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捌 之五

結果被原本愛理不理的赦大舅留在書房一整個下午,二話不說果斷留飯。

其實只是投其所好,送了一把前朝名家舊扇,就能獲得賈赦的歡心了…這舅舅真是夠便宜的了。

準人瑞是不大懂古董,但是她藉著仙草的一絲靈氣,會感應啊。真正的好東西都是內蘊靈氣的,賈赦的書房,真是羅列各種好東西,大開眼界。

赦大舅生平兩個愛好:美人和金石。金石排名還在美人之上。

【Google★廣告贊助】

一見外甥女眼神溜過的都是他收藏裡的頂尖兒,那還不喜上眉梢的顯擺顯擺?此時他還是個頹喪的老宅男,自暴自棄的沈溺於酒色之間,清醒的時候只有賞玩這些寶貝兒。

但是金石之道,一個人玩實在很寂寞。家裡沒有一個人理解他。

沒想到外甥女是個識貨的,明明還這麼小!不愧是探花郎的女兒啊!

他口沫橫飛的顯擺了半天,還跟黛玉下了兩盤棋,享受了懂事的外甥女端茶倒水的孝順,還聽得津津有味意猶未盡。

這讓赦大舅對妹婿林海羨慕嫉妒恨了,為什麼人家有端莊大氣懂行的女兒?

赦大舅實在還沒脫離叛逆中二期,喜歡一個人就喜歡得要死,拉著黛玉一起吃飯,聽說她要茹素,立刻就陪著她吃素了。

飯後還送了她一塊暖玉,親自送她上車。

準人瑞啞口無言,在車上坐定就悶笑了。這赦大舅坦白說又渣又廢物,還很故意的蔑視禮法。

舅舅是能拉著外甥女同桌吃飯嗎?還說什麼「妹婿將妳充兒子教養,骨肉親情不講那些俗禮。」差點逼哭舅媽邢夫人,六神無主硬著頭皮同坐,根本食不下嚥。

讓賈母知道,赦大舅肯定又是滿頭包。

所以飯後她讓雪雁跟邢夫人的丫頭說,謝舅母賜飯。表示這頓是跟邢夫人吃的,赦大舅就是個不請自來的擺設。

之後跟著赦大舅一起出來送黛玉的邢夫人笑容就真誠多了。
這次拜訪真是出乎意料之外,超額達成。

回去準人瑞寫了一疊的筆記,對又廢又渣的赦大舅刮目相看。如果他不是吹牛,那赦大舅在金石上的造詣也太驚人。

一面檢視黛玉的記憶,一面翻查記憶抽屜…對赦大舅的佩服越來越深。

最少黛玉所知的部份是完全正確的。而且一個身無丁點靈氣、酒色過度的老紈褲卻能精準的感知,這只能用天賦解釋了。

稍微包裝一下就能成為金石大家呀,名士風流也沒什麼嘛。至於讀書少…於金石有關赦大舅可是引經又據典,頭頭是道呢。

所以,他為什麼名聲會那麼壞呢?

雖然疑惑並且惋惜,但準人瑞只能拋諸腦後。畢竟身分來說,她是晚輩中的晚輩,年紀來說,黛玉今年只有八歲。

想管也沒立場管啊。

不過賈母也真的越來越不想管黛玉了。

賈母先是嚇病了一場,寶玉也惡夢了兩天,不太平安。偏偏這孩子缺心眼,記吃不記打,退燒了就老往碧紗櫥跑,嚇得賈母將他送去王夫人那兒小住。

準人瑞會讓賈母好過嗎?那當然不。她「思母」啊,一見賈母就哭,畢竟是自己女兒,還不得捧場跟著哭,哭了幾場,賈母吃不住,病得更重了。

整個榮國府超熱鬧的。沒多久,鼎鼎大名的馬道婆就出現了。

馬道婆是賈寶玉的乾娘,但是趙姨娘給錢給夠了,馬道婆還是該怎麼邪祟賈寶玉就怎麼邪祟。是個有點能力的邪惡巫婆。

…如果說絳珠仙草的靈氣有筷子粗,馬道婆大概就是十分之一頭髮絲。

這樣的廢柴居然能祟殺人,他們家的法門一定很厲害。

但是馬道婆端詳了黛玉半天,又說了好一會兒的話,卻什麼也沒做。

她只是偷偷跟王嬤嬤說,姑娘有災厄,還是給個兩百兩在藥師菩薩面前點油燈才能免災,還不能讓榮國府的大人知道。

王嬤嬤嚇得要死,可惜她身上不足兩百兩…都在姑娘那兒了。所以她哆嗦的跟準人瑞說。

唷,敲詐啊?

「不用管她。」見過馬道婆之後,準人瑞的心定了。雖說她複習神棍技能還有點兩光,但是這種貨色她可以一個打十個。

馬道婆沒有上門送死,卻含蓄的告訴賈母,是被沖撞了。

總之,林黛玉要換個住處…後院那個荒涼的小佛堂就是她的新居。

準人瑞意外了。她還以為賈母對林黛玉多少有點疼愛之情,至多就是將她搬出碧紗櫥,住個偏遠些的小院子。她會刻意對大房示好,就是希望看在親情(和銀子)的份上,赦大舅和邢夫人能照顧一點兒,不然衣食不全也太背離她的希望。

但是,佛堂?那不是只有做錯事的女眷才會去的嗎?

只考慮了一秒,準人瑞就識時務了。不管怎麼樣,總算能清清靜靜的守孝了。衣食住行艱苦點沒什麼,相信邢夫人(為了銀子)不會不管她。

誰知道不是賈母出乎她意料之外,赦大舅也給了她驚喜(或驚嚇)。

他一手拉住黛玉細瘦的手腕,氣得臉色發青,硬邦邦的說,「不用。老爺我命硬,大房不缺一雙筷子。外甥女,跟舅舅走。」

他走得很急,準人瑞得小跑才跟得上。

一直緘默的仙草,卻顫抖了一下,葉面滾下露珠。


每月逢五認爹娘,歡迎打賞當我們的乾爹乾媽小額贊助支持我們的網站運作費用喔!
不管金額大小對我們而言都是莫大的鼓勵。
←歡迎餵食(第三方支付連結),其他詳情請見說明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