腳步聲 第一部(八)

等她清醒時,發現她在醫院裡。

她運氣很好。護士小姐說,被疾馳的大卡車迎面撞上,卻只有腳踝脫臼,沒有其他傷痕,簡直是奇蹟。

愣愣的看著護士小姐,嘴巴張開又閉上。她看到的這些「異象」,可以告訴誰?她還不想在瘋人院渡過下半生。她今年才二十五歲,要捱到何年何月?

【Google★廣告贊助】

不知道是麻醉藥還是安眠藥的作用,她昏昏的睡過去。奇怪的是,她幾乎扭斷了腳踝,躺在熱鬧得像是菜市場的急診病房,但她睡得很好,很甜,像是把數個月來的疲憊都睡掉了。

等她穩定一些,被安排到六人合住的病房,她每天睡眠的時間還是遠大於清醒的時候。

真奇怪。她默默想著,我明明在住院,但我為何有種慶幸的感覺?當她從長長的睡眠清醒過來時,覺得非常困惑。

對了,再也沒有那恐怖的腳步聲。

別人都說,醫院靈異事件多。但她卻覺得醫院非常安全、舒適。就算六人房的家屬們川流不息,吵吵鬧鬧的,她還是覺得這樣的吵鬧很令人安心。

再搬家的話,她想搬到比較有人氣的地方。或許是夜市的附近。如果可能,找幾個室友。她再也不會怕吵了。

就算在隔壁打麻將,吵翻天,也好過一個人在無比的寂靜中,懷著恐怖的想像。

她一直拒絕去想,車禍時看到了什麼。她只堅定一個信念:出院後,她要搬家,而且越快越好。

房東夫妻來探望她幾次,神情有些焦慮。她沒說她要搬家的事情,看他們這麼焦急,總有幾分心虛。房東先生和房東太太都是好人,她默默的想。但是人再好,他們家的房子,還是有問題。

再住下去,她一定會崩潰的。

「欸,小姐,怎麼是房東來看妳,家裡人沒來看顧妳啊?」隔壁床的阿媽和她混熟了,「妳住院這麼久,媽媽沒來照顧妳喔?」順手遞給她一個水梨。

娜雅苦笑了一下,「…我嫂嫂剛生小孩,我媽走不開。只是腳踝脫臼而已,沒什麼大傷。」

醫生也說她復原的很好,大約再兩三個禮拜就可以出院了。

「妳真懂事捏。」阿媽拍拍她的手,「現在這麼乖的女孩子不多了,有沒有男朋友啊?有也沒關係,都不來看妳算什麼男朋友啊。我那五六個孫子有沒有妳喜歡的型?不要害羞捏,阿媽最愛給人作媒了…」

她笑了出來,陪阿媽聊天。住院三週,她和病房的病人都成了朋友。等她要出院了,提了兩大包熱情的禮物,還有阿媽送她的護身符。

「這是關帝君求來的,裡頭還有我自己採的茉草。」阿媽塞給她,「年輕人不要說不信這些,出門在外,總是要事事留心啊。」

「我信的,阿媽。」她非常誠懇的回答。

當遇到了這麼多事情,她是相信的。

***

出院的時候,她沒有驚動任何人。走路還是有幾分痛,腳踝也還包著。但她年輕,癒合的很快。她相信搬家以後,她心靈的創傷也會很快的痊癒。

深深吸一口氣,她招了計程車,回去那個詭異的住處。

如果可以的話,她是很想乾脆一走了之,什麼都不要了。但她捨不得那台破破爛爛的筆記型電腦,她也需要幾件換洗的衣服。

屏著氣息,她走入了那棟外表普普通通的三樓公寓。一跛一跛的爬上二樓,走進自己房間。她緊張的傾聽,卻沒有聽到腳步聲。

暗暗的鬆了口氣,她開始將筆電收起來,收拾了一小包衣物。環顧這個簡單到不能再簡單的小房間。就一張床、一個書桌,和一個塑膠衣櫥。她的衣服不多,連包包都塞不滿。

或許貧窮也不是完全的壞事,最少收拾行李很快?她自嘲的笑起來。剩下的棉被、書和雜物,就請房東都扔了吧。押金她也不打算要了,這裡,說什麼也不想再回來。

吃力的提起包包和電腦,她一跛一拐的走出房間。

就在這個時候,對門的門,突然無聲無息的打開了。隔著甬道,她所有的血液像是全衝上了臉孔,然後火速的褪去。

黑漆漆的房間,沒有任何人。

等眼睛適應了黑暗,發現那個房間裡頭,整整齊齊的,但是沒有人,或者說,沒有人住過的痕跡。

她心裡很明白,要趕緊離開才是上策。但不知道為什麼,她不由自主的走進房間,像是應某種無聲的召喚。

娜雅。

就像是「恐懼」這種情緒被痲痹,她像是個夢遊患者,身不由己的走入鄰居的房間。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