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壹 之十一

作為一個有功的公務員,準人瑞的待遇是很不錯的。

她有間套房…雖然十坪不到,床鋪衣櫥書桌之後,連走動都困難,好歹還有個浴室。馮道可還住著更小的雅房,洗澡上廁所都得排隊。

馮道卻覺得已經很優渥了。吃飯不用愁,還能洗澡洗衣,瞧瞧外城難民過的什麼日子。

準人瑞猜,他在原本的世界不知道過得多慘烈。

現在她望著書桌上的DJ台沈思。

【Google★廣告贊助】

這玩意兒是從市集淘來的,每天都有採集小隊外出蒐羅食物和物資。除了上交的額度,是可以自由交易的…只是DJ台不知道有誰會買。

呃,除了她有誰會買。

這不是太閒嗎?還有三四個月才死,能教的都教了,基地也穩定下來。

馮道想知道此界天籟。

其實馮道曾經演奏過他們世界的天籟,載歌載舞的示範何謂「祭」、「舞拜天地」。

說實話,人家的天道太符合她的想像了。人的天道像是從天際悠揚而來的天音,縹緲有仙氣,天道界的恩雅,一整個符合身分,並且高大上。

這兒的天道在「呦呦耶耶卻課印卻可奧」。

…………

反正DJ台修好了,閒著也是閒著。雖然還是嚴重失真,連主旋律都只能掌握部份。但是電子舞曲嘛,精神能表達出來就行了。

花了一個多月,總算是弄出來了。馮道很驚喜的前來聆聽。

強烈節奏,讓人渾然忘我,並且忍不住想隨之舞動。可以說非常華麗而瘋狂…的電子舞曲。

曲終,準人瑞有點尷尬的笑笑。雖然是嚴重失真版,她還是忍不住邊玩DJ盤邊點頭晃腦。

「真是,與眾不同呢。」馮道眼睛發亮,「我能為之舞拜主祭嗎?」

「吭?!」

最後兩個人談了一晚,準人瑞深深感覺到文化代溝的存在。

馮道覺得一點問題都沒有。縹緲仙氣是一個曲目,但熱舞動感也是一個曲目呀。誰規定天籟只有一個曲目了?誰規定只能用編鐘笙簫才能演奏天籟了?誰又規定DJ台不行?

他甚至回去自製了一個羽扇,希望能夠「祭天」,算是跟此界天道打個招呼。

「呃,據我所知,此界想祭天,需要皇帝在場呀。」準人瑞想推托。因為,她無法想像馮道用禹步跳電子舞曲的場景…畫面太美,她不敢直視。

「這好辦。」馮道點頭。

她沒想到馮道直接說服了日理萬機的趙司令官,司令官還真的親臨了。

趙司令官還穿得格外正式,軍裝白手套軍靴,各種臂章胸章掛好掛滿。他只帶了四個侍衛,同樣嚴整軍裝。

可能覺得有點丟人,所以在司令總部樓頂,祭天。

「…為什麼他肯來?」準人瑞不解。

馮道更不解,「他是皇帝,不來祭天?」

…不管科不科學,獨裁者還是希望授命於天?

準人瑞抱著腦袋燒了一會兒,決定不管了。實在是她有點可憐天道,居然只有死掉的殭尸和貓貓狗狗聽得到他的歌聲。

他為之眷顧的人類居然聽不見。

站在DJ台之前,發出第一個音,馮道精神面貌為之一振,揚起白羽扇…然後真的用禹步跳電子樂啦!

趙司令官的臉第一時間就綠了。他覺得自己被耍了,並且深深後悔。

但是五分鐘後,他完全忘記是否被耍,因為他腦子一片空白,完全被韻律支配,陷入一種平和卻興奮的狀態。

準人瑞抬頭,發現趙司令官和四個侍衛跳得挺好的…跟斧頭幫似的,超級有感覺。

等嗨完了,準人瑞腦筋轉過來,頓時一昏。

完了。

嚴肅鐵血的趙司令官不由自主的跳斧頭幫舞步,她和馮道居然全程旁觀。

求問被滅口的可能性幾何。

侍衛們已經將手放在槍套上,只差一聲令下了。


帶蝴蝶搭郵輪計畫中!ˋ口ˊ)9 等我十月中回來開始計畫啦!
歡迎打賞當我們的乾爹乾媽小額贊助支持我們的網站運作費用喔!
不管金額大小對我們而言都是莫大的鼓勵。
←歡迎餵食(第三方支付連結),其他詳情請見說明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