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獸] 在遙遠的彼岸(十)

我和麥爾康結伴同行了。

這聽起來似乎很不可思議,我在血謎島的時候,為了捍衛新的家鄉,不知道殺了多少血精靈。

但我並不是真的恨他們,說真的。他們深陷對魔法的饑渴,我覺得這很殘忍,對他們或別人,都很殘酷。為了使命擊殺他們從來沒有因此高興過。

這些,只有叔叔知道。叔叔跟我說,要我用自己的眼睛去看,自己去想,而不要被古老的仇恨所蒙蔽。

叔叔。

望著東北方,那是黑暗之門的方向。

【Google★廣告贊助】

這或許是種哀傷而惆悵的心情。我淚凝於睫,卻只能大口吸氣避免流淚的尷尬。我不敢想,但也不得不想,我是多麼想念他。

「…哇,印拉希爾,妳的表情好棒啊…」麥爾康張大他漂亮的藍眼睛,「很、很動人欸~」他用手肘頂了頂我,擠擠眼,「厚厚厚,戀愛唷~☆」

嘖。這小子…原本惆悵而美麗的心情讓他一鬧,瞬間煙消霧散。

「啥啦,什麼都馬是戀愛,你夠了沒?」我沒好氣的說。

說真話,麥爾康什麼都很女氣、很像小孩,但唯獨對「戀愛」之類事情特別有興趣、特別…呃,早熟。

他長得極帥,連聯盟的少女都會偷偷看他,不過聯盟和部落語言不通,這沒關係。但部落的少女就坦白直接多了,她們會設法和麥爾康攀談,然後狠瞪我。

若目光有殺傷力,我身上應該幾百個透明窟窿。

每次這個時候,麥爾康就會擺出最帥的姿態,深情款款的聽少女們的告白,其耐性和溫柔,真是令人訝異。我相信一定讓少女們印象深刻。

通常他都會婉拒,露出極為可惜而傷感的俊美,很抱歉的說他已有心上人,但會附帶一大篇讚美少女的話,和他有多麼遺憾,相遇的太晚。

部落少女們怨恨的眼光,就會投向離麥爾康最近的我身上。我只能攤手聳肩。

風靈在上,我是無辜的。但誰也不相信我。

我知道他很享受被注目和告白的感覺,他很明白自己長得多好看,充滿自信和愉悅的接受別人的愛慕。這是他的樂趣,我明白。但我有點吃不消了。

我甚至覺得哪天被這些少女成群結隊的暗殺都不會意外。

「…你要不要乾脆告訴她們,你真正的心上人是誰?」我不想被暗殺或咀咒,拜託。

他的粉臉立刻飛紅,羞得拼命扭,「…那怎麼可以?說不定她們都認識。」

慢著,都認識。「…不會是血蹄族長吧?」我對部落了解的很少,我聽說牛頭人的族長是個女性。會弄到眾所皆知…不會吧?

「不是啦,妳好討厭喔~」他的臉更紅,扭得更厲害,「…但也不能說一點關係都沒有。」

…啊?我糊塗了。「請問她的芳名?」真的有這個人嗎?

「哎唷,人家怎麼會告訴妳,別問了啦,好羞喔~」他握著兩頰輕嚷。

「…好吧。」我站起來。

「喂,妳這樣就放棄了?妳再多問一下我就會告訴妳啊,喂,印拉希爾,妳怎麼不問了~」

…他真的比女孩子還像女孩子。

他說,他喜歡的人叫做「戴拉.符蹄」。這個名字怎麼聽,都像是…牛頭人的名字。

「…是牛妹妹啊?」雖然很難想像,但他幼年都居住在雷霆崖,審美觀也深受影響,這倒不是那麼令人意外。

「是牛姊姊啦。」他大羞,「她是代表部落派去銀月城的大使。」

…難怪會眾所皆知。但、但是,大使?!據我所知,通常只有德高望重的官員才有這種殊榮,年紀當然也不會太輕。

他這個標準也放太高了吧?!

「就、就沒辦法啊,人家就是愛上了嘛…」他非常不好意思的推我一把,讓我險些撞到樹上。行為再怎麼像少女,他還是相當孔武有力。「好羞喔,印拉希爾好討厭~」一面打著我的手臂。

…打我幹嘛?很痛欸。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