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肆 之八

環繞著物理學家的攻防戰緊張展開。

一發現系統如此高能,準人瑞不得不悄悄在物理學家的家門口偷裝監視器,並且在公寓樓頂也加裝了一個,二十四小時監控。

甚自研發了一個面部識別系統,一但何種馬出現在監控畫面,會發出警報聲響。

也幸好如此,剛好攔截了何種馬的入侵。在物理學家不知情的情況下,將何種馬打發了。

「重新得回十年青春,你何不繼續從事花花公子這個相當有前途的行業?物理學家應該嚴正的拒絕過你了吧?」準人瑞真的發火了。

【Google★廣告贊助】

何種馬一愣,眼中洶湧出無比的殺氣…然後被準人瑞巴了一下腦袋。被拗著胳臂臉抵牆壁還硬扭著腦袋發射殺氣有什麼用?還不就仗著祖媽不能殺人?

「那點祕密誰不知道?」準人瑞輕蔑,「乖乖在頂樓挨凍吧,放心,還有十二度,凍不死你。」她異常敏捷的喚出荊棘將之捆上。

「妳懂什麼?妳懂什麼!女人只是傳宗接代,同性才是真愛!直到失去他我才知道我失去什麼…他就是我的心,他的死將我的心也帶走了!!」何種馬嚎叫。

準人瑞忍無可忍的在他後頸捏了一下,讓他直接昏過去,世界安靜了。

她承認自己不懂愛情,特麼的聽到真情告白只想就地找垃圾桶。

將何種馬扔在樓頂,她悄悄的下樓回家。

第二天,她若無其事的護送物理學家上班後,聽說何種馬拼命喊救命,終於有人來救時,發現他手腳空空,連跟痕跡都沒有,更不要談什麼捆綁。

所以準人瑞一臉糊塗的到警局說明,也非常平安的做完筆錄就回來。

畢竟暴躁得像恐龍的何種馬看起來超像有妄想症的,劉小姐又一臉純良。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誰比較靠得住自不待言。

物理學家卻好像察覺什麼,只是盯了她幾秒,卻沒說話。

「其實他只是沒事幹。人生毫無缺憾,要什麼有什麼,太無聊了。」他淡淡的說,「大概是玩女人玩不出花樣了,想試試看別的?」

難得聽到物理學家對她講了這麼長的話…而且一針見血略毒辣。

「你們感情很好嗎?」準人瑞問。

物理學家輕嘆,「小時候有段時間他以為我是女孩子。發現不是時他很火大。如果扔蟲子和死蛇到我身上是種情感交流,那應該算挺好。」

「我們是鄰居,所以國中前都同校。」他皺著眉仔細回憶,搖搖頭,「我們就是很平常的朋友和同學。我不知道…為什麼他會開這種,玩笑。」

「沒辦法,這世界充滿瘋子。我們沒辦法為這些瘋子的行為買單。」準人瑞淡淡的說,「嗯,只是建議。為了不刺激瘋子加重病情,我勸你將他設為黑名單,不要跟他說話,省得損害自我的身心健康。」

「我會考慮。」物理學家微笑。

黑貓洋洋得意的回報,他撓了系統一爪子,雖然還是1%飲恨,讓它逃了,但修復需要大量能量,想要發佈任務給獎勵短時間是辦不到了。

…堂堂大道之初小boss,對付個危險度如此之低、明顯智商不足的系統還讓它逃了,有什麼好得意?

不過準人瑞還是敷衍的誇獎了他一下。

「可何總裁的未來式很危險。」黑貓皺眉,「他開始接觸黑社會了。真不懂,他有錢有事業有氣運,揮霍到死都沒問題,為什麼要涉嫌那些黑色產業?」

「找刺激。」準人瑞說。

黑貓思考,不得不承認這的確有可能。「妳…妳還是小心點。我有不好的預感。」

準人瑞笑笑,「危機就是轉機。他不這麼幹,我還真沒法坑他呢。」

黑貓緩緩的,緩緩的…炸毛。

每次準人瑞想坑人時總是散發著漆黑又危險的氣息,非常愉悅的,卻讓人從骨子裡寒起來。

「我、我還是回去盯著吧。」黑貓嗖的一聲,逃命似的消失無蹤。

明爭暗鬥了幾次,何總裁每每鎩羽而歸。準人瑞等得有點心急了,這孩子才想到不該親身上陣,有錢還不能雇幾個人給那小娘皮好看?

珍藏許久的電擊小珠包堂皇上陣,將這群小混混電得哭爹喊娘的,順便把原本要綁架她的小巴士輪胎全給扎破了。

然後報警,眼眶紅紅故作堅強的微抖聲音作筆錄,真觸動了警察大人內心深處的憐憫和憤慨。這下子小混混收押,循線偵查的結果應該很有意思。

黑貓微微抖了抖。羅的演技真是越來越精進,這世界欠她一個小金人。


感謝打賞當我們的乾爹乾媽小額贊助支持我們的網站運作費用喔!
不管金額大小對我們而言都是莫大的鼓勵。
←歡迎餵食(長期訂閱連結,金額不限),詳情請見說明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