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貳 之六

準人瑞在網路如入無人之境時,她的名氣漸漸大了起來。

幾次交鋒,有駭客問她是誰,她直言是「ghost」,可是駭客們卻認為她是「God」。

她實在太狂了。

但是他們眼中太狂的事,準人瑞卻是駕輕就熟。記得嗎?殷樂陽時,她就寫過「關鍵字篩選原則」讓監禁強暴系bl小說絕跡,現在不過是將目標擺在鬼畜殘暴小黃文罷了。

你們有你們的創作自由,那也來瞧瞧我的創作自由。

【Google★廣告贊助】

「…這沒有意義。」黑貓小心翼翼的說。羅看似冷靜事實上比不冷靜可怕太多。

「是。沒有意義,而且完全是遷怒。」準人瑞看著螢幕目不斜視,「但這樣我會比較爽,不會憋出毛病。」

黑貓安靜了。兩害取其輕,讓祖媽羅做她想做的事吧。

使完性子,準人瑞氣消了一點。渾渾噩噩神智不清的許夢槐居然也因此舒緩了些。

其實不是第一回遇到這種事了。朱訪春不慘烈?殷樂陽不慘烈?許夢槐不過是獵奇了點。

但她相信不管遇到多少次,她都會跟最初一樣憤怒抓狂。這種以性與暴力鞭韃至靈魂的凌辱,是她永遠無法習慣的極惡。

是,朱訪春和殷樂陽有著非常堅實的核心足以讓他們保持完整,她很敬佩。但沒有這種堅強錯了嗎?不,許夢槐一點都沒有錯。沒有人可以理直氣壯的在她身上找理由,並且為這種惡行掩護和粉飾太平。

她是個普通的青春少女,愛玩,也玩得很開。但這有什麼不對?男未婚女未嫁連男朋友她都還沒有。她想怎麼面對自己的慾望,那是她的權力。

在宣揚性開放的此界,喝一杯看對眼就上床的社會風俗中,沒有人,沒有任何一個人能非議她,也沒有任何人能以此為藉口,對她訴諸性侵與暴力,更無權殺害她。

你以為你是誰?

這個世界真是完全莫名其妙。倡導性開放,男人以獵艷為榮,女人比照辦理,暗地裡卻要遭受非議。萬一女性受辱被知道了,撲天蓋地的冷嘲熱諷就奔出來搶占道德制高點了。

如此性開放是開哪招準人瑞不懂。男人獵艷的對象難道不是女人?還是說性開放事實上是為了男同性戀服務?鄙夷滾床單的暫時床伴是哪招?

但這並不是單獨現象。

一個七歲小女孩被性侵,網路上無德的一部份人附和犯人太太的說詞,說都是小女孩搔首弄姿勾引她老公,還言之鑿鑿的說空穴不來風。

這世界瘋了啊。

她先把這些八卦得非常開心的人點了名,寫了兩個小程式,送他們無解的電腦病毒和手機病毒。

包準開機燒電腦,開手機燒電池。

但比她瘋狂的是,法官以「證據不足」,當庭釋放了這個戀童癖犯人。

這讓強按耐住暴脾氣親自驗證,確保證據確鑿的準人瑞情何以堪。事實上,這是個慣犯,是個連自己女兒都沒放過的慣犯。

她知道。因為她托夢親自查問過。

也在法庭中的準人瑞,陰沈的隨著人流出去,遠遠的跟著那個對著記者們侃侃而談、笑容滿面的犯人。

成為戒台的荊棘悄無聲息的浮動,應該最害怕雷霆的鬼魂準人瑞,微不可察的掐訣,當空一聲霹靂,雷奔電馳讓犯人成了一具焦炭,碎在地上形成兩個字。

天譴。

「羅!」黑貓跳起來。

但她什麼也沒說,只是平靜的掏出一個小葫蘆,將呆若木雞的魂魄攝入。

「安心,沒有魂飛魄散。還在天道寬鬆的天條內。」她封印後,朝小葫蘆上貼了一道五岳符。

黑貓抖了抖毛。泰山符都快把餡擠出來了,現在是五岳的重量啊…幸好魂魄壓得很扁也不會死。黑貓暗暗慶幸。

 

整個社會都沸騰了,網路根本是炸膛。

之前奇怪的電腦病毒和手機病毒就已經沸沸揚揚,現在又乾脆的天打雷劈…已經有人信誓旦旦的認為是謀殺。

但是警察怎麼查都查不出有絲毫人工的痕跡。畢竟在眾目睽睽之下,怎麼樣都不可能搞出被雷劈完剩下的焦炭還能鋪開成字的。

可很快的,第二樁「公開處刑」出現了。

一個強暴慣犯並且背著兩條人命的市長的兒子,突然對著便利商店的監視器滔滔不絕,並且得意洋洋的晒過往「豐功偉業」,連屍體埋哪都說得清清楚楚,然後在路人驚駭的眼神下,在自己手臂刻下「天譴」二字,然後切開自己的頸動脈,連一分鐘都沒熬過去就死了。

轉眼那段錄影差沒幾秒就放到最熱門的視訊網站。

這又讓警界人仰馬翻,卻依舊徒勞無功。

畢竟,既是頂尖駭客又擁有最強神棍技能,並且是能迷惑催眠兼托夢…如此全才的鬼魂,真的難以逮捕歸案。

實在是非戰之罪。


每月逢五認爹娘,歡迎打賞當我們的乾爹乾媽小額贊助支持我們的網站運作費用喔!
不管金額大小對我們而言都是莫大的鼓勵。
←歡迎餵食(第三方支付連結),其他詳情請見說明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