腳步聲 第一部(二)

只是午夜夢迴,她可以聽到輕輕的腳步聲,在房外的甬道徘徊。慢慢的,一步一頓,沙沙的摩擦著地板,從這一頭走到另一頭,在她的門口,停頓。

她清醒過來,抓著被子,一動也不敢動。突然有點懊悔,只跟一個男生對門而居真是個壞主意。這年頭,變態和殺人狂多如過江之鯽,說什麼也不該貪圖便宜安靜,將自己陷入這樣的困境中。

【Google★廣告贊助】

不知道過了多久,腳步聲又響了起來,輕輕的,輕輕的移動,走入對門的房間中,房門輕輕的打開又關上。

她馬上跳下床,檢查自己是不是鎖好了門,趕緊又插上門鍊。

要不要跟房東說呢?還是乾脆搬家?沒多久,她又覺得自己小題大作。

這是人家的房子,人家高興怎麼走,就可以怎麼走。何況房東很好心的在她房外裝了飲水機,說不定房東兒子只是去提水或喝水。

幹嘛怕成這樣?

她嘲笑著自己的膽小,闔上眼睛,繼續睡。因為她睡熟了,所以不知道,她鎖上的房門悄悄的打開,礙於門鍊的阻攔,一雙光燦的眼睛只能透過不大的門縫,貪婪的,在黑暗中閃爍。

天一亮,娜雅就把昨晚的驚嚇忘得乾乾淨淨。白天總是這麼忙碌,她整天在公司跑來跑去,疲於奔命,根本想不起腳步聲的煩惱。

中午吃飯的時候,她吃著便當,百無聊賴的看著辦公室的男生說鬼故事嚇唬其他女同事。

神經病,日正當中,你要講鬼故事,也選個好時辰,這種陽光燦爛的正中午,講這個哪有半點氣氛?但是公司的女同事很捧場的驚叫,抱成一團。

或許這就是他們的樂趣所在。娜雅沒好氣的想著。

「娜雅,你住在X大附近吧?」小陳看她沒反應,笑笑的坐在她身邊,「小心喔,X大附近有吃人鬼喔~」

「喔。」娜雅低頭吃著中飯。

「妳不要不相信欸!X大附近失蹤了很多女孩,都是像妳這樣的上班族唷!而且聽說…」他壓低聲音,「聽說X大附近的墳墓常常被挖開,許多屍體都被吃得破破爛爛勒!」

「你噁不噁心啊?」娜雅不耐的推開他,「先生,我在吃飯欸。」

她壓根不相信小陳的鬼話。她在X大附近住了好幾年,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不過,她也承認,就算有這樣的傳說,她也不會知道。她的公司在市區,但你也知道市區的房租有多麼高貴,她這樣一個貧窮小粉領,哪裡住得起?所以才會住到X大附近去,每天通勤就已經耗掉她大半的精力了,住了這麼多年,她一個鄰居也不認識,倒是附近7-11的店長會跟她點頭招呼。

就算吃人鬼來敲她的門,恐怕她也不會知道,說不定還會客氣的跟他寒暄,問他「先生貴姓,有什麼事情」之類的。

這天,她精疲力盡的回到住處,癱在椅子上好一會兒都動彈不得。買回來的飯盒擱在桌子上,她也沒有力氣去打開來。

揉了揉眼睛,她打開電腦。房東對她算是很照顧了,這麼便宜的房租,還附帶電視和網路線。她八百年不看電視,但網路還是不錯的,可以收收信,看看網路笑話,或是找找有什麼小說可以看,打發一個晚上的疲勞和無聊。

她開始收信,有些厭煩的刪除垃圾信,刪到一半,看到了標題,停了下來。

不知道是誰轉寄的小說,「腳步聲」。

她心裡微微一動,點開來看。

文筆不太好,像是寫給某個人的私信。大意是說,一個離鄉背井的孤獨女孩,搬了新家。新家什麼都好,但是半夜,總有腳步聲在屋子裡響著,卻看不到人影。她越來越害怕,終於有一天,她往上看…

有個「人」,在天花板散步。

就在這個時候,啪的一聲,一個黑忽忽的影子摔在她鍵盤上面,把她嚇得跳起來。撫著幾乎跳出胸腔的心,定睛一看…

是隻壁虎。很滑稽的四腳朝天,掙扎了一下,翻過身以後,驚惶的東張西望,一溜煙跑得無影無蹤。

娜雅笑了出來,覺得整件事情都很有喜感。死小陳,還轉寄這種東西給我看。又那麼剛好,一隻天花板的壁虎失足,驚嚇效果達到百分之百。

但她也忍不住,抬頭看了看天花板。

除了亮得有點慘然的日光燈管,哪有其他的東西?她對自己的神經過敏覺得很可笑。她拿起換洗的衣物,準備去洗澡、洗衣服。

打開門,對面的房間靜悄悄的,連燈光也沒有。人哪,還是作息正常最好。哪有這樣白天睡覺,晚上才出來活動的?白白嚇唬人,身體也不健康,真是何苦又何必?

她搖了搖頭,正在摸索樓梯間的開關,還沒按到,燈就亮了。

發愣了一會兒,她搔了搔腦袋。或許剛剛按到了,她沒察覺?最近真的太累了。捧著衣服,她拾級而上,走入浴室。

就在她走入浴室的那瞬間,樓梯間的燈又熄滅了。

對著樓梯間發呆又發呆。她覺得房東真是大手筆,也沒住幾個人,日光燈還用感應開關哩。大約就像是自動門那樣的原理,走過某個地方就會開燈,走到某個地方就會關燈。

科技真是日新月異。

她懷著這種驚嘆,開始洗澡。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