腳步聲 第一部(六)

這次的感冒很快就痊癒了,但是她懷疑自己有精神衰弱的毛病。

她發現,原本只在半夜踱步的腳步聲,時間似乎越來越提早。從半夜,提早到十二點,然後在她回家沒多久,就開始在走廊徘徊。

她已經聽得很熟,能夠清晰的分辨出來。拖著腳,一步一頓的,在長長的甬道走過來,走過去。然後在她房門口停留,不動。

【Google★廣告贊助】

好幾次,她鼓足勇氣開門,但房門外卻什麼也沒有。

動作再快也有個限度吧?住在這裡快兩個月了,她還是沒見過房東的兒子。不行,再這樣下去,她會發瘋的。向來果決的她,終於跑去敲對面的門。

靜悄悄的,沒有人回應。

「妳在做什麼?」身後冷冷的聲音讓她驚跳起來,猛回頭,看到房東慍怒的臉孔。

「不是告訴過妳,不要去打擾他嗎?」房東吼叫起來,「就這麼一點小事,妳也不能夠遵守?!」

房東是說過。娜雅自覺理虧,低了頭。「對、對不起。我只是想,當這麼久的鄰居,總是要打聲招呼的吧…」

「沒有必要。」房東非常嚴厲的回絕,「他不需要什麼招呼。他病得很重,需要靜養,不准妳再去打擾他!」

但是,他已經打擾到我了欸!娜雅心裡隱隱滾著怒氣。衝動得幾乎想要馬上搬家。房東太太走上樓,「是怎麼啦?娜雅不知道,你需要這麼大聲音?嚇著了娜雅怎麼辦?」

房東緊閉雙唇,走下樓去。房東太太溫柔的安慰娜雅,「…他最疼漢生了。我們也就他一個孩子…就算溺愛了點,又怎麼樣呢?這孩子從小身體就弱,卻非常貼心。請妳不要生氣…」房東太太悲從中來,忍不住哭泣。

看房東太太哭了,娜雅反而慌了手腳。她孤身一人在外工作,家裡孩子多,母親終年勞苦,很少對她溫柔。這位慈祥的房東太太完全就像她夢想中的媽媽,無論如何,都不希望她傷心的。

「是我不好。房東先生一開始就說了,我不該壓抑不住我的好奇心…」她拼命道歉,「我真的不是有意的。」

房東太太哭了一會兒,拉她去房裡看照片,從漢生剛出生的嬰兒照,一直到二十歲。

她愛惜的撫著照片,「醫生都說是奇蹟呢。這孩子出生就有心臟病,醫生說活不過三歲了。妳瞧,哪有這種事情?他還不是長大了?就是身體弱了點,哪有醫生說得那樣?」

她嘮嘮叨叨的說著漢生這樣漢生那樣,微枝末節都記得清清楚楚。被這樣疼愛,其實算是相當幸福的吧。

娜雅仔細端詳著照片,照片裡的少年,有著清秀的輪廓,卻帶著深深的病容。看起來,也不像是有力氣當變態的樣子。

或許只是寂寞吧。她搔了搔頭,也不好意思提起想搬家的事情。

她放棄跟鄰居打交道,但是她的鄰居卻不這麼想。每天她一回家,回到房裡不久,就可以聽到輕緩的腳步聲開始在甬道走動。然後停在她的房門口。

雖然她一直沒搞懂,為什麼一個病人動作可以如此迅速,從來沒讓她看到過,那種被監視、窺看的感覺,卻總是揮之不去。

不管她在房裡,還是去洗澡。甚至就在洗衣間洗衣服,都可以感覺到,在陰暗的角落投射過來某種視線,緊緊的盯著她。

她知道,不管她回頭幾次,都看不到什麼。但這種奇怪的尾隨和窺看,真的要讓她精神衰弱了。

多少次,她都想乾脆搬家算了。但是房東夫妻的熱情讓她話到舌尖就咽了下去。硬著頭皮,她跟媽媽說,想搬回家住。疲勞的母親只看了她一眼,「妳知道我們家只有二十四坪,三個房間。妳哥娶老婆也住家裡,兩個弟弟也住家裡。妳想睡哪?還是我跟妳爸去客廳睡,房間讓給妳?」

她默默的回來,打消了念頭。回家之前,母親還交代她,記得去繳房貸。她只能對著乾扁的存款簿發呆。

但是這樣繼續下去,她會發瘋。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