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 之六

其實檢驗男女平等最好的指標是這樣的。

老婆被老公戴綠帽子,第一反應是回去將老公揍個半死,而不是優先處理奸婦。

若能這樣,男女平等雖不中亦不遠矣。

為什麼呢?因為女尊世界的女人就是這麼幹的,而本世界的男人,其實也是這麼幹的。

所以她根本不想處理小三,又跟她沒關係。

【Google★廣告贊助】

準人瑞錄音錄影的備份交給律師,財產的分割就非常快速而清楚了。差不多就是把父母遺產要回來,加上一份豐厚的補償,對渣男來說不傷筋動骨的,準人瑞也懶得跟他扯皮了。

錢嘛,夠用就好。渣男嘛,揍揍就好。

所以乾脆俐落的離完婚手續辦好,第二天準人瑞就去蓋布袋了。先收點利息,掄牆掄完掄地板,然後很好心給他後背扎了兩針。

放心,驗沒傷的,她很知道分寸。為了避免太早腎虧,這兩針能讓渣男乖乖兩個月翹不起來。

不用謝了,離婚快樂。

過程只有十幾秒,全身而退。心情愉快的一路哼歌,非常流暢的開車甩尾過彎。

「…我不會開車。」蜷縮在左心房的原主怯怯的說。

「嘖,」準人瑞搖頭,「妳乾脆告訴我會什麼好了。明天我得去報個駕訓班了…」

「我、我不敢開車。」原主稍微鼓起勇氣。

「那這車怎麼辦?扔在車庫裡吃灰塵?」真不知道渣男把車給她做什麼…前妻又不會開車。

「…妳開吧。」原主湧起濃濃的羨慕,「羅小姐真厲害。」

「開個小車就叫做厲害?」準人瑞笑了,「讓妳知道我會開太空船,豈不是厲害到飛起。不只是太空船,我還會御劍飛行呢。其實駕駛吧,最愉快的就是能掌握自己的方向。」

原主沈默了。

準人瑞心平氣和,火氣早就熄了。誰年輕的時候不蠢?她那時候還不是蠢翻過去。會跟前夫結婚,原因之一就是跟他上過床,覺得自己不乾淨了。結完婚就乾淨了,沒事,正常。

明明知道離婚是對的,跟那種垃圾繼續拖磨下去,除了深淵什麼也沒有。還不是痛不欲生,一再質疑自己沒為了給孩子完整的家忍耐下去…是不是錯的。

現在回頭想只想以頭搶地,恨不得回去掐死愚蠢的自己。

原主沒話找話強撐精神,卻一句也沒提到離婚的事。

其實準人瑞明白她的徬徨和不安。

但不能這樣下去了。

 

所以黑貓發現準人瑞網購了一台電子琴,有些詫異。「……羅,妳、妳想讓蔣問晴走音樂家的路?」

準人瑞手一滑,一掌按在鍵盤上發出巨響。

「無理取鬧!」準人瑞痛心,「居然要求一個未來的科幻小說大家,同時擁有音樂才華!這簡直無理取鬧到極點……人的精力是有限的!」

黑貓睜圓了眼睛看她。說真的,他麾下八百萬眾,學者型不到一千之數。大家還是比較喜歡省事的金手指,像準人瑞這樣「純手工」全塞進腦子裡異常稀有。

然後她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

不知道怎麼辦,只好轉移話題。「那現在?突然有作曲靈感?」

「不是。」準人瑞想了想,「似乎升為正職後,我的記性變好了。本世界有些歌記得二二六六,現在好像都補全了。」

「妳不是很討厭剽竊嗎?」黑貓不解。

「只是拿來給原主洗腦的話,那就無所謂。又不往外傳播。」準人瑞神祕一笑,「She’s a beast. I call her Karma. She eat your heart out like Jeffrey Dahmer.」

「…妳在說三小?」黑貓快瘋了,「別以為我不懂妳本界的英文!這什麼可怕的洗腦快收回去!!洗腦用喵電感應不行嗎?」

「不行。」準人瑞很堅決,「我非把她洗成Dark Horse那種惡女不可。」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