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陸 之三

醒來時就著天光看清楚,準人瑞嚇得倒抽一口氣。

倒不是殭尸戶主又活了,而是殭尸戶主成了乾屍,體積起碼縮小了一半。之所以會如此,是因為長了一片翠綠的荊棘,並且燦爛得開著殷紅的花。

那是她隨身帶來的荊棘。原株本是絳珠隨手遞給她,長在離恨天的一截荊棘,後來讓她帶回房間的園子裡培育,花了不少心血,培養的方向也的確是琴娘世界裡的先天荊棘。

但是她不知道跟隨好幾個任務的荊棘會直接吃屍體,而且還是殭尸屍體。

【Google★廣告贊助】

針對動物(人類)的殭尸病毒對植物沒有害處吧?多多少少有點擔心。

可培育這麼久的荊棘雖然沒有萌發靈智,感觸還是多少能察覺。嗯,最少吃得挺開心的吧…

有土壤的野草,在植物異能下,能夠消耗地氣彌補,沒有土壤的荊棘,只能使用她的生機。大概是生機已經抵達危險線,荊棘只好很智能的選擇最近的「肥料」
吧。

後來她才知道,異能既不是魔法也不是法術。說穿了也就是人類變異了,舉個例子,好像電系異能的,簡單說就是成了電鰻之流的特異構造,觸摸能讓人受到強大的電擊。

但是再強大的電擊,也需要能量支撐,所以電系異能者飯量非常可怕,號稱人中飯桶。

金水火異能是另個路數。比方金系異能,並不能自發性的產生金屬…必須隨身攜帶一塊金屬,最少也得十幾二十斤,才能將金屬液化急速冷卻,化成刀槍劍戟或是鎧甲。當然可以化成小李飛刀或暴雨梨花針,飛出去的飛刀和針可以回收,但是絕對不能無中生有。

水系也同金系,隨身非帶點水不可。火系更尷尬一點,能夠空手打出點火花,可想玩變化,得隨身帶燃料…

所以說,此界異能者比popping世界比例高很多,但是實在不是很高大上。更需要付出許多努力練習…不然冒點小火花,噴個小水槍,豁出命去電殭尸卻只能電得一頓…真不如把力氣練好,揮舞消防斧都來得有建設性,要異能幹什麼。

事實上,準人瑞爆發異能一回,代價是原本已經退的燒,再次攀登新高。軟綿綿的躺了四天才漸漸退了。唯一值得高興的是,原來的戶主是個愛囤貨的宅男,她真心感覺宅男大好。

蒸餾水有好幾桶,三箱泡麵,一箱才開了幾罐的果汁,屬不盡的零食。煮火鍋的瓦斯罐有半打,還有小半簍不知道擺多久的木炭和小火爐。

所以水電瓦斯都停了的時刻,她還能燒開水煮泡麵,總有些熱食可吃。

這是脫力了。耗費異能過度脫力。

等她好到走路不會頭暈時,才有心情應付黑貓。

「沒事了,完全退燒。」她有些疲憊的心電感應,「你那邊如何?」

「種馬其實也沒那麼糟糕。」黑貓有些沮喪,「蛇尾蠍子頭的一群種馬才是最糟糕的。」

「當作觀賞宇宙地理頻道吧。」準人瑞有些幸災樂禍。

黑貓暗泣。他哭得不是必須觀賞宇宙地理頻道之蛇蠍種馬生態,而是他偵測不出到底哪個是系統宿主。說起來當頭的那個應該就是吧…可跟了一個禮拜,特麼的這十三太保是合議制,強盜土匪都是對外人,連軍隊都敢搶,對內卻無比和諧。

「這群中二覺得末世大好,稱王稱霸就在今朝。反正他們都是異能者有抗體不怕傳染,身強力壯有槍有車,準備去搶個地盤從基層做大做強。」黑貓滿腹苦澀。

準人瑞靜默。這十三太保(真的就是這麼復古的綽號)接受倖存者的依附,要車要糧要女人,而且往往倖存者得當炮灰部隊,但是追隨者眾。

因為他們實力很強,依附十三太保生存率高多了。

在國家和軍隊都潰散的此時,只要能活著,強者總是有人搶著追隨。

「辛苦了。」準人瑞輕嘆,「盯著吧,我不信系統不作怪。只要它一行動,你能逮到吧?玄?」

「那當然。」黑貓驕傲的說,「只可恨它現在藏得太深。」他又憂慮起來,「那群王八蛋居然把妳扔下車!現在妳怎麼辦?」

「沒事兒。再歇幾天就行了…好在木系異能成形,跟無雙心法也不衝突。」準人瑞很樂觀,「到時候找輛車代步就行了。我做任務你放心。」

黑貓沈默。每次聽到「放心」兩字,怎麼就覺得一陣心驚肉跳呢…?

