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官相護 之二十

神異十記,不管是博學多聞的顏謹容還是偏才得厲害的唐勤書,都耳熟能詳。

這是一套十本書,蒐羅自大燕開國以來的神異怪談,本來只是鄉野話本,版本眾多,後來是紀相國晏致仕後蒐羅潤稿刪蕪存菁的作品。

當中最常出現的,是一位常道長。斬妖除魔,施藥治病,安撫天地,嫉惡如仇,是個個性很鮮明的神仙人物。

【Google★廣告贊助】

但是有個常被忽略的段落,就是常道長總是攜妹(或婢)而來,妹(或婢)的形容往往是很簡單的「貌如貍」、「若貓笑」。

那個笑容如貓的妹或婢,會不會是元貳參。

因為,唐勤書的老上司聽說了元貳參來了,來信問候元貳參和「常師兄」。

後來唐勤書和顏謹容養成了和親朋交換府縣志的通信習慣,試圖追尋元貳參和奪舍之人的蛛絲馬跡。至於後來成為愛好,甚至有了同好會和變成專家,那還真是始料未及。

但在這個冬天,還只有顏謹容在閩地的同窗寄來的一本唐山縣志引起他們的注意,並且熱烈討論。

提起這個人,真是赫赫有名,戲曲裡「浪子回頭」和「火燒東海」講的都是同一個人,閩南侯謝子瓔。這位實在活得太精彩,據說二十二歲之前根本是個無可救藥的浪蕩世家子,號稱五毒俱全。結果被打破腦袋,暈死了過去又被救活後,突然像是變了個人。

雖然科舉非常讓人啼笑皆非的,是個倒數三元及第郎,但是在唐山縣當縣令開始,爆炸性的發光發熱。當時閩地海盜盛行民不聊生,這位縣令大人不但將海盜打得頭破血流,大燕的水師從他手上始建,最後甚至能自給自足…成為打劫海盜的海盜。

到他五十幾歲的時候還站在船頭迎戰盤據東海最大股的海盜,據說一箭射死了自稱東海王的盜首。

明明是由科舉入仕的文官,卻建立了赫赫武功封侯。直到現在,大燕水師的編制依舊是按照他始建的「海軍概要」,海盜也一直都不是大燕需要操心的問題。

「妳相信嗎?」顏謹容揉了揉額角,「這個浪子回頭也太過頭。」

唐勤書沈默,「你要懷疑他,不如懷疑凰王。」

「凰王不必懷疑。」顏謹容沒好氣,「照元貳參說的,她就是。」

真奇怪的感覺。大燕朝居然有二十三個移天轉運的奪舍之人。甚至於開國有大功的凰王都是其中之一。

「所以他們都是身負天命麼?」唐勤書有點頭昏腦脹。

思考了一下,顏謹容搖搖頭,「我覺得不是這樣。只是他們應該是有一定影響吧…」

他安靜下來。

崔賢和他會突然要好起來…是因為他們倆一起落水過,結果他只嗆了兩口水就被撈起來,但崔賢被救上來時已經死了。

顏謹容覺得都是他的錯。所有的人都急著救他,卻沒注意到還有個小姑娘也落水了。

他多麼害怕和自責,那個蒼白的小姑娘躺在那兒溼漉漉的,再也不會醒過來。後來崔賢活過來,他高興得快瘋了,沒有在意她的性格大變。

那年他們七歲。

現在想起來,哪個小姑娘會捏別家小公子的臉,會偷親,會抱人,滿嘴輕浮的調戲。他應該早感覺到不對的。

如果是原本的崔賢…他還會喜歡嗎?他還會為了她,連進士都不考的跑來桃源縣嗎?

她有沒有影響我的命運?或者,她影響的不只是我的命運?

許多思緒紛湧而來,顏謹容臉色蒼白的晃了晃。

「表哥?」唐勤書擔心的扶了他一下,然後,笑了。「何必杞人憂天。該發生的早發生過了,思考再多,也不能改變什麼啊。」

她最不喜歡糾結了。就算發生了那麼多的異事…「終究顏家表哥沒變成第二十四個倒楣鬼。」

笑容和煦而篤定,讓顏謹容運作過度的腦袋冷靜下來,原本冰涼的胸口,感到溫暖。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