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編輯有點怪 第五章

第五章 她,不忍心。

她睜開眼睛,立刻感覺得一道殺人的眼光穿過牆壁,遙遠的盯著她的背。

雖然說,她迎接這樣令人瞬間清醒的清晨已經上千年了,每一天都有種恨不得一睡不醒的衝動。

只是…真的要去找上邪君嗎?她不禁有些遲疑。

【Google★廣告贊助】

她只在孩童時見過這位殘暴的大妖。當時她的娘還是艷冠三界的一代妖姬,在人間開了家叫做「仙家居」的紅樓。除了招徠男人略吸精氣維生,同時也招待人間流蕩的天神地魔。

那時的管寧娘子還年輕,心也還是自己的。往來的眾生無不拜倒在這位狐娘子的石榴裙下,唯有上邪君最是鐵石心腸。

當其他眾生化為人類的外貌扭捏斯文,只有這位曾被尊為神祇,妖力高深、茲意妄行的大妖,就用著原本的皮相出現在仙家居。一頭銀白的長髮,全身附滿柔軟光潔的閃銀毛皮,像是隻長了張人臉的大獅子,目中無人的喚酒要菜。

他在許多妖女的眼中看起來,都充滿了魅力。強大到連天庭都畏懼的妖力,優美又強壯的身影,是那樣無情、毫不在乎,一點也不做作,又是那樣的殘暴。像是所有令人傾慕的俊俏男子,這樣的令人情不自禁,又是那麼的可恨。

每次上邪來的時候,就會在仙家居引起一場騷動。當時在仙家居的姑娘不是山精,就是艷鬼,對這位特立獨行的大妖莫不爭相偷看。

年紀還小的九娘還是愛熱鬧的時候,常常跟著阿姨們去偷看。有回實在偷看的姑娘太多了,居然將小小的九娘擠出簾幕。

她跌在地上,狼狽的抬頭…只見一雙精光四射的眼睛,饒有趣味的上下打量她。那眼神居然令她有些發毛。

「妳是管寧的女兒?」他似乎覺得很可惜,摸了摸她的頭,又捏了捏她的膀子、按了按背。「怎麼偏偏是她的女兒呢…?」他咕嚕著,「哎…那也沒辦法了。過來斟酒。」

她不知道為什麼,有些害怕。但也乖乖的拿起小小的凍石酒壺,替他斟了酒。

她那向來氣定神閒的娘,居然鐵青著臉衝進來。好一會兒連話都說不出來,半天才勉強喝斥九娘,「…誰讓妳到作生意的地方來?!先生等妳好久了,還不快去讀書?!」

「妖怪的小孩讀什麼書呢?」上邪懶懶的笑著,輕輕的拍了拍九娘的頭。

管寧的臉孔慘白了起來,勉強笑道,「孩兒小,頑劣的緊。多少念些書,看能不能弄出點讀書人的酸氣…好在這孩兒還有些天分,四書五經倒也熟爛了。」

「嘖,好好孩兒,讀些腐書弄酸皮肉,這不是糟蹋麼?」上邪興致索然的揮了揮銀白的爪子。

後來九娘才知道,上邪喜怒無常,若是得他看中,管他神魔妖靈,人類牲畜,一把撈來吃了再說。就有那種自恃天魅的天界仙姑,摸到他房裡想求燕好,沒想到讓他一把抓來下了酒,吃了。

管寧仗著上邪對她有三分尊重,還算能保得一樓姑娘平安,也是這些小妖小魅上邪看不上眼。但她的女兒九娘是怎樣的人物?

若不是管寧的面子還可以,怕這孩子只剩一堆碎骨了!

管娘子發著抖罵了女兒一頓,又恐懼的將她抱在懷裡。從這個時候開始,九娘才真正的害怕起來。

真的要去找上邪君嗎…?

她遲疑起來…呆呆的坐在床上。慢慢的梳洗,還是有些取決不定。

等她走出大門…她突然驚跳了起來。一張帥臉的大特寫杵在她門口,讓她跳了起來,貼在牆上不斷發抖。

那、那是雷恩的臉啊!他他他…他以前還遠遠的跟蹤…為什麼現在貼到家門口來了?

