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貳 之十五

許夢槐的神智早就漸漸清晰,但真正突破還是在捕獲尤盛文時。

準人瑞碎剮尤盛文的時候,她也在場。只是曾經心靈混亂過的她,鬼魂非常弱小、縹緲,連現形都辦不到,更不要說對仇敵造成任何傷害。

被逼急了的她,一直無法言語的她,終於期期艾艾結結巴巴的說出第一句話。

「將、將將將…將他…留、留留給我。」

準人瑞非常乾脆,「行。」

【Google★廣告贊助】

許夢槐旁觀了每日一宮刑。雖然每天看到尤盛文還是會恐懼、發抖,有時會忍不住嚎叫。但她努力克服,那些恐怖又恥辱的惡夢。

一個月後,她含著眼淚,對準人瑞說,「其實他很弱。是我…不夠強。」

準人瑞也沒有安慰她,直言道,「沒錯。但是妳將來會很強,非常強。」

她沈默了一會兒,「請教我。請妳教我。」

這不是很好嗎?準人瑞淡淡的想。若是每個被性侵的女人都有這種志氣,共同抵抗加害者和社會風俗白眼以對的共犯,世界可就乾淨得多了。

有很多人都喜歡叫人放下仇恨。拜託,當然可以輕描淡寫,畢竟壞事又不是發生在你身上,聖他人之母超容易的。

仇恨是一種動力。

復仇的方法不是只有白刀子進紅刀子出這一種。活得比加害者好也是種勝利。如果能正確的駕馭仇恨,這動力能夠讓妳活得更強、更好、更努力。

比方說,許夢槐。因為仇恨她清醒過來,脫離了瘋狂。因為仇恨她比誰都努力想要變強。因為過往的創傷,她更悲憫同樣創傷的女性,乃至於不同創傷的人。

她會成為第一任的閻羅王不是沒有理由的。

因為她嫉惡如仇。

 

只有一點可惜。道士銷聲匿跡。

道士有很多化名,公子青說他最早的名字叫做虛渺子。

表面上來看,虛渺子清白無辜,手上沒有多少人命…他做實驗,卻和實驗對象簽下彼此同意的契約,即使因此而死也是雙方同意的。

他只出入醫院、墳場截取人魂,轉化為魔頭。事實上只是轉化不是滅毀,即使從此再無意識。

也就是說,他鑽得一手好漏洞。王法對他沒辦法,天道也拿他沒辦法。

許夢槐很不甘,準人瑞卻很漠然。

「不甘一點用處都沒有。不如好好的加強實力。」準人瑞淡淡的說,「雖然是隻地溝裡的老鼠,卻是很強的溝鼠。他自以為潛伏起來憋大招有用,我們就得讓他瞧瞧是否有用。」

許夢槐心煩的將鍵盤一推,「我不知道這些規章法則能有什麼用處。」

「難道妳想赤膊上陣?姑娘,好好用用妳的腦子。以寡擊眾是逼不得已莫可奈何時用的險招。能海為什麼不海?玄尊者都替妳搭架子起來了…妳要知道他可是麾下八百萬眾的至高尊者。他都降尊紆貴為了做了這麼多,這盤子妳接不下來真的太不應該。」

被呼悠瘸了的許夢槐乖乖回去背規章法則,除了自我修煉,還慢慢將黑貓手下的事接了過來。幸好鬼不用睡覺,不然真的會過勞死。

因為天譴派出所已經拓了六個點。每個點都收服了一個厲鬼管理,暫時命為城隍。公文來往非常先進的用電腦管理,大大減輕天譴總局的負擔。

「天譴派出所」名聲大噪,並且漸漸收到不少願力…跟信仰之力差不多了。這吸引了更多優秀的鬼魂想加入。

其實架構起來,之後就輕鬆了。

準人瑞漸漸放手,專心培養卯日和公子青。

畢竟她培養過公子白,知道功德是個好東西。執行天譴累積功德,一兼兩顧何樂不為。

她在這個世界待了五年…其實已經超時兩年多。畢竟許夢槐的魂魄早涵養好了,只是準人瑞不做聲,黑貓也當作不知道。

半途而廢不是準人瑞的作風。

她走的時候,公子青額間的角已經成了,能夠化形。但是化為人形卻和準人瑞的模樣有七分像,是個男生女相的溫潤青年。

他說,因為他最熟悉的人還是羅仙。

卯日成了一隻文采斑斕的漂亮五彩大公雞,身高超過一公尺了,靈性濃郁,已經可以鎮懾諸邪…只是腦子還是有點二。

「可惜沒逮到虛渺子。」準人瑞很遺憾。

「那是我們該做的事情。」公子青微笑。

「夢槐還很嫩,有空的時候看顧一眼吧。」準人瑞不怎麼放心。

「我會一直看顧他們,放心吧。」公子青承諾。

準人瑞摸了摸傻雞的頭。現在他已經能夠上前線了,是第一戰力。

公子青輕輕的嘆息,遞了條蛇蛻給準人瑞。「羅仙,這是我成為虯蛇的第一次蛻皮。給妳當個紀念吧…」

和這些可愛的蛇,緣份總是很淺。

準人瑞收下來,然後擁抱了公子青。

「…能夠變化人形最好的事情,就是悲傷時可以流淚。」公子青很輕的說。

準人瑞輕輕拍了拍他的背,就和黑貓慢慢的消失了。

然後他發現準人瑞留了一大包的符給他,件件精品,可以用到地老天荒了。

公子青前淚未乾,又流出了新的眼淚。


每月逢五認爹娘,歡迎打賞當我們的乾爹乾媽小額贊助支持我們的網站運作費用喔!
不管金額大小對我們而言都是莫大的鼓勵。
←歡迎餵食(第三方支付連結),其他詳情請見說明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