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編輯有點怪(完)

雷恩居然奇蹟式的活轉回來。

雖說他是雷神,沒有那麼容易死…但是將頭顱割下來又安回去,還能回復的完全…只能說,狐影的手段果然高明。

即使雷恩神力全失,宛如凡人一般,必須從頭修煉,但是這已經是奇蹟中的奇蹟了。

【Google★廣告贊助】

只有被拔了不少頭髮的上邪非常生氣。哪有老闆衝了進來,不由分說的開始拔夥計的頭髮?拔了也就算了,還拿去鍛鍊成仙器,當成護身符安在雷神的脖子上!

「我的頭髮是何等尊貴的東西?」上邪暴跳,「若讓錦鯉得了去,就可以翻身成龍;若讓飛禽得去,即可修成鳳凰。你居然拿我的頭髮給那腦殘的雷神圍脖子!?」

「不圍脖子腦袋要掉下來了!」狐影也不比他小聲,「不給?不給沒關係,我就這樣跟九娘講。只要你不怕她,我當你是好漢子!雷神怎麼了不關我的事情,你有種就去對九娘解釋!」

上邪怒了又怒,也只能白怒著。說起來,他是有幾分怕九娘的…告狀。

「你們這起死狐狸精,比人類還可惡多了!有種就圍著那條護身符別拆!哪天腦袋掉下來被人家寫成鬼故事就不要叫!」

後來的確發生過幾次「意外」。不過,也只是替這都城增加了幾則無害的「靈異傳奇」。

雷恩因為失去神力,所以在人間居留了下來,繼續當他的偶像明星。

當然,也繼續追求著管九娘。現在他聰明一點點了,知道送花該送適當的數量,雖然種類還是劍蘭和黃菊;也知道該送女孩子愛吃的巧克力…雖然九娘打從心底厭惡這種苦苦的玩意兒。

但是他很賣力的在學。

至於九娘麼…她只肯承認不再討厭雷恩。「我和他?」面對狐影好奇的詢問,她的臉孔抽搐了幾下,「四海之內皆兄弟。我們既然都是移民,也算是朋友…吧?」

只是這個「朋友」讓她有點沒力。幾乎每天都可以接到他的電話,收到他不知道從哪本情書大全抄下來的情書。只要有一點點時間,他就努力的跑來送她上班接她下班。

「我開始修煉囉。」某個早晨,他很嚴肅的對著九娘說,「管,妳也跟我一起修煉吧。這樣我們可以一起成仙…」

「誰要跟你一起成仙?」九娘沒好氣,還是坐進他小小的金龜車,「成仙做啥?好上去被你們老大奴役、做牛做馬?我娘已經在上面做到要死了…我看起來是那樣自討苦吃的狐妖嗎?」

再說,帝嚳被舒祈請去「作客」沒多久,天帝就派使者去接那個不成材的天孫。她看起來像腦殘,成仙好方便帝嚳挖眼睛?

她看起來沒那麼笨吧?

「…妳在人間也是在做牛做馬。」雖然愛她,雷恩還是很單純坦白的。

九娘撲過去給了他一頓結結實實的「愛的教育」和「鐵的紀律」。「多嘴!快開車!」

雷恩齜牙咧嘴的撫著頰上的瘀青,小聲抱怨,「說好不打臉的…」

「吭?!」九娘瞪他。

「沒、沒什麼…」他很乖很老實的發動了車子。

這樣反而讓九娘不忍了。這個超級笨蛋好不容易可以在人間閒散閒散,回天做啥?「成仙有什麼好?你在人間又不是過得很差。」

「實在我比較喜歡人間。」雷恩承認,「但是妳不肯成仙,千年後必有雷劫。所以我得趕在妳千年之前回返天庭才行…」

「啊?」九娘呆了。

「這樣妳的雷災會由我負責。」雷恩覺得這真是好主意,「妳放心,我會劈輕一點,放放水。而且我有排進度喔!剛剛好在千年前夕回返天庭。這段時間又可以陪妳,雷災又可以由我執行。高興嗎?」他含情脈脈的電眼望了過來。

…總之,你就是還想劈我就對了。

她咕噥了一聲,非常沮喪。

「什麼?親愛的?我沒聽清楚。」他依舊脈脈含情的望著九娘,完全不顧路上險象環生。

「我說,」九娘的聲音充滿絕望,「當初該賞你個痛快的。」

(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