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衣(七)

這次的爭吵後,大怒的煦華足足一個多月不想再找她,她更不可能回頭。

陳煦華會欠女人??他浪蕩了一整個月,每個晚上的女人都不一樣。像是這樣就可以清洗雪野的氣息。

某個夜裡,他大醉,道路邊狂吐,吐完了,像是抑鬱也隨之一空。

【Google★廣告贊助】

月稍.木棉。

木棉花的季節已過,只有剛強的枝葉,整齊的伸向天。

啪的一聲,遲之又遲的晚生木棉花,火紅的落在他的腳邊。

就像那一夜,沁涼的雪野。

就這樣,瘋狂的想起她,瘋狂的想要見到她。

他拿出大哥大,開始扣她的機子︰530,560。

我想妳,我要妳。雪野,我想聽到妳的聲音。不知道扣了多少通,雪野壓低的聲音出現在另一頭。

「瘋子。」她的聲音,清亮亮的響著。

他馬上開車到她的家門口,看著她窗口微微的燈光跟她說話。血管裡的血液川流的很急速,煦華告訴自己,這是喝酒過度的關係。

因為某種自己也不明白的原因,他容忍著雪野的不聽指揮。這是強項霸道的他從來也沒想過的相處方式。雪野很忙,工作很龐雜,但是既然她不讓煦華管她的事,他只能想著其他的方法照顧她。

像是那個簡明非,煦華很明白他對雪野的愛戀,但是既然是雪野關心的人,雪野也比較願意向他傾訴,他乾脆讓簡明非跟著自己,雪野真的有困難時,他才會知道。

至於簡明非會和他這麼處得來,倒也是意外的收穫。

「雪野,來跟我吧。」抱著她,看她疲憊到眼睛下面有了黑眼圈,心疼的很,雖然說了也是白說。

「不要。」她貪戀的撫摸他身上七彩的龍紋,這麼賁張地在古銅色肌膚上矯健著。「我喜歡這隻龍。」

他笑了,愛憐地撫摸雪野柔長的頭髮。人家說,頭髮細的女人脾氣好,雪野卻暗暗含著熔漿。

「多喜歡??」

雪野轉到他的背後,半壓著他,用臉摩挲著鮮明的紋身,「我不要你給我任何東西。除了這隻龍。」

將雪野從背後拎過來,輕輕的擰擰她的臉。

「不能剝下來給你。」煦華喜歡這一刻,喜歡雪野溫順的偎著他,喜歡兩個人不吵架,「但是我在妳身邊。當然包含我身上的龍。」

「嗯。」她閉上眼,唇間模模糊糊的笑。

「雪野,讓我替妳擋風雨吧。」雖然知道她可能會翻臉,他還是說了,「我不要我的女人在外面受苦。我會得照顧妳,如果妳要,我會幫李家。來跟我吧。雪野。」

以為她會抓狂,以為她會將爪子或煙灰缸砸過來。但是他居然看見雪野哭了。

這讓他慌了手腳。他有點懊悔,寧可雪野揍他兩拳。

她很快的揩去眼淚。笑笑。「再說一遍,我喜歡聽。」

「喂!!我不是說來好聽的ㄟ!!」煦華有點火大。

「呵呵..」她笑了起來,「但是我想聽。」

看她少有的柔軟,煦華居然再說了一遍。自己都有點臉紅。

她滿足的閉上眼睛,抱緊他。

第二天,他高興的要去接她。剛準備去上班的雪野,看見他,嚇了一跳。

「你來幹嘛??」
「來接妳啊。」
「我答應了嗎??怎麼我不知道??」

他看著雪野,心裡默默的數到十。才把打昏她,然後拖回去的衝動,壓抑下去。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