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獸] 在遙遠的彼岸(一)

吾名乃印拉希爾。

我族為德來尼,在最強盛時擁有極高的靈力科學,航行無垠的各界,直到邊境。在無數世界中,我族強悍勇敢的女戰士遠赴中土冒險,邂逅異界的王子。

雖然結局甚是感傷,但女戰士獨自撫養嬰孩,回歸我族。而這嬰孩成了家族的始祖。代代長子或長女都名為「印拉希爾」,在苦難流亡的時代,家族屢出勇敢的戰士或聖騎士,聖光是我們的信仰,並不能辜負遙遠中土稀薄血統中的皇室尊嚴。

一面破舊的大旗隨著我們遷徙飄零,上面有著天鵝般的巨艦航行在藍海之上。我常凝視著這面大旗,思索著、遙想著。我只知道王子在戰亂中戰死,痛苦的女戰士殺出重圍,卻只保留了這面旗子。

【Google★廣告贊助】

當然,還有我們這族血脈。被追殺、逃亡,不斷的遷徙。苦難並沒有打敗我們…或說離滅亡只有一步,說什麼也不能退後。這是最後一次迫降,如困獸般,決心死戰。

***

迫降的時候,我受到一點創傷,但比起死去的人,已經太幸運了。雖然據我的叔叔說,當初把我從殘骸拖出來的時候,已經沒有心跳,也停止了呼吸。

牧師為我祈禱冥福,準備將我埋葬。我的叔叔又喊又叫,把我抱在懷裡不肯放手:「她是印拉希爾!我印族最後一點正統血脈!她會從死亡中返回,不可能就這樣放棄一切!」

或許是他的執著,也可能是歷代印拉希爾的守護,我真的醒了過來,除了多處骨折,居然沒有什麼後遺症。

這就是我叔叔,雖然是血緣很遠的叔叔。但我們印族雖然尚有多人存活,但直系血脈的確就剩我一個。他這樣疼愛我、寵溺我,除了他本身沒有子女,另一個原因是因為他原是我父母的護衛。

他的寵溺毫無道理,甚至我違背印族高貴的傳統,放棄戰士或聖騎士的高貴身分,跟隨破碎者的導師,成為一個大道平衡的薩滿,他只沈默了五秒鐘,堅決的和族裡長老抵抗到底。

「剝奪她的名字?誰可以剝奪她的名字?!除了上一任的印拉希爾!」他的反抗非常激烈,「她是唯一的。若她死了,印拉希爾這個名字就此斷絕!若要剝奪她的名字,就從我的屍身上踏過去!」

「妳知道她選了怎樣的路?」長老們憤怒又鄙夷,「跟個神智不清的老騙子學習!一個破碎者…呸!」

「那又怎麼樣?!」叔叔揚高聲音,「自然平衡也是聖光的一部份,難道你們鄙視聖光?」

在他們的爭辯中,我無聊的玩著單手錘。我並不是想找麻煩…曾經我也想跟叔叔一樣,成為聖光的護衛者,一個聖騎。

但有什麼辦法呢?我聽到風的呼喚。她就這樣來了,我被她召喚,而我並不想違抗。沈重的名字、沈重的責任…這些我都知道。但我不認為成為家督和遵循風的旨意有什麼相違背的地方。

我知道,等我成年,我就會成為家督,跟我的母親一樣。我應該會嫁給一個高貴的戰士或聖騎,生下的第一個孩子會取名為「印拉希爾」。那孩子會成為下任家督,直到某任印拉希爾死亡,卻沒有孩子,印族失去了印拉希爾,完結了這段歷史。

這一切都是自然的、平靜的。但我不懂長老們把這麼簡單的事情弄得這樣複雜。最後叔叔爭贏了,他氣呼呼的把我抱起來帶走。

「…叔叔,我十五歲了。」坦白說,我覺得這樣的寵溺很溫暖,但少女剛萌芽的羞澀,卻讓我抗拒。「我不是小孩子了。」

「…叔叔還可以抱妳多久呢?」他很感傷,眼眶微微的紅,「讓我們離開這些老頑固。我不要再聽到他們罵妳。」

我靜下來,跟小時候一樣,將臉埋在叔叔的頸窩。

我不想長大。可以的話,我想一直待在叔叔的臂彎裡,當一輩子的小孩。或許,在父母光榮戰死,卻只剩下殘缺不全的屍骸,當時七歲的我,在痛哭到嘶啞的那時,叔叔將我抱在懷裡。我聞到他身上硝煙、血腥的氣味,和他滴落的眼淚、溫暖厚實的懷抱,我就認定要當一輩子的孩子了。

我很野、很散漫。我對長老耳提面命的種種規矩和教誨心不在焉。我知道長老對我這樣的態度很頭痛,叔叔不讓我知道,但我知道長老命令他娶我,好有個適當的身分管束我。

那年我才十三歲。

我曉得他和長老大吵一架,怒氣沖沖的回到家裡來。

跟誰結婚其實沒有什麼差別。但若是叔叔,我覺得比較可以忍受。但叔叔對著長老怒吼,「我撫養她不是為了這個骯髒齷齪的理由!她的確是印拉希爾,但她也只是印拉希爾,不是未來家督而已!」

我都聽到了。當他們爭吵的時候,我正在附近的樹上採沙梨。

屏住呼吸等他們離開,我偷偷溜下樹,回到家中。叔叔氣紅了眼睛,呼吸很粗重。

「叔叔。」我身上都是樹葉和泥巴,裙子兜著沙梨,「要不要吃沙梨?」

叔叔望著我好久,欲言又止。他拿起沙梨,咬了一口。「…好吃。」

我還沒拿去洗呢。

「妳永遠是我的小印拉希爾。」他沈默了一會兒,「將來妳一定要嫁給妳愛的人,懂嗎?」

愛情是什麼,我不知道。但我的確愛著叔叔。我喜歡他抱我,把我扛在肩膀上,喜歡他將我裹在斗篷裡,一起騎著伊萊克,一面奔馳、一面跟我講許多古老的故事和詩歌。哪怕他出征都會帶著我,因為他怕我孤獨。

我知道,我都知道。

我還記得那時沙梨的味道。時候太早了,所以沙梨雖然有著初萌的甜,卻也有著哀傷的酸澀。

有一天,我會長大,長大到叔叔不能抱我。如果那天來臨,我應該不會待在家裡了。我會出去磨練、流浪,直到我長得夠大,夠成熟,可以回到叔叔身邊來為止。

說不定我什麼都不知道,但我也什麼都知道。


感謝您若您願意當我們的乾爹乾媽,請見此小額贊助說明
支持我們的網站運作費用喔!不管金額大小對我們而言都有莫大的鼓勵。
←歡迎餵食(這是快速打賞連結,金額可自訂),詳情請見說明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