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 之七

這可能是一種另類的路占。

準人瑞都想不通為什麼會叫蔣問晴成為「野獸」、「黑馬」。也不知道為什麼能將「Dark Horse」回憶起來,而且日漸清晰、完整。

還是羅清河的時候,她患失眠症足足二十年,最後實在太痛苦才棄守吃安眠藥。但是安眠藥太輕沒有效果,太重她會有段記憶空白,胡言亂語兼妄行。

她討厭沒辦法控制自己的感覺,設法戒了安眠藥,誤打誤撞的發現音樂能夠助眠。

【Google★廣告贊助】

不是什麼幫助睡眠的輕音樂,反而是串舞曲。因為非常喜歡,結合成歌單,有天聽到睡著了,中間驚醒的時候,又聽見歌聲流動,分辨是哪首歌後又睡著了。

其實她會失眠就是滿腦子跑劇情,從來沒有安靜的時候。聽著音樂,她會沈浸其中,設法聽清楚每個細節…終於得到難得的安寧,所以能夠睡得很深。

但不止於此。有時候劇情銜接不上非常暴躁的時候,只要找到適合的BGM(背景音樂),劇情就會推動得異常順暢。

雖然不明白是怎麼回事,但是她直覺的想替蔣問晴配BGM。

畢竟,這個任務的時間很短,蔣問晴也不需要太多的涵養。她只是…一時氣憤在改版命書的影響下上了吊,沒有受到更多的折磨就死了,整體的靈魂還很完整,只需要小幅度的修補。

準人瑞對她雖然恨鐵不成鋼,卻一點也沒討厭她。就像人不會討厭過去愚蠢白癡的自己。

捨不得蔣問晴走過十幾年的風霜苦楚才能抵達彼岸。現在她還如此年輕。

所以洗腦吧!誰說只有邪教才可以用洗腦這樣的手段。

「Dark Horse」是2013年Katy Perry的作品。MV非常華麗,走荒謬埃及風。歌詞大致上是說,「最好想清楚再跟我戀愛,你沒有退路,敢背叛老娘弄死你」。MV更狂,非常奔放的秒殺各式各樣的求愛者,一副「我就是世界,世界就是我」的樣子。

 

蔣問晴需要魅力、需要信心,需要多狂有多狂。

她不需要壓抑和憂鬱。

 

花了點時間,終於讓心音正確播放。沒想到的是,連MV都一起傳送了。這實在不稀奇,每個人都辦得到。像是獨自靜默的時候「聽到」並「看到」影像與音樂。

但是要不干擾生活,單獨播放給左心房的蔣問晴,這就比較困難,畢竟準人瑞沒這麼玩過,第一次總是比較艱難。

成功的時候,黑貓欲言又止。

「其實你沒有必要對原主那麼好。」黑貓小心翼翼的說。

「舉手之勞。」準人瑞毫不在意。

其實黑貓擔心的是羅將蔣問晴帶壞。誰知道這麼洗腦後,未來的科幻小說大家還能不能出世,或者出世了卻產生奇模怪樣的變化。

畢竟,近準人瑞者歪。

讓黑貓想以頭搶地的是,乖得近乎膽小的蔣問晴幾乎是匍匐感激的接受這種洗腦。

雖然抖著音說,「我、我有點害怕。」卻接過身體掌控權,顫著手扭動了汽車鑰匙。

「不用擔心,駕訓場很空曠。」回到右心室的準人瑞氣定神閒,「我在妳身邊。」

雖然又甜又純(蠢),蔣問晴的智商一點問題也沒有,手腳也協調,很快的學會開車,駕照也是一次就通過。不像其他新手不敢把車開上街。

唯一的毛病就是,會神經兮兮的低聲唱著,「Cause once you’re mine, once you’re mine…」開得越快唱得越急促。

「這腦不能再洗了,再洗她都要精神失常了!」黑貓欲哭無淚。

「別把女人看得太脆弱。」準人瑞依舊淡定,「這是她自我調節的方式。」

…這真的不是強詞奪理嗎?!黑貓突然覺得用掄牆解決一切準人瑞是那麼和藹可親…絕對比當個洗腦教主好得太多。

 

蔣問晴的心靈在洗腦(?)之下漸漸安定下來。

讓她天天泡夜店縱情狂歡通宵達旦…再投胎十次大概也辦不到。但是走入人群,參與社會,那就不困難了。

…雖然說她的走入人群是乾脆的走進圖書館,參與社會則是幫忙社區活動…嗯,別對她要求太多了。

使她的心靈再起波濤的是,離婚一年整,繼子異常狼狽的按她家的門鈴。

正好下著大雨,雷聲隱隱。瘦削的少年瑟縮的站在門外。

「怎麼了?」在右心室閉目養神的準人瑞睜開眼睛。

「…我不知道。」蔣問晴茫然,「其實我最恨他。比恨他爸還多。可、可是…我真沒用。」

「沒事兒。善良從來不是錯。」準人瑞淡淡的,「交給我吧。對付白眼狼,我有經驗。」

PS. Katy Perry – Dark Horse MV請點此


每月逢五認爹娘,歡迎打賞當我們的乾爹乾媽小額贊助支持我們的網站運作費用喔!
不管金額大小對我們而言都是莫大的鼓勵。
←歡迎餵食(第三方支付連結),其他詳情請見說明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