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更衣(2000)

初冬的陽光如許溫暖,悄悄的將小蝶的頭髮染上一層金黃。

她對著向她表白的男孩子,輕輕的搖了搖頭。柔和的笑容沒有離開她細緻的臉龐。

「我已經有喜歡的人呢。」

【Google★廣告贊助】

那男孩子繃緊了臉,「你是說明晨學長?別傻了,小蝶。他的女朋友情人愛人數不清阿!」

「我知道…」小蝶掠了掠額上的頭髮,「我是明晨學長的更衣阿。」「更衣?」「嗯…我不是皇后…不是嬪妃…連美人都說不上是…我只是個更衣,蝶更衣。」

沒有不滿,沒有忌妒,沒有一絲憔悴或不甘。小蝶溫柔的笑容還是那麼溫柔。

 蝶.更.衣

「小蝶?」明晨悶悶不樂的聲音,從話筒那邊傳來。

「嗯?學長?」小蝶睡得迷迷糊糊的,甩了甩頭。十二點了。

「有沒有空?我想去妳那裡。」

「好。見面聊。」小蝶倒頭又睡去。

其實,小蝶的名字應該叫「李翩」。但是她個子小,容顏就像小學生般單純,又酷好蝴蝶的髮夾,所以大家也都叫這個髮上有蝴蝶飛舞的小女生:「小蝶」。

小小的,雪白的蝴蝶。

明晨自己用備用鑰匙進來,輕輕喚醒了小蝶;她露出無邪的笑容,抱住了明晨的脖子。

像這樣被女朋友的忌妒和情人的吵鬧煩個不休時,明晨都會來找小蝶。像這樣抱緊柔軟的,嬌小的小蝶;看小蝶在他身下呻吟著,拼命忍耐幾乎叫出來的聲音,緊緊咬著嘴唇;嬌弱的顫抖著,全身沁著汗。這讓他亢奮。然後他會將不愉快的情緒,隨著精液,隨著高潮,噴濺到小蝶的身體裡。

然後小蝶會滿足的躺在他的臂彎。靜靜的聽他的抱怨和煩惱,卻不會喋喋不休訴說他多久又多久沒來到她的身邊,怎樣想念相思和憔悴。

小蝶只是溫柔的,偎在他身邊,聽著。

所以他換過多少女友和情人,就是不能沒有小蝶。

「這個世界上,我最愛小蝶了。」他親親小蝶的臉頰,小蝶只是閉上眼睛笑著。

「嗯,小蝶是學長的更衣啊。我是蝶更衣…」

燦爛的笑著。

這個世界上,我最愛小蝶了。半夢半醒間,明晨的這句話忽隱忽現。

可是,學長,我並不愛你呢…小蝶在夢境中漂浮,想著。

為了什麼,大家都覺得小蝶很可憐呢?我不懂…可憐的是學長才對。靜靜睡著,在月光的夢裡沈浮。

我不愛學長。但是因為對學長的溫柔,所以學長疼我。因為我什麼都不要求,所以學長從不拒絕我偶而的要求。

因為不愛他,所以可以饒富興味的聽著學長訴說他身邊宮廷的殘忍,增添貧乏生活的色彩。

雖然說,男與女,愛與恨的戰爭,擁有著最醜陋的顏色。

但是因為和學長在一起了,所以她可以輕易的拒絕別人,不會被人家發現,她失去戀愛能力這件事情。

實在的,小蝶曾經火般的愛戀過,在剛考完聯考的暑假,和等待兵役的哥哥,瘋狂的戀愛過。

超過世俗超過血緣,他們相愛。短短的燃燒過半個暑假,將十幾年來彼此相伴的情愫,變成狂亂的熱戀。

在去處女時,小蝶模模糊糊的看著半透明的蕾絲窗簾飛舞,蒙著火熱金黃的夕陽。

閃電。在閉上眼睛的黑暗中,絲絲無雷鳴的電光。

也就半個暑假。然後哥哥又用同樣的熱情戀上另一個女孩。和小蝶差不多的個性、差不多的身高、年紀,甚至有幾分神似的容貌,唯一的差別只是…

她不是他的妹妹。

於是,下半個暑假,小蝶陷入欲焚的苦熱地獄中。就像鳳凰花只在夏天怒放般,小蝶的所有苦悶的熱情也一口氣在失去愛戀後狂放,最後用鳳凰花般的血紅收場。

淺淺的,整齊的切口,冷靜的手法,像是尺量過後才割腕一般。

他們的父母一直都不知道小蝶自殺的原因。

但是麻醉退過後,所有的苦痛的、甜蜜的、揪心的、心魂欲醉的情感,一併隨著噴灑出去的鮮血,消失無蹤。

她對哥哥原本的不捨、愛與恨、需要與渴求,隨著日漸的厭惡,緩緩的蓋過原本的愛戀;離家住校後,每每回來,看見哥哥,又從原本強烈的恨意和厭惡,漸漸褪化到漠然和禮貌。

禮貌的疏遠。

像是那個夏天不過是夢一場,一切都回到原來的軌道。

唯一不同的,小蝶從此失去了戀愛的能力。

所以,學長來到她的身邊,她是高興的。這樣她就可以理直氣壯的拒絕別人。

而且…學長的溫柔和熱烈的情感,也只有小蝶懂。

別人對於明晨的多女友多情人側目,但是小蝶知道,若不是學長溫柔的不願傷害任何人,若不是學長濃烈的愛著每一個情人女友,若不是他的優柔寡斷,他大可殘忍的傷害所有女人的心,一個換過一個,一個換過一個。

但是…他不願和任何人道別。不希望他的女人們受到錐心的痛苦。所以…拖著。

因為這種溫柔,小蝶喜歡學長,雖然不是愛。但是她願意給學長一個可以休息的懷抱,若是小蝶有羽翼,她會張開柔厚的翅膀,環繞著他。

雖然不愛。雖然內心沒有一點激動憤怒,雖然忌妒和獨佔的心情沒有湧現過。

我只是學長的更衣。是的。我是更衣。

不是皇后,不是嬪妃,不是美人,不是才人,只不過比奴婢高一階,但是宮廷的情慾忌妒鬥爭,就和她這個小小的更衣沒有關係。

我只是遠遠的…看著。對於一個喜歡的人,貢獻一個懷抱而已。

她緩緩走出校門口時,初冬溫暖的太陽,緩緩的照耀在蒲葵樹上,緩緩飄搖。

「小蝶。」伴著她一起走出校園的明晨,站定。「小蝶,和我一起吧。當我的女朋友。我會跟別人斷個一乾二淨…」他的眼中,有著疲倦和哀傷的神采。學長累了。

更衣要升成皇后?這是不可能的。

小蝶微笑,輕輕掠掠亂飛的髮絲。

「學長,你都叫我小蝶,那,我的真名叫什麼?」

明晨愣住了。他的確沒有注意過。

小蝶輕輕鬆開學長的手臂,微笑。

用著悠閒的步伐,緩緩的走在紅磚道上,黑絲絨的蝴蝶,在她髮上翩翩著。

翩翩著。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