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伍 最短的命書

命書卷拾伍 最短的命書

黑貓和準人瑞凝重的看著眼前的檔案。

居然不是白皮書,也不是特急件,危險度居然是正經八百的淺紅色,一點花俏都沒有。

剛吃了大虧的炁道尊能這麼好心?

「噢,」還是準人瑞腦洞開得大,很快就轉過彎,「道尊服軟了。」

【Google★廣告贊助】

「怎麼可能?」黑貓很悲觀。他從入大道之初的上司就是炁道尊,其實他並不嚴苛,但是惡趣味就能整得下屬抱頭痛哭。

而且,心眼就比針尖大一點點。

「嗯,據說現在女上司們遇到他都繞道而行。」準人瑞露出惡意的微笑。

其實吧,雖然常有人來找她打聽,可她發誓從來沒有說過炁道尊的壞話…頂多言語有點閃爍其辭。

誘導人們開腦洞自行腦補一直都是她的強項。

「放心吧。」她接過檔案。

但是黑貓聽到「放心」二字就想找掩護,反而更擔心了不知道怎麼破。

果然登錄後,準人瑞立刻衝往洗手間,趴在馬桶上狂吐了一番。

就說炁道尊心眼賊小,怎麼可能不折騰。黑貓提著心,「喂,羅?妳還活著嗎?沒真把內臟給吐出來?」

準人瑞無力的望了黑貓一眼,告訴自己,黑貓他就是腦殼小,不要介意。

此刻她頭昏眼花,勉強用冷水給自己洗了臉。四肢無力頭痛欲裂,精神極度不集中。

「…這不正常。」她喃喃道。

「喔,原主吃了十顆安眠藥意圖自殺。」黑貓淡定的回答,「但是這安眠藥早已改良,照劑量起碼得吃個五百顆才能致死呢。」

準人瑞扶額不語。

躺了將近十分鐘,那滿腦子都是霧和糨糊的感覺才稍稍退去,大腦終於正常運作。

結果一翻檔案,準人瑞的臉立馬陰天了。

原主叫做徐雅寒,十六歲,大學剛放榜,昨晚開心的和同學去狂歡,然後遭逢了她這生最大的夢魘。

幾個同學合夥將她下藥兼灌醉的賣了她的初夜。

她醒來時,強姦犯已經走人了,被蹂躪得走路都困難。驚慌失措的她只想著回家,什麼也不敢說,只是一遍遍的洗澡。

然後會自殺,也是惡毒同學發了個似是而非的訊息要她閉嘴。

在原版中,當然自殺未遂…嗯,此界的安眠藥改良到非極大劑量死不了人了,十顆安眠藥實在不夠看。家人還以為她病了,她也就默默的躺床一個禮拜。

更慘的是,三個月後,她發現身體不舒服總是想吐,一看醫生差點把她嚇死…她懷孕了。

痛苦莫名的她,終究還是非常果決的去墮胎。因為這事決不想讓父母知道,更不能讓他們有個未婚先孕的女兒。

幸運的是,即使找了家小診所拿掉孩子,總算平安沒有後遺症。不幸的是,墮胎真是她心靈重壓上最後一根稻草,直接將她壓垮了。

得了嚴重憂鬱症的她,依舊守口如瓶。因為她覺得即使是精神病患者也比被污穢的女兒來得好…對她爸媽來說。

若不是她被憂心的爸媽死活拖去旅遊,正好遇上一次大地震,面對天災的強烈無力,感受到活著的美好,她搞不好還在迷宮裡兜兜轉轉走不出心理陰影。

在沒水沒電半倒塌的山間溫泉大飯店滯留了一週以後,她整個脫胎換骨,並且異常熱衷各種野外求生活動。

最後她甚至開啟了一個新興活動,末日求生村。就是假設文明已經崩塌,什麼都沒有的人類該如何求生。

雖然後來完全娛樂化並且cosplay化了,但是影響很深遠。小姑娘有很多奇思妙想,居然讓末日求生成為一種全民運動。在她過世不久後,世界性的大洪水泯滅一切,殘存的人類裡有那麼幾個末日求生運動玩家,能夠燒陶燒磚,知道如何搭建木屋籬笆,才不至於在大水退去後直接退化到原始時代無法適應而滅族,最少能夠從農耕時代往前行。

但是某個誤將天機當靈感的作家卻對這位偉大的女性非常不滿。

因為在作家眼中,墮胎根本是死罪,該活活綁在柴堆上燒死。至於是什麼緣故?
那完全不重要!

