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柒 之二十二

抵達首都的時候,宮國蘭來接她。

「…我開車來的啊。」準人瑞啼笑皆非。昨晚她真的只是例行報平安。

「鑰匙給司機,讓他把車開回去。」宮國蘭一臉不痛快,「別囉唆,快上車!」

結果引起機場保全的注意,詢問再三才確定不是綁架事件。

宮國蘭快氣炸了。「我恨這個以貌取人的世界!」他恨恨的咆哮。

準人瑞只能低頭忍住。

【Google★廣告贊助】

駛離機場後,宮國蘭有些壓抑的說,「我沒忍住,揍了那兩個人渣。小丫頭對我可能有點不太高興。」

「幹得好。」準人瑞微微一笑,「她不高興不算什麼,反正我高興得很。」

宮國蘭鬆了口氣。他不在意孟燕高不高興,但孟燕不高興,搞不好孟蟬也不高興。畢竟阿蟬對孟燕非常愛護重視。
自從失去繼承權後,宋鴻過得非常不好。雖說每個月都有固定一百萬的零用錢,年終也有分紅,但是這些在常人眼中的巨款還不夠他一個禮拜花用的。

若不是汽車保養和油費是家族買單,他大概連門都出不了。

被剝奪總裁職位後,他一直想東山再起。折騰五六年,只把自己的積蓄全賠乾淨,沒背上債務還是有楊清踩煞車的緣故。

相較拉不下臉的宋鴻,楊清還是比較能認清楚事實的。宋鴻他妹隱性打壓下,的確是很難找到像樣的工作,但終究沒有封殺到底。畢竟楊清在大學時也曾是才子,寫點言情小說也不是那麼困難的事情,還漸漸的小有名氣。

頹廢的宋鴻之後就靠楊清養著。婚姻中還真的是誰賺錢養家誰就有較大的話語權。

就在前年,楊清憑一部半自傳體的小說大紅了。

距離「問蒼天」也已經將近十年,楊清又把故事改得避重就輕面目全非,代表他的男主角又不斷道歉懺悔,非常痛苦掙扎。相形之下那個形同第三者的女主角超級蛇蠍的,報復得他和愛人身敗名裂萬劫不復,還把他心愛的女兒帶走,讓他們父女再不得相見。

結果就是這麼巧,暴紅的楊清辦簽書會,保姆帶著孟燕參加。

保姆其實是有顆粉紅少女心,要不怎麼會成了楊清的書迷。「問蒼天」最紅的時候,雖然披露出不少真相,但也處於捕風捉影的階段,何況又距離這麼久了。

人嘛,總是會同情弱者。在保姆看來,孟蟬又有名又有錢,跟宮大老闆那麼多年。前夫卻為了追求真愛聲名狼藉…誰知道為什麼離婚的,跟宮大老闆有沒有什麼關係…誰的錯還不知道呢。

但她還真沒把楊清這本書跟孟蟬的事聯想在一起,會去參加簽書會只是單純粉作家而已。

誰知道陰錯陽差,孟燕湊熱鬧也請楊清簽名,她的長相又頗似楊清,被不動聲色的套了幾句,什麼底都漏了,楊清哪裡會放過。

楊清和宋鴻結婚幾年,但是領養資格卻一直無法批准。實在是離婚律師被這倆噁心到了,雖然沒讓他們一起吃牢飯,卻在法院備了案,上交了錄影和錄音。這案底太黑,有性侵傾向的人是沒有領養資格的。

可年紀越大,楊清就越想要有自己的小孩。尤其是看到孟燕那張和自己小時候簡直一模一樣的小臉,更是沒辦法放下了。

於是在保姆強烈的同情和楊清充滿父愛的「大度」下,孟燕和宋鴻相認了。

宋鴻表現好得出乎人意料之外,當然是有很多原因。孟燕那張臉自然是最大緣故,再來吧,他的稜角也磨平了,依附楊清的生活也讓他變得卑微和患得患失,下意識的討好。

再者,他對孟蟬的恨意濃烈深重,自從知道孟蟬非常疼愛孟燕後,他對孟燕就更好了。或許他還暗暗的渴望孟蟬發現的時候…表情一定很棒。
「喔,原來是這樣啊。」準人瑞淡淡的回答。「麻煩你了,謝謝。」

大boss調查這些事情也怪不容易的。

「她還是個孩子…媽的我不想勸妳!」開車中的宮國蘭暴怒,「我想勸妳將她吊起來打!」

準人瑞噗的一聲笑了。「行了,其實她也沒做錯什麼。她又不知道以前發生過什麼事情,感情也培養出來了,之後大概也就很善良的希望我能原諒。用不著吊起來打啦。」

宮國蘭轉頭看她,表情先是驚愕,然後漸漸的不忍。

「看前面!真是的。」準人瑞淡定。

「…妳不愛她了。」宮國蘭語氣低落了起來。

「我只是理智看待整件事。」

「…不要難過。」宮國蘭比她還難過。

該難過的份,早難過完了。

送她到樓下,宮國蘭遲疑了一會兒,「還是把她吊起來打吧。」打完就完了,不要逼自己割捨。

準人瑞向來淡然的臉孔,難得的對他柔和起來。「放心。」

目送他的車轉過彎,準人瑞慢慢的走進管理室。

她向來覺得自己是個公平的人,所以將兒女當人看,但也希望兒女將她當人看待。

小孩子不是天使,父母也不是神明,都是普通平凡會傷心痛苦的人類。

她還是羅清河的時候,非常抗拒婆媳關係,所以也不想帶任何一個孫子。但小家庭成立不易,孩子沒處塞,最後她嘆著氣帶了孫子。從襁褓到小學,孫子幾乎都是在她的住處過的。

孫子依戀她,卻觸動了媳婦敏感的神經,當著她的面將哭著要阿媽的孫子打了一頓。她親生的兒子居然埋怨了她幾句。

快六十歲的她抿著嘴回家,收拾了行李就離家出走了,換了手機號碼,提了部筆電,全省走透透。原本她在什麼地方都能寫作,有網路就能交稿。

兒子千方百計打聽到她的新手機號碼,打了過來。她沒有接,只是回了一個訊息:「不必追。」

據說兒子哭得很慘。

但她並沒有歉疚。她和兩個孩子一起讀過龍應台的「目送」。兩孩子有時被她嘮叨煩的時候會半開玩笑的說「不必追」。

其實父母對子女如此,子女對父母也該如此。

後來她還是回家了--六年後。她終究還是愛自己的孩子,雖然這種愛被磨滅不少。六年了,孫子也長大不少,應該消磨掉了那種依戀。

誰知道她如此冷心冷肺,兒孫老愛來訪,讓她煩不勝煩。
所以她並沒有對孟燕說什麼,宛如什麼事情都沒發生。

她對孟燕是有責任的,勢必要撫養她到二十歲滿。

然後就會對她說,「不必追。」


每月逢五認爹娘,歡迎打賞當我們的乾爹乾媽小額贊助支持我們的網站運作費用喔!
不管金額大小對我們而言都是莫大的鼓勵。
←歡迎餵食(第三方支付連結),其他詳情請見說明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