等無雙譜練出林大小姐一成左右的功力,加上原主的木系異能,準人瑞信心滿滿的自覺有自保能力。

只是坐進看好的車,她頓時無語問蒼天。

她忘了,原主只有九歲。坐在駕駛座,不說踩油門和煞車吃力,她根本連路都看不清。

偏偏靈綠還是個比較嬌小的小女孩。

雖然已經接近城郊,畢竟還在市區內。該市人口有幾十萬。

最糟的是,肢體僵硬的殭尸會下樓不太會上樓,所以幾乎都下樓晃蕩,密度雖然稀疏,但都散落在馬路上了。

偶爾激動的聚集在一起,通常是有活人外出覓食被逮住分食了。

她不知道如何徒步到一百五十公里外的基地。

幸好她養的荊棘很給力。只需要陽光不需要土壤肥料續航力八小時,所以能夠在兩大樓間搭建橋樑走鋼索,在樓宇間cospaly蜘蛛俠。

原本她還會圖省力走公寓或大樓外牆,落腳的地方多,鐵窗也有個助力。結果,不僅僅殭尸很激動,會破窗逮捕「小鮮肉」,餓得失去理智的活人也會拐騙或者乾脆暴力抓捕小蘿莉。

沒辦法,年紀真的太小,隨便一把就能被拖走。

所以她很乾脆的在頂樓爬上爬下。雖然辛苦,但是安全多了。

結果她誤闖到一個家庭小菜園,將一家三口嚇得非常厲害,尖叫得異常淒慘。

「…我不是殭尸。」她無力的說。

拿著弩箭拼命發抖的男主人戒備的看著她,準人瑞害怕他緊張到手一抖,歪打正著射中她。

「妳、妳怎麼會跳過來?」男主人結結巴巴,離著隔壁棟可是四線大馬路的距離!

準人瑞沈默,嗖的一聲冒出一截光滑的荊棘--刺都平順的貼在莖上,「我是植物系異能者。」

這一家子終於鬆了口氣,還是帶著戒備,但是邀請她吃飯。

腰間纏著蛇蛻的準人瑞倒是不怕下毒。所以她坐下來吃了一頓清湯寡水蔬菜湯,並且將包裹裡的蘋果麵包拿出來分給這三個可憐蟲。

「叔叔阿姨為什麼不離開?這裡已經是郊區,殭尸沒那麼多了。」這麼窮窘的情況下,這家人居然還存在人性光輝,願意分享不多的食物…家庭小菜園快禿了。

自言姓李的叔叔,擺手說,「孩子別傻了,殭尸個個耳朵靈得很,車一發動就衝過來…附近還有個醫院呢,那兒的殭尸五分鐘就能圍滿!老朱他們一家就是這樣沒了…」

李阿姨眼睛一紅,李小朋友嗚嗚的哭了起來。

「李叔叔有車嗎?說真的,能走還是走吧,食物和水源都是坐吃山空的。」準人瑞凝重的說。

「我知道,當然知道!」李叔叔非常苦惱,「我打算南下回老家。我老家人口少,殭尸應該沒鬧得這麼厲害。還有幾畝田,最重要的是,沒公路,出入得搭船。

這一家子眼中都爆出希望,卻又很快的熄滅。

「嗯,我來想想辦法。」準人瑞淡定的說。

「別鬧!」李阿姨拉住她,「別以為有異能就能亂來!妳沒聽廣播說呀?好多異能者都死掉了…聽說就是什麼超能力用光就沒力了。雖然不會傳染病毒,但還是會死的!」

含著準人瑞給的糖,大概四五歲的李小朋友嚴肅的點頭。

原本漸漸變得冷血的心,好像又逢春風回暖。

最終準人瑞還是將這一家子人呼悠瘸了。先是帶著李叔叔李阿姨清理了整棟公寓的殭尸,畢竟得先收集物資,不然這路吃什麼?

這一家子手無縛雞之力,想要劈開血路往超商…她真心覺得很懸。

雖然很笨拙,但是在準人瑞的護航下,總算是有勇氣殺殭尸,也知道該如何防護。再怎麼變異,殭尸還是人變的,總不可能有劍齒虎的獠牙。護手護腿護頸,遠距離攻擊(弩箭)和長柄武器(消防斧),總能為家人劈出條活路。

一切就緒,食物和水等物資都上了九人小巴。已經能獨立搜索打殭尸的兩夫妻還是抖啊抖的。

「…殭尸真的會走開?」李叔叔的手心全是汗。

「會的。」準人瑞淡然,「因為他們耳朵非常的靈。」

李叔叔擦了擦手汗,預備著要手動拉開車庫的鐵捲門。五分鐘比五年還長,死亡的壓力巨大到令人瑟縮。

李阿姨抱著李小朋友,實在忍不住,「要不,改天吧?我沒看黃曆…」然後她的話沒能說完,已經被巨大的爆炸聲淹沒。

準人瑞立刻去拉車庫的鐵捲門,愣了一會兒的李叔叔趕緊接手。

天光照進了昏暗的車庫。原本一直淹得滿滿的的殭尸頭也不回的往鞭炮聲那兒走去。

李叔叔滿頭汗的將準人瑞拉進車裡,他跳上駕駛座手指微微顫抖的發動了車子。

鞭炮聲久久不絕。

這只是一個小小的裝置,利用了原本廟會要用的小山高似的鞭炮。幸好她算術還行,實驗結果也不錯。所以延時點燃了鞭炮。

大部分的殭尸湊熱鬧去了,剩下這麼點不足為懼。

李叔叔的九人小巴歡快的往城外駛去。


謝打賞當我們的乾爹乾媽小額贊助支持我們的網站運作費用喔!
不管金額大小對我們而言都是莫大的鼓勵。
←歡迎餵食(長期訂閱連結,金額不限),詳情請見說明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