這棟大樓的地基主會不會太不夠力啊?!

她化作一道清光火速逃逸,經過管理室的時候,她對著地基主揮拳大吼:「沒用的廢柴!等我回來拆了你的廟~」

她大樓的地基主是個年輕人,委屈的要命。「…也要我有廟可以拆呀。難道妳不知道,地基主是榮譽職,連勞健保都沒有,還想要有廟嗎…?」

別開玩笑了!

九娘花容失色的招了輛計程車,緊急坐定,只覺得心頭狂跳。別別別鬧了!就算她對上邪君有些疑懼,比起雷恩…

突然覺得上邪君和藹可親多了。最少他可以講理,雷恩不行。

這年頭,怎麼神比大妖還不講道理啊?!

她來到翡翠的門口,深深的吸了口氣,勉強自己平靜下來。她按了電鈴。

翡翠探頭出來看,很明顯的,馬上後悔了。她瞪著九娘,不知道該把門一關,裝作沒人在家,還是要硬著頭皮接受事實。

九娘冷冷的看著她的心虛,心裡很知道,這死女人稿子一定沒寫完。

「呃…有什麼事情嗎?」這麼冷的天,翡翠滿頭冷汗,「親愛的編編,我想我拖稿不是最嚴重的吧?我知道小綠綠比我拖得還嚴重,妳該先去她家看看才對。她家很漂亮喔,而且她煮的小點心很好吃…」

九娘鐵青著臉看她,這個女人…連自己同出版社的好友都出賣了!人類喔…真受不了,「…我就是喜歡來查看妳的進度,怎麼樣?快讓我進去。」

可不可以說不要.她的進度還停在第一章的第一行.距離交稿日已經過三天了

翡翠欲哭無淚的讓九娘進來,呆望了她一會兒,突然驚跳了起來,「等一下!」她趕緊攔住九娘,「呃…我房間很亂…給我一點時間,一點點就好了,編編妳先在客廳坐一下…」

不用裝了…我知道妳的房間裡有個妖怪。九娘無可奈何的抱著胳臂,腳在地上不耐煩的打著拍子。

緊接著房間裡傳來大小聲的爭吵聲,九娘越聽眼越扁,每個字她都聽到了,這還算是掩飾嗎…?

「妳真的很煩欸!」上邪的怒吼幾乎衝破房門,他義無反顧的將門一拉,「不變了!就這樣。她要昏倒也是她家的事…」

「我不會昏倒的。」九娘有氣無力的靠在房門外。

「…編編,我可以解釋…」翡翠張目結舌了一會兒。

九娘沒好氣的看她,最好是妳可以解釋。

「妳是怎麼進來的?」上邪瞇細了眼睛,毛髮幾乎都豎了起來,「妳不該來這裡,我已經下了禁制。」

千年不見,九娘眼尖的看出來,上邪身上有舊傷。但是這傷卻不能限制他什麼。他依舊是那個橫行霸道,恣意妄為的大妖。只是有些什麼…某種奇異的氣氛,讓他顯得沈穩許多。

她揉了揉僵硬的頸項,因為上邪強烈敵意的妖氣感覺刺痛,「上邪大人,我姓管。」

上邪狐疑的看著她,勾起遙遠而模糊的回憶,「妖狐管家?專破禁制和封印的那一族?」仔細看了她一會兒,「妳是管九娘?」這麼長遠的歲月…他居然在這孤懸海外的小島,和故人相逢。

過去的他一定一點感覺也沒有。但是現在的他…卻有種嶄新而不習慣的情感萌生出來。

九娘發現到這點,雖然訝異,卻多了幾分把握。

「是,我就是。」她嘆了很長的一口氣。

反而是翡翠張目結舌的看了她好一會兒。事到如今,也瞞她不得。九娘無奈的解釋,「我知道妳一定很難接受這個事實…是的,我也是『移民』…」

「不是那個,」翡翠心不在焉的揮揮手,「編編,我第一次知道妳的名字欸。管九娘?好古典啊…」

九娘怔怔的看著這個神經很大條的小作家,「我當妳的編輯那麼久,妳現在才知道?第一次見面我就給過妳名片啊!」

「年久月深,我名片不知道塞哪去了…」翡翠縮了縮脖子,聲音越來越小。

那九娘還叮嚀翡翠別告訴舒祈自己的名字做啥?她連我的名字都不曉得!