於是他改版成另一種…老梗。

是的,特麼的異常老梗的老梗。

十六歲的少女最終沒有墮胎,父母知曉後逼問,她也不肯吐露。最終在少女要死要活的撒潑打滾後,父母妥協了,將她送出國。

嗯,她生下一個男孩,必定是智商兩百那種。五六歲就會玩股票賺大錢養老媽了,沒錯,一點問題都沒有。而且跟強姦犯…不不不,男主角長得一模一樣。

然後女主角攜子回國,偶然遇到了男主,因為血緣裡親情的呼喚,兒子纏著男主,欽定要他當自己老爸,於是歷經千萬誤會和曲折,誤傷眾多情敵和非情敵,在兒子的強勢拉攏下,終於男女主在一起,完美大結局。

說句實話,這老梗為主的小說,沒有一千也有八百。背景可能是現代,但是改成古代、星際,甚至是末世都沒有半點違和感…而且還真的有人寫有人看,這就是為何老梗彌久遠,一梗永流傳的緣故。

準人瑞只想說,這作家太省事。

只是結局之後的故事,真沒有想像中那麼美好。

要知道狗改不了吃…呃,江山易改本性難移。能夠將昏迷的原主給強了的男人,到最後都沒有道歉,只說「孩子有了要負責,而且我是愛妳的」異常霸氣的男主,怎麼可能不會一錯再錯,三錯四錯。

然後「孩子有了要負責任」,於是負責了一卡車。

這原主能忍嗎?不能。她想離婚,可是男主正在選舉的緊要關頭,死活不肯。她向兒子求助,兒子認為老媽大驚小怪,是男人哪能不在外有點什麼。

發現自己半生都是虛無蹉跎的原主,絕望的跳樓了。

然後,將這世界最後一絲生機也給跳沒了。洪水滔天三個月,沒水沒電沒糧食,讓文明嬌慣壞了的人類,毫無準備的凍死餓死病死,沒支撐多久就默默寂滅。

準人瑞瞥了一眼堆在左心房的雅寒「醬」,吃力的站起來,找到錢包往外走。

「等等,妳要去哪?」黑貓問,「不要鬧了,這任務不難,別看原主是個醬就覺得很困難…自殺不能解決任何問題…」

「這任務根本太簡單好嗎?」準人瑞煩不勝煩的將黑貓撥到一邊。

黑貓呆愣,「呃,困難點應該是十六歲就要當小媽咪?墮胎大概不行,原主魂魄已經很脆弱了,這會加重她的心理疾病…」

準人瑞無奈的露出看智障的憐愛眼神,「我說,你們從來不知道有種東西叫做事後丸嗎?」

「…哈?」黑貓愣住。

「被強暴很淒慘,但是總要做到最佳止損點啊。」準人瑞扶額,「我不懂你們的邏輯。以後要哭的時候有得是,怎麼不趕緊面對最嚴重的狀況。一顆事後丸能解決的事情,為什麼要到懷了罪犯的孩子才來慌張失措?」

「還有,強姦犯就是強姦犯,從來沒有『人正真好,人醜性騷擾』的分別。懷這種噁心玩意的孩子,更能誘發心理疾病吧?對那孩子是好事?別鬧了。」

於是手腳發軟的準人瑞,哆嗦著走到藥房,買了事後丸,當場就吃了。

看說明書四十八小時內都還有救。

所以那個智商兩百的孩子只能轉投其他老媽了。

一個禮拜後,黑貓掃描確定沒有懷孕,已然健康的準人瑞跑去中藥房買了一大包的藥材。這次就只是簡單的蒙汗藥,畢竟那個強姦犯只是個貌似強壯的軟腳蝦。

好久沒蓋布袋了,想想真有點小興奮呢。

盡力將他痛毆了一頓,四肢倒還健全,第五肢可能需要點手術。最終力氣耗盡,差點就讓五花大綁的強姦犯從二十五樓跌下去,那就成了男主「醬」了。

還好撐住了,讓他倒吊著懸在二十五樓陽台外,非常清涼的渡過一夜。

至於那幾個惡毒同學…嗯,他們實在不懂真正的惡毒是什麼。

所以她替那三男兩女佈置了一個攝影棚,就在學校地下室。總是將溫柔善良的人看成軟弱可欺,這就是垃圾犯的最大錯誤。

先中蒙汗藥後中春藥的四個同學暈倒,準人瑞將門鎖上。開啟針孔攝影機,全天下都看到了各種bg、bl、gl的排列組合…這直播成了經典,非常開拓視野。

女主醬居然就這麼快速拼好,任務時間不到半個月。

黑貓頭暈目眩,良久才找到聲音,「居然。」

「這女主自己就可以解決的,本來。」準人瑞發牢騷,「關鍵不過是顆事後丸。原版中照她的性情和組織力、人格魅力,弄死那五個王八同學綽綽有餘,只是怕他們扣留了什麼影像資料。只是跟男主一生沒有交集,男主才能安然無恙的三妻四妾平安過日。」

「所以我真心不懂那個老梗為什麼能流傳這麼久啊。」

黑貓訕訕的笑。

準人瑞還是有點不滿。

因為這個命書實在太短,所以形成的書太薄,排在神祕的書架上,非常不美觀。


謝打賞當我們的乾爹乾媽小額贊助支持我們的網站運作費用喔!
不管金額大小對我們而言都是莫大的鼓勵。
←歡迎餵食(長期訂閱連結,金額不限),詳情請見說明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