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壹 之五

照玄尊者的解釋,世界由規則構成與規範,而天道就是規則的化身與意志。

當然不是這麼簡單,只是準人瑞不管怎麼說,還是剛脫離新手期的菜鳥,沒能了解的更深入。

但是現在準人瑞根本沒空去琢磨,天道愛唱啥唱啥,那通通可以排到最後。

因為,她很悲劇的發現,劉新夏只剩下一兩年可以活。

【Google★廣告贊助】

當然,想想也應該如此。能夠這麼不科學的在如此短暫的時間,從必死的傷勢恢復到能行動自如,勢必要付出沈重的代價。

這代價應該是壓榨透支了未來的壽命。

那將傷完全養好就沒有必要了。只要確保糧食和夠用的符陣材料,並且趕緊上路就對了。

本來她是想炒些辟穀丹,吃一顆頂一個月…但是在餓死是常態、資源極度匱乏的末世,除了白米(還被蟲蛀翻了),其他全部湊不上,還想辟穀丹咧,天方夜譚喔。

需要真是發明之母。被逼到絕境,準人瑞將琴娘世界常見的麵茶配方,修改得面目全非,功效還沒弱多少。

這是一種半食半丹的茶飲,管飽,一丸管一天不餓。可以沖開水成糊狀吃,味道接近芝麻糊,非常的香。緊急的時候可以直接吞服,除了胃會有些漲痛不舒服,效果還是差不多,沒問題。

她足足準備了三個月的份,將小吃店能食用的食材用了大半。反正培元丹空了,能往裡面硬塞三十丸,可以保一個月的份沒意外。

其他的只能塞背包了。沒辦法,紅寶石戒指就是這麼雞肋,塞了槍、子彈、蛇蛻和一個藥瓶子,幾乎就要爆了。想想別人末世小說必備的超級空間,簡直讓人羨慕死。

人家的空間之大,可以塞入將近一個小鎮。揮揮手就能將整個超市洗劫,順便外帶三五輛大卡車或貨櫃車。

現在準人瑞揮揮手連條口香糖都塞不進去。背包空間已滿。

雖然不明白末世主角硬要屯三十輩子吃不完的食物是鬧哪般…還有數不盡的理由解釋他為什麼不放糧。

準人瑞不懂。她要離開小吃店之前,還特別整理了剩下的食材。例如帶不走的白米特別驅了蟲,用張符延長保存期限。水塔的水也依樣辦理。

說她矯情也可以。誰知道有沒有人逃到這裡,就缺這幾口糧水能活命呢?她已經拿夠了自己生存所需的部份,為什麼不給後來的人多點生存希望呢?

總之她不懂那些超級空間,有屯物癖的末世主角。

然後她打劫了隔壁的珠寶店。這些,在末世被視為糞土的金銀珠寶,可以說是她最容易得到的符陣材料…她也沒想到會有珍珠隨便碾成粉、寶石隨便碾成粉、金子銀子隨便熔鑄成免洗符器…什麼珍寶都能隨意糟蹋的好日子。

可惜玉的成色不太好。若是能來幾個靈石等級的就無敵了…可惜沒有這樣的好事。

她在珠寶店加工的時候,感覺很微妙。為了節省材料,她只將被打破的門放了張磐石符阻止殭尸入侵,所以殭尸們還是敲門敲得乒乒乓乓,爛得一塌糊塗的大批手臂還是從鐵窗穿進來張牙舞爪。

只是,時間一到,鐵窗上的手臂們(?)立刻安靜下來,整齊劃一的抽抽。即使是卡在鐵窗上也沒泯滅殭尸們的popping魂。

每次看到鐵窗上的手臂抽抽的一戳一戳,已經麻木的準人瑞只會想到,「啊,十二點了啊。」

 

她花了一週準備。定在中午十二點出發,目標是兩百公尺外的香燭店。

出發時,形象很「時髦」。女主人的衣服她穿實在太大,空空盪盪的跟麻布袋一樣。她必須拿公子白的蛇蛻當腰帶,牛仔褲才不會掉到膝蓋。

背包背在胸前,因為她百般思考,還是必須背走直徑有她前臂長的陣眼鍋--再也找不到更實用更省事的陣眼了。

一手提著滑板(必要時能夠快速移動),另一手提著鋼管(硬從管線拆下來的)。

…非常有犀利哥的風格。請叫我犀利祖媽。準人瑞心裡淡淡的吐槽。

她發現,只要還能吐槽,心理層面的健康就不用太煩惱。

所以十二點一到,天道準時開演唱會,她沈穩的起跑,甚至還能配合殭尸們popping一下。

雖然內芯是個祖媽,但也是讓王毅調教過的祖媽好不好?區區popping,不過是塊小蛋糕。

平安達陣,總算能夠補充黃紙和香。雖然此界的黃紙在她看來沒一張品質過關…但還是比影印紙強。必要的時候她甚至可以剝殭尸皮來當符紙…可這不是還沒逼到這份上嗎?

雖然說,一口氣跑完這一個小時應該沒問題,問題是,她不知道一個小時後有沒有陣地可用。

在符陣材料不全並且品質低劣的此時,最靠譜的是不能移動的陣法。若是跑完安全的一個小時後,發現舉目只有空曠的廣場…那就可以GG斯密達了。

怎能浪費劉新夏燃燒靈魂後創造的機會。

體內的晦暗靈氣應該就是她最後的迴響。

不過是跑過死亡地帶三點五公里。她絕對沒有問題。

 

還是同樣一句老話。想像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準人瑞這種轉移陣地戰平安的執行了兩天,摸清楚殭尸對popping的熱愛後,殭尸沒給她帶來任何麻煩。

真正給她會心一擊的,是比殭尸還不如的活人。

她後背被放了一記冷箭…真正的箭,一把十字弓。因此往前踉蹌了好幾步。

這時候,她發現將鐵鍋背在後背雖然很難看,但是防禦係數破表。

放完箭有三個人歡呼,「有肉吃了!」

準人瑞陰沈的轉過頭,拋出三張雷符,讓那三個想肉吃的活人嚐嚐電擊棒等級的刺激和酸爽。

「不…」「饒命…」「我們以為妳是…殭尸…」

呵呵。原來你們靠吃殭尸肉維生。

準人瑞將這仨貨直接踢到街道上,趴在popping正歡的殭尸旁邊。看是痲痹效果先解除還是殭尸忘我的狀態先解除。

結果一秒就獲得答案。鄰近的殭尸立刻清醒過來,將這三個分吃了。

…明明還有二十分鐘。明明她貼著殭尸也沒事。為什麼啊這…

更奇怪的是,她居然沒有觸犯天條…這仨不算她殺的。

準人瑞不小心踩到一個正在breaking的半截殭尸,以為要進入戰鬥狀態了…結果半截殭尸換了個方向,繼續breaking。


每月逢五認爹娘,歡迎打賞當我們的乾爹乾媽小額贊助支持我們的網站運作費用喔!
不管金額大小對我們而言都是莫大的鼓勵。
←歡迎餵食(第三方支付連結),其他詳情請見說明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