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柒 之十七

難得吃撐得如此心滿意足的王毅放空了會兒,豎起英眉窮凶惡極的說,「敢改行當廚子,老娘剁了妳!」

宮國蘭猶豫不決,他也想放狠話,可是又覺得這才能太難得,讓他很難選擇。他名下哪能沒幾家天然餐館?連該聘去哪家都想好了…但是孟孟的歌,放不下。問蒼天第二部呢?才開頭而已,他追得撕心撓肺。

怎麼選?他都不知道如此英明果斷的自己,居然會有選擇困難症。

【Google★廣告贊助】

幸好準人瑞替他選擇了,她收拾了餐桌,將客人讓到客廳,倒上雖然也是奢侈品,價格稍微正常些的葡萄酒,「不會的。給自己做飯就很麻煩了,除了你們,誰配讓我洗手作羹湯呀?」

王毅大悅。宮國蘭面無表情的稍感安慰,這幾天陰鬱得想死的心因此透了幾縷金光。

其實他們三喝酒擺龍門陣,其實頗無聊。講來講去還不是講公事,偏偏還興致勃勃。王毅一如往常的高談闊論,準人瑞聽多說少,卻都能說在點子上。一時將宮國蘭給忘了…回頭一瞧,大boss一個人乾掉一瓶葡萄酒。

「…糟了。」有些薄醺的王毅扶額。

宮國蘭嗷嗚一聲狼嚎,哭得一塌糊塗,「為什麼啊?我那麼疼他,疼得都捨不得多弄他!那裡多嬌嫩啊?受了傷多不容易好…我都甘願憋著自己了,他說疼說不要我就算了…可他卻送上門給別人糟蹋!都不得不進直腸科了,還是選別人…我哪不好?王毅,我哪裡不好啊!!」

王毅抿了口葡萄酒,「喔,人家是小白臉你是通緝犯。」

宮國蘭號啕大哭。

準人瑞沈默。沒想到大boss酒品如此之奇葩…她好像聽到什麼不得了的事情。

「沒事兒,不用在意。」王毅懶懶得揮手,「阿蘭憋狠了,讓他哭哭一會兒。妳說是不是傻?包養還想出真情?高中的時候就告訴他不要看那些bl小說,比言情還不靠譜。那跟同性戀有個屁關係啊?bl完全進入奇幻領域啊靠!男男還會生孩子還哺乳哩!不是奇幻是什麼?」

王毅大概也醉了。準人瑞默默的想。

「包養怎麼了?手快有手慢無!不全方位的試試看怎麼知道是不是命中註定?就算最後結果不好,好歹我擁有過!」宮國蘭滿臉淚痕的喊。

大boss醉翻了。準人瑞無奈的想。這麼點酒就成醉貓,果然酒入愁腸。

王毅毫不客氣的頂回去,「現在不是求仁得仁?的確曾經擁有啊。這麼沒出息是哪招?」

宮國蘭魁梧的大個子在沙發上縮成一團嚶嚶嚶。

準人瑞覺得自己的眼睛和心靈個別受到一萬點傷害。因為向來非常有氣勢的大boss委屈的嚶嚶嚶然後睡著了。

「混帳東西,不省心的二貨。」王毅想站起來又跌回沙發上,「我跟他八歲就認識,三十年孽緣,三十!大學還沒畢業就被他死拽著給迅音賣命!朕上輩子誅這牲口九族嗎?得這麼償債?老娘是個無性戀真是老天垂憐…我去拿條毛毯給二貨…」

最後是準人瑞將王毅扶到客房躺下,找了條毛毯給沙發上的大boss蓋上。

睡著了,面相沒有那麼兇惡,反而一臉傷心的委屈。有點像雪橇三傻的哈士奇。

王毅說得對。準人瑞一面洗碗一面喟嘆。什麼性別都沒有慾望的無性戀,反而是上天的寵兒。

收拾好回房,孟燕哼哼的好像要醒過來。準人瑞替她換了尿布,果然是尿了。在孟燕渴睡又鬧醒要發脾氣的時候,孟蟬的領域蔓延,平靜的蟬聲細細,孟燕的情緒也隨之平靜,又慢慢的睡著了。

到現在還沒發現孟蟬天賦有其他用途。能夠擴展的範圍不過一丈。跟半個世紀後的任務目標到底有沒有關係…毫無頭緒。

果然困難得一片黑的任務啊。

但是現在糾結也太早了。累了一天的準人瑞很快的睡著。想讓魂飛魄散都不怕的祖媽焦慮得夜不成寐…區區一個黑色任務還不夠格。
第二天一頭雞窩的宮國蘭茫然的坐起,差點從沙發上摔下來。聽到笑聲,一轉頭,本來巴咂巴咂吮大拇指的孟燕笑得一臉無邪。

有一會兒宮國蘭不知道自己在哪兒。空氣中充滿食物的香氣。

「老闆醒了?」準人瑞溫和的問候,「客房有全新的盥洗用品。王毅開走了你的車…還記得嗎?」

…好像有這麼回事。這時候才覺得臉上有點疼。

早餐是鹹粥,煎得很漂亮的、嫩嫩的太陽蛋。蒜炒四季豆。蔥拌豆腐。

本來宿醉頭痛沒胃口,這麼稀哩呼嚕兩碗粥下去,什麼都不算事。

飯後有杯西瓜汁,精神都振作起來了。

還是聘她當主廚吧?這樣手藝不能浪費啊。但是…他也想聽新曲。還有望蒼天第二部怎麼辦呢?

宮國蘭又重新糾結上了。


每月逢五認爹娘,歡迎打賞當我們的乾爹乾媽小額贊助支持我們的網站運作費用喔!
不管金額大小對我們而言都是莫大的鼓勵。
←歡迎餵食(第三方支付連結),其他詳情請見說明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