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捌 之二十四

本來還在遺憾沒見到大舅舅一家,誰知道隔天休沐日,大房全家都齊了。

赦大舅、邢夫人、賈璉、鳳姐,連賈璉的女兒巧姐兒與小兒子賈英都來了。

一般來說,都是男客歸家主引去前院書房招待,小孩和女眷到後院招待,可一直有些罔顧禮法的赦大舅大手一揮,「都是骨肉親戚,分那麼清做啥?」硬是全家在花廳坐下,鬧哄哄的像是鄉下老農走親戚,一屋子熱鬧起來。

黛玉上前拜見,赦大舅笑得牙不見眼,「瞧咱們黛丫頭已經是大姑娘了呀!長得跟仙女一樣…我看什麼寶琴寶釵湘雲之流,三個捆起來都比不得咱們漂亮的黛丫頭!」

【Google★廣告贊助】

邢夫人拉著黛玉的手噓寒問暖,賈璉攜著鳳姐和兩個孩子對著林大人行大禮。

「行了行了,折騰什麼。」邢大舅心疼,「別折騰我兩個孫孫。」

林大人無奈,但實在是高興的。林家實在是太冷清了。雖然於禮不合,偶爾為之就算了。

兩個孩子不怕生,賈赦抱一個,林大人抱一個,熱熱鬧鬧的談起兒孫經,居然很和諧。

準人瑞坐在一邊微笑。讓她詫異的是,以往最愛說笑最愛出風頭的鳳姐居然也斯文起來了,眼神一直沒離開孩子,充滿慈愛。曾經的神仙妃子現在卻異常樸素,一路上都是自己抱著賈英,只讓奶娘跟在後面。

她仔細瞧了瞧胖嘟嘟牙牙學語的賈英,放著平安符的金鎖倒還掛著,但是平安符原本能擋災三次,消磨的只剩下一次。

原來如此。

準人瑞卻沒有一點意外的感覺。事實上,賈英在原版裡理應存在…只是小產沒了。想想也是,賈璉沒兒子才最合乎賈母和二房的利益…不然這爵位想落到二房太沒戲了。

想來鳳姐一定是吃了極大的教訓。

她吩咐雪雁將平安符悄悄拿給璉表哥,賈璉一凜,望著她點了點頭。

這次「鄉下人會親戚」很成功。

赦大舅真的靠金石出道…呃,出名。認識了一堆清高的金石玩家,活頁冊記錄法大受歡迎,赦大舅根本就沒藏著掖著的意識。現在他們那個小圈子正琢磨著想出本扇譜呢,赦大舅特聘了個擁有一屋子珍藏卻窮得快沒飯吃的同好,感情好到快穿同條褲子,可那人姓石,外號石獃子…

嗯,她沒記錯的話,賈赦想買石獃子的舊扇子未果,賈雨村將石獃子抄家了,給賈赦全弄來。

日後這原是賈赦的大罪之一。

為什麼會化干戈為玉帛…這裡面的因果太深了,準人瑞實在看不懂。

邢夫人倒是開心多了,胖了不少。她拉著黛玉嘮叨的時候,倒是不經意提到家裡少了很多不省心的東西。

這時候還不懂破了宅鎮導致榮寧倆府的男人都呈現聖人狀態,準人瑞也就白活了近百歲和七個任務了。

可就這麼點小事…或許對這時代的女人來說,不是小事吧。丈夫少花心就是可望不可即的渴望了。甚至,不用對她們太好,就能喜出望外。

難怪通透的絳珠死活不肯嫁。

邢夫人如此,鳳姐也如此。聽說她肯放下管家權好好養胎,就是因為賈璉作主將平兒嫁出去,並且說,他不需要妾室更不要通房,他就是要嫡養的兒子。

 

後來賈赦和賈璉常來拜訪林大人,邢夫人和鳳姐就少了。沒辦法,賈母不高興。

賈璉當面跟她要過平安符,愁容滿面同時悶著怒火。「多給幾張吧,怕不夠用。」

準人瑞隨手從袖裡(其實是紅寶石戒指裡)抽了一打給他,「這不是辦法。」

「唔,我爹要我尋求外任。」賈璉愁笑,「把妳嫂子和外甥外甥女都帶上。」

準人瑞詫異,想了想,點點頭,「謀個縣令,應該不難。雖然外頭清苦些,但是安全多了。」

賈璉擦汗,「表妹委婉點。」只沒差說榮國府是龍潭虎穴。

準人瑞指了指平安符,賈璉立刻啞了。

「…可把兩老扔在京裡,怎麼拔得開腿?」賈璉無奈的說。

「不是還有我爹和我嗎?」準人瑞淡淡的說。

賈璉懸著的心立刻安定許多。別人不知道,他知道小表妹是有大本事的。當然,林姑父也很有本事,只是兩種「有本事」南轅北轍不能比的。

 

雖然林海進京後被今上晾在一旁,幾個月都沒有任職,但這是非戰之罪。他是太上皇欽點的探花郎,並且將他點去江南管鹽政,卻有投靠今上的跡象,不太聽話了。太上皇要壓壓他,今上也只能吞忍,先晾著再說。

可終究只是暫時的,過去人脈累積還是很豐厚。想謀個芝麻縣令,太簡單了。何況不太挑,靠西北的小縣也願意去了,那還有什麼好說。

只有戶部侍郎,賈璉的頂頭上司不開心,跟林大人嚷上了。他還巴望林大人有這樣的子姪再送一打來,居然搶去地方當個小縣令?!這人有沒有一點眼光?

林大人安撫老朋友,年輕人還是得多出去歷練,歷練回來還不來戶部賣命該哪去?人的眼光要放長遠。

這事辦得倒快,一來小縣群龍無首,快亂了,求縣令若渴。二來殺賈母個措手不及…怕大招啊!兩孩子都小呢。

賈璉一家出京,賈母和二房還不知情。

林大人和準人瑞倒是到十里亭送別。瞅著附近沒人,準人瑞才親手將一張招龍符交給賈璉。

說是招龍,其實只能招蛟蛇。

「萬一遇到什麼應付不了的邪祟,燒了這符,公子白說願意幫幫你。」

「公子白」三個字勾起賈璉不敢回想的回憶。

緊張的環視,發現一旁站著眉清目秀、約五六的漂亮小童…額頭有忽隱忽現的兩根鹿茸。

…真的成精啦!

「多謝公子白。」他顫顫的彎腰。

漂亮小童只是對他點頭微笑說,「不客氣呀,璉表哥。」

…絕對,絕對要在最後關頭才用這張符。

他懷著敬畏的心情(絕對是畏佔絕大部份)踏上了旅程。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