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玖 休息時間

任務結束回到空間,沒一會兒黑貓出現了。

很久沒見,準人瑞只高興了一秒,黑貓就毫不留情的咬了她的小腿。咬完恨恨的對她「哼」了一聲…就又跑了。

準人瑞望著小腿那一圈貓牙眼無言,並且非常莫名其妙。

但是很快的就被分了心。不知道為什麼,她還殘存一點女尊世界的感應。原本有些紊亂的波紋,不知道為什麼整齊了,發出一種佛鐘的莊嚴聲響,原本輕微的動盪感安定了下來。

【Google★廣告贊助】

然後她跟女尊世界的聯繫完全斷開來,再也感應不到什麼了。

搔了搔頭,感覺到很疲倦的準人瑞爬上床。

雖然說這個任務不但沒有危險性,甚至平緩的有點無聊…但是在一個三觀徹底不同的世界生活這麼幾年,還是非常水土不服的,精神面非常疲憊。

等黑貓回來時,看到的就是睡得非常沈,甚至打起小呼嚕的準人瑞。

原本的些微忌妒都嚇跑了。原本以為垮定了的支援世界,居然因為女尊世界任務完成度太高,造成一個新節點足以支撐,讓那個差點被黑科技搞垮的任務世界爭取到更多時間,修復有望了。

其實準人瑞在女尊世界只拿到一個「優異」。能讓命運線亮到快著火,是因為準人瑞久違又不令人意外的開了世界任務。

皇甫彰是個優秀的好皇帝,可以說文治武功都能留名青史。(真不愧是我憧憬的人,黑貓想。)

但她也成了準人瑞的第一「幫兇」。不但將準人瑞留下的計畫書都貫徹到底,也是在她治下,重視「工」和算學,最後成了科學的萌芽,然後如野火燎原一發不可收拾了。

再加上「男塾」的興起。甚至造成了太學(貴族學校)的借鏡,掀起了一陣教育改革的浪潮。不僅僅是為女男平權起了良好的開端和基礎,也讓教育掙脫了孔孟的束縛,間接推動了工業革命。

可以說,在皇甫彰在位的六十年裡,文明猛然推動。之後的演進幾乎提前了一千年。

以至於在非常遙遠的未來,不但保住了身為皇甫彤不知道幾百世孫的領導人,末世的影響甚至非常小,付出極為輕微的代價,人類輕輕鬆的越過壞空,保留了極大部分的人口和科技文明,跨進新的紀元。

…這就是讓玄尊者很不明白的地方。

你說羅幹了些什麼嗎?其實真沒幹什麼。既不呼風也不喚雨,甚至連穩穩的皇位都故意搞丟。她不但隨性還非常任性,甚至她的完成度非常高,卻往往不是自己完成。

不知道為什麼總有些人,像是原主或某些重要人物對她萬分信服,貫徹她留下來的理念。

「別想了。」上司打電話給他,「你的腦容量…不是,你的腦洞太小,不能夠明白她的。」上司笑得很意味深長,「不錯不錯,難得看到一個能提早畢業的。等等帶她過來吧。」

「欸?!」黑貓驚嚇,「但她才九個任務!還欠一個任務才新手村畢業吧?!」

「哎呀,她這麼厲害,不用浪費時間。九為數之極,太適合了。」

黑貓躊躇,「…其實是非常缺人手?」

上司聲音一冷,「你知道太多了。」

「…………」

 

黑貓還是沒有膽子叫醒準人瑞。她的起床氣實在太可怕。

幸好蹲沒多久,準人瑞就被他殷切的視線戳醒。

「羅,恭喜妳從初級畢業,真正晉升『大道之初』的真正成員!」黑貓語氣盡量
的歡欣。

準人瑞卻充滿戒備的看著他,「以後的任務還能更難?!」想想這九個任務當中頗多九死一生的經歷,到底還能難到什麼程度??

「難度還是差不多,」黑貓含糊的說,「只是,任務失敗想贖回,就不是新手期間那麼便宜了。」

準人瑞鬆了口氣。「不要再來孟蟬世界或女尊世界了。」

不要孟蟬,這倒是了解。體弱多病款差點把羅憋瘋。可是女尊…?

「女尊有什麼不好?我以為妳如魚得水。」黑貓納悶。

「三觀粉碎重建很痛苦的,我怕多來幾次我會精神『畢岔』。」

…什麼意思?黑貓發現自己居然聽不懂。說不定上司是對的,作家羅的腦洞你別猜。

他轉移話題,「走吧,我帶妳去見上司,並且辦些手續。」

「吭?還有手續可以辦?我不是早死了嗎?」準人瑞不解。

「妳通過考驗了嘛。成為大道之初的正式成員待遇很好的!任務滿千的高級執行者可以自由選擇,可以投胎轉世,也能夠魂魄修體,積分和評價都能為未來加分的。到時候如果還想在大道之初任職,也可以考試後分發單位喔。」

準人瑞深深看了黑貓一眼。她一點也不嚮往成為黑貓這樣的夾心餅乾。被上司釘得滿頭包,還得被下屬掄牆。怎麼想就怎麼悲催。

黑貓被她這一眼炸毛了。「我也在準備考試!等著吧,將來我會成為至高存在!」

還是一樣有上司跟下屬啊。這黑貓這個性…考上去有毛用。

黑貓狐疑的看著準人瑞。羅真是越來越難讀心了…尤其是有防備的時候。現在就不知道她在想什麼。

準人瑞跟著黑貓走到牆角,赫然出現之前絕對沒有的門。

呃,其實有點愕然和失望。因為那個門太普通了…她還是羅清河的房門就是這款,連喇叭鎖都一樣。

門開了。

門內泛著白霧,黑貓領頭進去。準人瑞遲疑了一下,跟著進入。

然後黑貓人立起來,漸漸模糊蕩漾,然後凝聚成一個少年。

…排骨精啊。還是沒穿衣服的排骨精。長相什麼的還另說,就是十三四歲那種瘦得鎖骨突出,肋骨歷歷可數那款。

果然還沒成年。

玄尊者看著準人瑞撇開眼睛還懷疑了一下,下一秒他就「啊啊啊啊」的慘叫起來。「我忘了!我只是忘了!這個分身太久沒變回原形啦!不要亂看!」

「…快把衣服穿上。」準人瑞深深的嘆了口氣。


每月逢五認爹娘,歡迎打賞當我們的乾爹乾媽小額贊助支持我們的網站運作費用喔!
不管金額大小對我們而言都是莫大的鼓勵。
←歡迎餵食(第三方支付連結),其他詳情請見說明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