「妳去死吧。」九娘怒吼出聲。

「不好意思,我家翡翠的腦細胞不太健全…」上邪有些丟臉的拍拍翡翠的腦袋。

「當她那麼久的編輯,這個事實我早就知道了!」管九娘扶了扶額頭,覺得太陽穴一陣抽痛。她總有一天會被作者們活活氣死。

難怪編輯們普遍有胃潰瘍!無腦作者這麼多,妖怪都撐不住,何況是人類?!

「喂!你們不要同意的那麼一致好不好?!我也只是有人名健忘症.這難道不能被原諒嗎?喂~」翡翠很不滿的辯解著。

只是,兩隻妖怪很一致的賞她兩個白眼。

「有什麼事情?」上邪很跩的插著手,「小小妖狐也敢踏到我的家門破壞我的禁制?妳不知道這樣可能會觸怒我?」

「是我的家門。」翡翠虛弱的抗議,兩個妖怪誰也不鳥她。

「上邪大人…若不是託賴有過一面之緣,我真的不敢來打擾您。」九娘長長的嘆氣.她今天嘆氣嘆的很頻繁。不過她是個有義氣的妖怪,很理性的沒把朱茵供出來,「或許您不記得了,那時我還是個孩子…」

「我記得。」上邪趕緊打斷她,神情有些狼狽,「別提那些了,到底有什麼事情?」

九娘看著上邪的狼狽,又望望翡翠…啐,她雖然不曾動心,到底也狐媚千年,識得這種氣味。真意外啊…從來冷冰剛硬,對妖女天仙不假辭色的上邪君,居然傾心於一個平凡的人類?

更好的是,這個人類是她的作者之一啊!

看上邪君這樣躲躲閃閃…大概她掌握到上邪一個遙遠的弱點了。

「上邪大人,是這樣的。你知道妖狐每千年都要躲九雷之災。我已經躲過了…事實上,雷神要找我麻煩,還得千年之後。」

「哦?妳已經兩千歲了?時間過得真快啊。當年的小女孩現在也長大了。」

顧不得旁邊張大嘴的翡翠,「剛滿兩千歲不久。」九娘愁眉,「但是我的九雷之災卻躲了五次。」

正在喝茶的上邪頓了一下,狐疑的望過來,「…五次?這不正常。天界和妖界的協定不是這樣的吧?」

誰都知道不正常吧?她真是想哭都哭不出來,「我也知道不正常。但是有個雷神就是死盯著我,逮到機會就對我劈雷…」

說到這個她就爆炸了,「老天,我已經拋棄身為狐族的自尊了,現在都過著修女般的生活了!連跟男人約會都沒有欸!反正這個都市充滿了魅惑的氣息,也夠我生活下去了。潔身自愛到這種地步,那個違反天律被革職的雷神還跟蹤我,我的精神都快崩潰了…」

「就是跟著?」上邪不太起勁,呿,跟蹤狂也要他出手?他又不是管區,「只要妳沒把柄給他抓到,我想他也拿妳沒辦法。」

「人有錯手.馬有失蹄嘛…」九娘心虛的回答,「總是有意外的時候…」她有些悲從中來。為什麼我要心虛?我是狐妖,天生就該魅祟男人啊!!

「哦?妳把男人拐上床.吸乾他的精氣?」上邪打起呵欠。

「沒有啦!」九娘大聲的抗議起來,「只是接吻而已啊…」若是真的吃到了…或許她不會這麼悲怨…

問題是她沒吃到什麼呀!!

