她突然吼了出來,涕淚縱泗的挺可怕的。

趁她哭累睡著的時候,趕緊連滾帶爬的逃走。

好可怕。貓貓也很害怕。

:~

婚變又不是世界末日,第二天太陽一樣東升,主人一樣起床,我還是吃著難吃的五福罐頭。

我邊吃著,邊抬頭看她。剛哭過的女人真難看,連貓都看得出來。兩個眼睛腫得像小籠包,整個人看起來像泡著水的鹹菜乾。

「貓貓,走了。」她招呼我。

嘆了口氣,乖乖的跳進機車的菜籃裡。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