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 之四

這次住沒兩天就回來了。

一直神龍見首不見尾的渣男親自來接,溫柔殷勤,好像啥事也沒有,他還是絕世好老公。

難怪又甜又蠢的蔣問晴會被騙得找不到北。渣男姓陳名春生,長相和秦漢有87%相像。跟人說話異常纏綿,滿眼的情深深雨濛濛,能讓女人心跳加速。

可惜,面對的是個老妖怪。見過太多美男,陳渣男還屬於不入流的。所以完美的演示了什麼叫做「俏媚眼拋給瞎子看」。

【Google★廣告贊助】

準人瑞只希望他閉嘴。那種噁心人的甜腔讓她的手好癢…好想掄牆怎麼破。

將準人瑞送回家,說了幾句「媽媽刀子嘴豆腐心,只是脾氣有點差」、「其實她也很後悔」、「當子女的要孝順體諒」等等廢話。

準人瑞敷衍的呵呵,陳渣男「有個要緊應酬」,於是離開。其實雙方都暗暗鬆口氣。

「我在忘川百貨看到一個『便攜式充氣娃娃』。那可以重複使用嗎?」準人瑞為未來的任務稍微有點憂心了。

黑貓差點平地摔,窘得滿臉通紅。不要說他有八百萬麾下還這麼純情。除了兇殘無比的羅,其他人都把他看得跟神一樣。

誰會跟神明討論充氣娃娃?!

不要不把黑貓當尊者!!

…但他也只有膽子在心底咆哮。不是玄尊者沒有威嚴,都是屬下太兇殘。

「不能。那是消耗品。一個任務用一個,任務結束就自動銷毀了。」黑貓僵硬的回答。還想重複使用?衛生觀念何在?!

「便攜式充氣娃娃」其實是為了不想以身飼虎的執行者所設計的,大小跟個鈕扣一樣。按下去以指紋增生成一具只有本能的生化人,能夠滾床單。收起來也就是一顆鈕扣大小。

這時候準人瑞懊悔沒買個以備不時之需。照資料對陳渣男的側寫,她擔心這傢伙會使出美男計呼悠蔣問晴…很多男人覺得滾過床單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了。

她不是擔心陳渣男想用強,而是擔心自己忍不住替他開顱保持大腦通風。

還沒煩惱完,一回頭,繼子虎視眈眈的看著她。

十三歲的小孩一臉桀傲不馴,一面吼著「好狗不擋路」,一面用力的推過來。

真能讓他推著準人瑞也不要混了。她一讓,繼子推了個空,因為慣性非常用力的跌了個狗吃屎。

「都什麼年代了,」準人瑞語氣很寒涼,「不必行五體投地的大禮。」按著心臟非常嬌無力的回自己房間。

小屁孩展現完了關於國罵的深厚造詣後,登登登的跑向二樓跟奶奶告狀去了。這回奶奶卻沒有衝下來教訓後媽。

準人瑞冷冷一笑。八卦電台威力無敵。救護車來了兩回,加上保姆的強力放送,原身婆婆大概連大門都不敢出了。

這家人就是死都要面子。

其實,蔣問晴也是。被欺負得要死,還是什麼都忍在心底,連哭都不敢大聲哭。

這讓剛從女尊世界回來的準人瑞超級不習慣的好嗎?

坦白說奇葩婆婆打滾撒潑的時候她才真的感到很羞恥,羞恥到想自插雙眼好嗎?女子漢大娘子,那副德行是能看嗎?!

呃,咳咳咳。抱歉,她還有點陷在女尊世界回不了神。

 

她關在房裡,清算蔣問晴的個人財產。嗯,不意外。自從做過孟蟬任務後,發現渣男似乎都是同所大學讀出來的,手段如出一轍。

然後女人傻得也像是雙胞胎姊妹,雙手奉上所有,還自覺一家人不用分你我。

蠢蛋。

古代女人都比你們有智慧,還知道嫁妝死都不能放手,老公反而無所謂。大概是古代女人講夫妻恩義…非常知道男人太容易恩斷義絕,只有嫁妝是永恆。現代女人反而被洗腦,為愛情犧牲奉獻最崇高…談錢簡直污蔑愛情的神聖。

只要被罵一句「拜金」、「愛慕虛榮」,蠢女人就拼命要洗白自己兼痛不欲生了。

「別裝死,我知道妳醒著。」準人瑞冷冷的說。

正在打瞌睡的黑貓猛然驚醒,「我沒裝死!」

「不是跟你說話!」

居住在左心房的蔣問晴默默垂淚,一句話也沒答。現在她的模樣有些恐怖,舌頭還吐出口外,需要相當的涵養才能縮回去。

黑貓望望發火的準人瑞,又看看可憐的原主。小心翼翼的搭話,「都已經這樣了…讓她說話實在為難。」

準人瑞的火氣一憋,差點嗆出一口血。

他們彼此交流一直、一直都是心電感應吧?!就算她沒了舌頭也照樣啊,何況不過是吐出點舌頭cosplay吊死鬼?

「我不跟腦容量太小的人…腦容量太小的貓說話。」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