「然後趁機吸乾他的精氣?」上邪掏掏耳朵。

「也沒有!是他自己要把精氣灌過來的,我只是意思意思的收一些下來…那個男人又沒死,休息個幾天就好了啊!但是那個雷神就追著我死劈雷…」想到那次簡直會抖,她拼著所有道行挨了一雷,被打出原形。若不是她躲得快,大約魂飛魄散已久。

「狐妖那麼多,他要維護世界和平,幹麻不去找別人麻煩?別的狐妖還開應召站,他倒是都不管的,就抓著我不放!」

狂抄筆記的翡翠插嘴,「聽起來…那個雷神愛上妳了?」

「看到鬼!」九娘破口大罵,胳臂上的雞皮疙瘩一顆顆的爬起來,「妳寫小說寫壞腦子了?哪個神經病會這樣表達愛意?」

「編編,這題材不錯欸,讓我當下一本的大綱好不好?」翡翠興致勃勃的提議。

她其下的作者…只會想把她氣死就對了?「不好!」九娘兇她「妳把別人的災難當啥啊?妳趕快去寫稿!妳拖搞多久了?想挨揍啊!?快去寫!」

把垂頭喪氣的翡翠趕走以後,九娘用著求救的眼神望著上邪。

「這種事情我幫不了妳。」上邪懶洋洋的吃著小餅乾,「我看妳去找舒祈那女人比較快。她跟三界關係都好,天界跟我沒交情…」

九娘心頭一冷。完了,若是上邪君不幫忙,她就算不被雷劈死,也會得憂鬱症。

「…能找舒祈.我會來麻煩您嗎?」她美麗的眼睛憂愁起來,瞥見一旁窮寫稿的翡翠,計上心頭,壞心眼的笑了笑,「您也看在曾到我母親的仙家居作客的份上…我母親對您可是…」

這招果然奏效。

「停停停停停!」上邪漲紅著臉打斷她,「…妳這該死的狐狸精。」

「仙家居?那是什麼地方?」翡翠好奇的拿出筆記。

「呿,妳不寫稿偷聽我們說話?去去去,快去寫!」上邪像是在趕雞一樣拼命揮手.壓低聲音的咬牙切齒「,管九娘…」

九娘眨著美麗的狐眼,很無辜的看著他,心裡幾乎笑翻過去。是了,她的確掌握到上邪君的弱點。

只見上邪狼狽的拔下幾根銀白的頭髮,幻化成精緻美麗的項鍊,「拿去!先給妳防身…我找機會跟雷神『談談』。」

萬歲!我出運了!我出運了!

接過了項鍊,九娘笑瞇了眼睛,頰上誘人的笑窩若隱若現,「謝謝您哪,上邪大人。您放心,我不會把仙家居的事情…」

「快滾!」上邪沉不住氣,「我可不是只會吃人,妖的味道也不錯的!」

九娘立刻起身告辭,強忍到下了樓,才在騎樓放聲大笑。太、太好笑了…那麼神氣的上邪君…居然會愛上一個女人,愛到怕她會知道一千多年前,他老大曾在紅樓流連的事情!

無人不冤,有情皆孽,連神氣萬分的大妖都逃不掉!

她頓時感到神清氣爽,回頭看到跟蹤著的雷恩,居然心情很好的對他笑了笑,讓雷恩嚇了一跳,有些狼狽的別開頭。

太爽了!

她很知道,上邪君固然殘暴無情,卻一言九鼎。他說會幫九娘解決,就會「解決」的很徹底。

太棒了!可愛的男人~~我來了!

