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衣(四)

要改變根深蒂固的習性是困難的。靖達的妻子亦雲這麼想。她手心冒著汗,拿著大夫給的驗孕單。她想打電話給靖達,但是一想到他不可能在公司,逕自的撥了行動,果然。

「靖達。」她的聲音發著顫。他會在哪個女人的床上??

【Google★廣告贊助】

「亦雲??打行動做什麼??我在公司,打過來吧。」電話那頭響起了電話鈴聲,「有電話,等等再打來,拜。」

她瞪著電話發呆。五分鐘後,打去公司,他真的在。

「你在公司??」

聽到這麼不可置信的聲音,他又好氣,又好笑。「廢話。要不然,你現在跟誰說話??」

亦雲那種哽咽的感覺突然淡了。「靖達,我懷孕了。」

「什麼??大聲點,我聽不見。等一下,鍾小姐,這流程單不對喔!這樣會趕不上船期的,再確認一次好不好!!」

她真的哭了出來,卻笑著將眼淚拭去。「晚上我跟你說好了,親一下。」她用力的朝著話筒親了一下。

這個孩子,說不定可以生下來。

亦雲懷孕的消息,替低沈的李家帶來了希望。公婆原本的愁眉不展,讓這個未出生的孩子振奮了起來,病倒的公公居然能出來一起吃晚飯,笑著一起討論孩子的名字和將來。

靖達被將為人父的興奮衝擊的有點茫然。他整晚都在笑,忘記了公司仍然風雨飄搖的事實,彷彿灌注了無限的精力般。

他回頭看雪野,雪野還他一個了解的笑容。

我們,會得撐過去的。

吃過了飯,家人聚在客廳繼續興奮的討論,聽婆婆講媽媽經,雪野默默的將碗盤收到廚房。

工作了一天,她也很累了。但是比疲勞更深的東西,也在心裡蔓延。寂寞吧??我想。雪野默默的對著自己微笑。

如常的,洗好碗盤,清理過了廚房,提醒公婆該吃藥,看著他們回房,她也準備回自己的窩。

「大嫂。」

「嗯??」

靖達掏出一疊鈔票,「家用。」

她笑著搖頭,「我賺的錢,夠付家裡的伙食費了。」

「那不夠的。」他大聲起來。亦雲是世家小姐,什麼都做不好,媽的身體又差了,大嫂要上班,還又忙著照顧家裡。

「不夠我會說。好嗎??公司現在需要資金運轉。」

「大嫂,過來幫我忙。不要在外面受氣了。」他聽說了那個老闆專門喜歡朝著員工臉上丟報告單據。

「不是討論過了??我們應當分開來。若是在一起工作,會雙倍的吃掉公司利潤。別擔心。」雪野柔軟的手,輕輕的按了按他的手。

靖達突然拉住她的手,雪野詫異的看著他。

他看著雪野沒有什麼血色,卻線條優美的唇,微微彎起來,給了他一個略感悲愁的微笑。

「加油。靖達。你快當父親了。」

剛剛…我在想什麼??他笑了。覺得自己真是個混蛋。

雪野只是微微笑,便靜靜的回到自己的房間去。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