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肆 之十二

下班時間。走到門口,就能看到女郎昂首闊步,器宇軒昂的走過來。

總是穿著小西裝搭長褲,隱約的看得到鞋尖。鐸鐸走過來時總是抬頭挺胸,背挺得特別直,氣勢凜然。

所以他在心裡都稱呼她為,女郎。

眼神清澈,毫無畏懼的女郎。

出院後瘦了許多,原本合身的長褲都有點飄了。但是步伐還是那麼堅定、無畏。

【Google★廣告贊助】

曾經有過許多猜想,但是現在,他覺得,不管她是誰,來自何處…或者什麼時間,那都不重要。

或許他蒼白嚴厲的人生裡,鬆懈一點也不會被責怪吧?

看著她向自己走來,心裡就有一點點竊喜的滿足。哪怕關係很奇怪,他還是感覺到那一絲絲不會讓人知道的,愉悅。

「嗨,物理學家。」

嗨,女郎。

他小心翼翼的保持著距離和不遠不近的關係,把每一天都當作最後一天來過。

既然警報解除,或許女郎會離開。

想過自己會不會難過還是痛苦,情緒是否太波動。

應該不會。他想。原本就是個意外的奇蹟,他只覺得感謝上蒼。除了書和物理外,還讓他擁有這麼奇妙的邂逅。

…結果一年過去,女郎居然還在。她還幫他慶祝了生日。

「嗯,我很不擅長選禮物。」女郎說,「你還是直接告訴我,想要什麼禮物好了。」

他沈默了半晌,說,「其實我不叫『物理學家』。可否稱呼我的名字?」

女郎睜大眼睛,「呃,舜華。」

之後她送了一盆花給他,是一盆白木槿。

是的,這就是他名字的由來。舜華是木槿的古稱。木槿朝開暮謝,只有一天的生命。他出生時就發現有先天性心臟病,可能遺傳自祖母。悲痛欲絕的父親替他取了這個名字。

他的出生對這個家庭簡直是個噩耗,父母感情差點因此破裂。誰也不知道,他記事極早,所以知道自己對這個原本完美的家造成多大的傷害。

其實他的父母兄姐都很愛他,但是他並不願意成為任何人的負擔。所以他情緒很少波動,極度遵從醫囑,卻堅持自立的緣故。

盡量活得長、活得好。這是對他父母兄姐的報答。但是活得有意義,活得有尊嚴,是他對自己短暫生命的交代。

舜華在遠古時曾是最美麗的花。他也希望能活得那麼燦爛。

就像這盆白木槿。

直到有一天,他到女郎家作客,意外在她電腦裡發現了一個檔案,裡頭都是他的監控畫面。

他慌亂的關閉檔案,離電腦盡可能的遠。

心跳得太快。他顫抖著手取出藥錠含著。想了兩天,最後鼓足勇氣,跟女郎求婚。

女郎不知所措,沈默良久,居然同意了。即使做足了心理準備,他還是差點激動得發病,緩了好一會兒才能將戒指幫她戴上。

黑貓的嘴能塞一個雞蛋,呆呆的望著準人瑞。「…哈?為啥?羅妳…」

準人瑞皺著眉看著手上的戒指,「反正有充氣娃娃能身代。」

「不,不是這個!」黑貓眼中閃爍著無窮的八卦因子,「哇喔!妳居然會答應物理學家的求婚!難道這就是愛~」

「不是。」準人瑞扁眼,「嗯…物理學家這一生幾乎什麼都沒有。這麼一點小小的願望,能滿足還是滿足他吧。」

黑貓充滿失望,「只是可憐他?這理由也太遜。」

「嘖,能讓我憐憫到願意結婚的也沒幾個好吧?」準人瑞睥睨,「物理學家該覺得榮幸。玄尊者,你有空關心我的八卦,還不如花點時間去追查系統好嗎?」

黑貓泣奔。

之後準人瑞和物理學家只到公證處登記了一下,請了中研院的同事吃了頓飯就完了。

然後準人瑞提了皮箱搬到物理學家的家裡,花不到半個下午。

其實她對物理學家懷著歉意。這孩子愛著劉巧音,愛得隱諱而深沈,可她卻只是憐憫。

或許他也明白,僅僅如此,他也非常滿足而快樂。

要求太少太容易滿足的孩子總讓人心疼。

結果洞房花燭夜有點慘,當天差點送了急診,只是物理學家死活不肯,之後準人瑞才知道連滾床單對物理學家來說都是重勞動…

這樣也好。

只是充氣娃娃只能浪費了。


謝打賞當我們的乾爹乾媽小額贊助支持我們的網站運作費用喔!
不管金額大小對我們而言都是莫大的鼓勵。
←歡迎餵食(長期訂閱連結,金額不限),詳情請見說明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