第二天,她心情特別好的去出版社。

當然,她知道雷恩還在跟蹤她。不過跟就跟吧…反正你跟也跟沒多久了。摸了摸上邪給她的護身項鍊,她很有把握的在路上走,甚至敢對路上的男人笑。

身後的雷恩幾乎霹哩啪啦的冒出雷火。但是九娘不但不害怕,反而充滿了報復的快感。她大大方方的轉過來,嬌媚婉轉的對雷恩說,「承您護駕,我到了,免送。」很優雅也很囂張的對他擺擺手。

她發誓,雷恩的怒火一飛沖天,幾乎衝破雲霄了。痛快痛快,數千年的怨氣終於出清。

這一天,她脾氣特別好,甚至還能夠溫柔的對來拿書的貢丸笑,害得貢丸兄差點一頭撞在柱子上。

只是,當與上邪爭鬥失敗,滿身焦黑的雷恩衝了進來,九娘還是勾起了根深蒂固的恐懼,身體僵硬到無法逃走,在滿屋子尖叫聲中,眼睜睜的看著雷恩幾乎劃開她的喉嚨…

護身項鍊閃爍,像是千百萬瓦的雷電貫穿了垂死的雷恩,他絕望的慘叫一聲之後,像是死了一樣動也不動。

「叫警察!快,叫警察!」整個辦公室騷動不已,有哭的,有叫的,九娘僵在椅子上,望著這個執著可恨的宿敵。

現在她可以動手了。可以讓這個該死的傢伙消失在眼前…

只要一點點力量…只要施一點點力。誰也看不出來…這個該死的傢伙就會真的死了。

但是她遲疑了。雖然她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遲疑。

身為一個魅祟的狐妖,她比誰更明白愛恨之執。雖然她不曾真正的愛戀,但是…她同情。

不,她並不是不明白,只是不想明白。或許,她知道雷恩為什麼死跟著她不放。她同情身為一個剛正的神祇…卻分不清「恨」與「愛」的界限。

她雖然未曾動心,卻也為他這種可恨的執著動容了。

這種軟心腸一定會害死她的…雖然明白,卻沒有辦法。

混亂中,化為人類的上邪觀察了她一會兒,「妳不殺他?」

「…下不了手。」

相對無言了片刻,上邪的神情漸漸悽愴,沈靜。

「我在人間待太久了…」上邪喃喃著,「心腸也被無聊的情感腐蝕了。」

他抓起奄奄一息的雷恩,化作一道清風消逝。

九娘呆呆的坐著,身邊的混亂和她似乎沒有關係。她只是呆呆的,坐著。直到警察問了她好幾遍,她才突然哭了出來。

「我、我…」她突然有強烈的失落和遺憾,突然有點害怕雷恩真的死了。「我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

她,並不想傷害任何人。即使是個想殺她的笨蛋雷神。她沒有資格當個了不起的無情狐妖。

這種認知,讓她很傷心,很傷心。

***

後來,她沒去問雷恩怎麼樣。

經過這樣的重創,雷恩應該會設法養好傷,或許需要幾百年、幾千年才能夠讓法力完全恢復吧?何況,上邪君會罩著她,脖子上的護身項鍊也還很忠誠的執行任務。

(連狐影好奇的摸摸看都被電個半死。)

她跟雷恩的恩怨,也該放下了。她向來是個心胸寬大的狐妖。

(這絕對不是指她的胸圍很偉大。雖然是事實。)

午休吃飯看電視,放下那些傷眼睛的稿子,真是偷得浮生半日閒…難得她的心情宛如雲破月開,雖然驚嚇過度,短時間內還提不起興趣去找男人。

一口紅茶差點噴在電視上面,狼狽的擦桌子,瞪大眼睛看著螢光幕上的「偶像」。主持人不斷的盛讚這位冰冷冷的偶像有一雙十萬伏特的電眼…

這不是廢話嗎?

他是管打雷的雷神啊!

「請問你有心儀的對象嗎?」主持人被電得頭暈轉向,滿頭冒小花小愛心。

「當然有。我會進入演藝圈,就是為了希望她看見。」深情款款的從螢光幕望過來,「管,我想通了。我愛妳。」

九娘無力的趴在桌子上,深深的懊悔不已。

當初應該賞他個痛快的。

他…居然活蹦亂跳的留在人間當移民?還是在相同的都城中?天哦…

救人啊!不不,救妖啊~~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