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官相護 之十

其實故事雖然曲折離奇,但是毫無新意。

不過就是兩個小兒女間不得不說的那點事,先是青梅竹馬,然後慕少艾的時候情愫暗生,經過看星星看月亮看雪談天談地談人生的若干過程,於是發誓生同裘死同墳。

聽到這裡唐勤書很想打呵欠,只是生生壓下來了。實在是話本看爛雜劇聽爛幾乎都是這種情節…總歸起來是這種情節。

【Google★廣告贊助】

要不是蘿蔔排骨湯在灶上燉要時間,閒著也是閒著,她還真不想聽下去了。

然後悲傷得無以復加的顏謹容終於轉憤怒,開始痛訴崔賢的背信忘義。

其實也沒什麼出奇,仕途順暢不想馬上嫁人拖延親事也很能了解。但是開始傳緋聞,顏謹容就不能忍了,只是每次都讓崔小娘子的梨花帶淚打動,相信都是外面的人嫉妒傳流言。

結果顏崔剛議親,晴天霹靂,榮華郡主突然看上芙蓉公子。

這也是為什麼顏謹容會倉促出京,跑來這窮鄉僻壤苦捱的主要原因。

只是,為了崔小娘子的閨譽,居然沒有露出半點風聲。

聽到這裡,唐勤書只感嘆,原來傳說中只喜歡小姑娘的顏家表哥,也會喜歡大姑娘。還是因為從小姑娘進化成大姑娘,所以顏家表哥才一路喜歡呢?

誰知道,真是太神奇。

然後神轉折出現了,顏謹容的妹子通風報信,說榮華郡主會突然看上芙蓉公子,是有人在敲邊鼓。

當然我們情聖顏公子是絕對不相信心上人會幹出這種事情。

但是更神的轉折出現在今朝,崔小娘子親筆寫信給顏公子,泣訴官途舉步艱難,希望為了她,顏謹容能夠尚榮華郡主…

於是碎心的顏公子吐血了。

--夠狗血。這是唐勤書唯一能給的評論。一直聽到現在她還是遲遲無法帶入情境,因為一整個聽起來實在夠蠢的。

「…所以表哥想為崔小娘子尚郡主嗎?」這得問清楚,若是顏家表哥蠢到宛如中蠱的狀態,她可要跟他拉開距離。

她已經是資質平平的人了,萬一被帶得更蠢日後如何是好?畢竟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回答她的是顏謹容一陣瘋狂咳嗽,以為他會再吐一灘血的時候,氣喘吁吁的顏謹容嘶啞怒道,「我為何要以色事人?!我看起來是捨身飼虎的人嗎?!」

嗯,還行。

「表哥是生氣吧。」唐勤書對著自己點點頭,「氣把自己丟了好多年,結果還是被人賣了。」

「為了喜歡一個人,卑微到忘了自己。其實『自己』都沒有了,當初喜歡你的人怎麼還能喜歡。」她頭回真誠的向顏謹容吐槽。

結果就是,顏公子真的再次吐血。

呃,這是惱羞成怒吧?

顏謹容請了幾天假,然後倒在炕上一言不發。

終究還是吃不消的唐勤書跟縣令大人借了個小廝來照顧他,唯一做的就是每日送飯,頓頓都有蘿蔔,只是倒騰各種菜色。

她實在不能理解顏謹容的傷痛,就好像不理解她娘親數十年如一日的鬱鬱寡歡。但她是個寬容的人,既然他們覺得很痛,還是安慰一下好了。

娘親那是毫無辦法,她又不能把她爹綁到她娘的房裡。顏家表哥這就簡單多了,天下沒有吃貨過不去的檻…只要吃得夠好就行了。

蘿蔔潰熱氣解毒化淤,寒涼體質的人不宜過食,但是對極怒攻心還吐血的顏謹容是很對症的。另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唐勤書愛吃。

宜清燉,宜醬燉,宜紅燒。和肉類非常搭,尤其是排骨,最好與脆骨同燉。一口軟爛的蘿蔔,一口嚼得脆響的脆骨…南面王不易也。

桃源縣盛行撒蘿蔔種子肥田,初冬時節,撥開薄薄的雪,挖出只有一指長的蘿蔔秧子,號稱冬梨。那口感…可以直接涼拌了。

冬季往往吃得太燥,這涼拌蘿蔔秧子去油解熱,再搭也沒有。

吃到第五天,顏謹容架不住開口了,「蘿蔔再好吃,也不能頓頓都是這個啊!」

氣完了吧?是氣完了吧?會點菜應該就沒事了。唐勤書點了點頭。

「明天吃枸杞羊肉湯。」她愉快的宣佈。

「…我不吃羊肉。」顏謹容悶悶的說。跟唐家表弟…表妹生氣好像很蠢。他這麼感人肺腑思及落淚聞者傷心,媲美孔雀東南飛的往事,她卻只會冷冰冰的戳他肺管子…然後煮了好幾頓的蘿蔔。

他發誓,這輩子蘿蔔能翻出什麼花樣他都知道了。

「因為以前不是我煮。」唐勤書傲然說。

顏謹容不想說話。

「其實你難過也沒有用。」唐勤書還是誠實了,「我們距京一千五百里。就算崔小娘子嫁人了,也要幾

個月後才知道。」

真開心,不用憋在心底吐槽,可以直接說出口了。不過她自覺已經很留情了,最少她沒說顏家表哥哀怨的宛如被棄的怨婦。

瞠目看著施施然而去的唐勤書,顏謹容忿忿的捶了炕好幾下。

果然是表弟,毫無同情心的表弟!如果是表妹最少也會安慰我一下啊嗚嗚嗚…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