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肆 之五

準人瑞住院後,物理學家帶著花和果籃來探病兼道謝,並且請了個看護,負責所有醫藥費,然後就沒出現了。

能肯定的就是,物理學家並不是自閉症,大概也不是讀傻了。雖然外表看起來脆弱漂亮,事實上談吐沈穩,相當有教養,擁有成熟的學者風範。

但這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疏離是怎麼回事?莫非被討厭了?

這就是準人瑞最不能理解的地方。原主劉巧音長得也不差,她在世時又是個被讀者和兒孫寵壞的老太太,只有嫌煩的,沒有被嫌棄的,所以她真有點不知所措。

【Google★廣告贊助】

後來她決定不想了。特麼的又不是要追物理學家,深究他的內心世界做啥?

最重要的是,把這個保鏢的活幹好了。

只是住院無聊,沒事做只好把物理學家的所寫的論文都翻出來看看。坦白說,朱訪秋時期於她真是不堪回首,那幾十年強迫念的書幾乎是任務過了就快忘光。物理學家的論文對她來說實在是夠艱澀難懂的,只能讀個大概。

真沒想到科幻感如此之重的蟲洞理論在此界遙遠的未來能實現,也因此能讓星際旅行縮短得跟搭飛機一樣,想想物理學家真是了不起。

當他的保鏢也不是太壞的事情。

住院兩個禮拜,差點就把工作丟了。最後是拿累積的年假來抵…然後總裁秘書室多了個實習秘書。

不知道實習什麼,總之,送文件都是實習秘書的活,早上送進去不到中午是不會出來的。出來的時候都滿臉通紅、脖子上好多迷你拔罐,準人瑞覺得她對國家地理頻道開始厭倦了。

讓準人瑞腦筋斷裂是因為,種馬總裁叫她陪實習秘書去墮胎。

雖說她的肩膀已經痊癒,但是前車之鑑未遠,嬌弱的身體沒法掄人。但是她拼命按耐還是幾乎忍不住將種馬掄牆數十的衝動。

「我不。」她非常任性的拒絕,「又不是我讓她懷孕的。這個鍋我不背。」

她和種馬總裁爆發嚴重衝突,幹了她一直想幹的事情…一個直拳讓他鼻血不止,在種馬炒了她之前,痛快的炒了老闆魷魚。

「羅!」黑貓遠端心電感應,沈痛慘呼,「妳怎麼能夠這麼衝動?!任務呢?系統都還沒降臨…」

「系統明明是你的事,玄尊者。」準人瑞大澈大悟,「我錯了。保護任務目標才是我的事情。甚至物理學家不認識我都無所謂啊,反正他需要保護的路線也只有上班和下班,厚著臉皮當跟蹤狂就對了。」

黑貓啞然,痛苦莫名,「…不要拋棄我呀羅!我不想一個人面對渣滓…」

抱歉了。準人瑞在心裡默默的說。日頭赤焰焰,隨人顧性命啊…再為種馬工作,非犯殺孽不可,抱歉了。

還是跟蹤狂的生活比較有前途,畢竟當保鏢理直氣壯。

很快的,物理學家就發現他多了個漂亮的跟蹤狂。事實上是準人瑞根本就沒掩飾過。

總是穿著西裝長褲細高跟,扎著馬尾,表情非常嚴肅的跟在身後五公尺。默默跟到中科院,目送他進大門。下班又會看到她,又默默跟回家,目送他進公寓。

可從來不跟他搭訕。

這讓物理學家很傷腦筋。一個月後,他站定,轉身走過去看著這個印象深刻的女郎…任何一個能將大漢摜在牆上的女孩不印象深刻都不成。

「劉小姐,請問有什麼事嗎?」物理學家溫和的問。

準人瑞考慮了一秒,發現自己很難解釋這種跟蹤行為。「請你當我不存在。」

物理學家定定了看了她一會兒,點點頭,轉身就走,真的當她不存在。

這淡定勁兒真沒誰了。準人瑞都不禁佩服。真沒人能如此淡定的忍受一個跟蹤狂。換做是她,早把跟蹤狂揍到生活不能自理。

這也是為什麼不偷偷摸摸跟蹤的緣故。越偷摸越給人更大的心理壓力…物理學家可有個嬌弱的心臟。

然後雨季來了。

物理學家總是忘記帶傘,或者帶了忘在實驗室。於是保持距離的準人瑞被迫上前打傘。

物理學家不是心臟很嬌弱,身體也是很脆弱的。萬一淋點雨感冒了,那可是災難中的災難。

本來物理學家一直秉持著當她不存在的原則,只是他發現這個器宇軒昂的女郎總是將傘護在他這邊,而這天的雨真的特別大,將她肩膀淋溼了。

進了捷運站,終究過意不去,遞給她一條手帕。

「謝謝。」準人瑞接了過去擦了擦自己的肩膀和臉,「洗了再還你。」

物理學家對她笑了笑,沒有說話。

難怪了,為什麼這孩子總是肅著臉沒有笑容。雖不到一笑傾國,傾城是絕對有的。

準人瑞開始擔心了,覺得肩膀的責任的確很重。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