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陸 之八

玳瑁好得很快。

這時候沒辦法考慮肉醬的調味對貓是否有害,罐頭是否過期。二十個罐頭下去,玳瑁終於吃了一頓飽飯,喝足了水,然後進化後的貓癒合力真是頂呱呱。

第二天牠就能站起來。

「沒事了吧。」準人瑞溫和的說,「就這樣吧,未來還長著呢,不要難過。」

向大貓揮手道別…然後發現大貓鬼鬼祟祟的跟著她。轉頭一看,立刻颼的消失無蹤。

【Google★廣告贊助】

甚至,會在路上「撿到」剛死不久的大兔子或蛇。看這牙痕都是大貓的齒模啊。

費力清除過夜的點時,往往清完一樓,謹慎上去二樓…早就清光了,殭尸屍體堆成一堆。

這大貓戰鬥力實在太強。

「欸,你這是上門逼我收養啊。」準人瑞對著看不到的玳瑁喊,「不過跟我的貓就得忍受洗澡,你能嗎?」

玳瑁猶抱琵琶半遮面從窗外露出半張臉,可憐兮兮的喵了一聲。

滿是塵土傷痕毛團和膿包,這貓看起來賣相實在很差。但是準人瑞總是覺得貓的個性比外貌重要得多。

低頭的填滿浴缸,可憐的喵嗚非常微弱的抗議,在蓮蓬頭下顫抖。

「行了。」準人瑞拍牠腦袋,「我認識個兇殘的軍貓。你們玳瑁啊…個個都是戲精,大千世界都欠你們無數多的小金人。」

洗好擦乾晒毛,擦了一身花花綠綠的藥膏。玳瑁用沒有藥膏的頭頂不斷的頂著準人瑞,差點將她頂了個跟斗。

「乖乖。」準人瑞揉了揉牠的後頸,「我去做飯好不?先休息一下吧。」

她選擇落腳處都是挑水塔還有水的。這天超級幸運的,這家用的是瓦斯桶。將玳瑁貢獻的、比狗還大的兔子剝洗了,燉了一大鍋。

這大約是任務開始到現在最美味的一餐。這家各種調味料都有,稍微變質暫且不管了。

端了整鍋兔肉鍋出來,發現玳瑁已經翻著肚皮,曬著太陽睡著了。

溫暖的陽光,睡熟的貓。食物芬芳的香氣。

好像末世不存在。

輕輕摸了摸玳瑁的頭頂,牠睜開一絲眼縫看著準人瑞,咕嚕著在她手上蹭了蹭,又睡熟過去。

寵物貓的悲哀。比起食慾更重要的竟然是陪伴。人類的陪伴。

這餐吃得很晚。睡到月亮西沈玳瑁才醒來。重新熱過的兔肉鍋沒那麼香了,但是玳瑁吃得很開心,完全不感覺到燙。準人瑞也因此食慾大開,覺得這是她吃過最棒的兔肉鍋。

一路往南,距離基地本來只剩五十公里。有了玳瑁快了許多…是的,玳瑁硬磨著成了她的座騎。再不用擔心殭尸太多得繞路,大貓飛簷走壁颼的就過去了。

不到三天,皮膚的膿包結痂脫落,一個禮拜,禿掉的毛又長了出來。準人瑞每天睡覺前都邊梳毛邊跟黑貓遠程心電感應,將玳瑁保養的光滑水潤,看起來就像隻花色奇特的花豹。

但是黑貓很不爽。

「到了基地妳又帶不進去。」黑貓強辯道,「沒有基地接受變異生物的!」

「我打聽過了,只要領牌而且聽話就可以。玳瑁可乖了,我都擔心是否太狗性了。」

「貓本質陰險狡詐!快把牠丟了!」

「…玄尊者,難道您是貓的反面教材?」

「胡說!跟妳說過多少次,本尊不是貓!這形態只是為了方便,方便妳懂嗎?」黑貓怒了。

準人瑞沈默了,黑貓咆哮了半天發現自己在唱獨腳戲,「喂,說話啊!」

「嗯,我懂了。」準人瑞嘀咕,「一股酸味兒。原來貓的爭寵是這樣…」

黑貓暴怒切斷聯繫。

準人瑞笑著撫摸玳瑁的頭,牠轉身翻肚皮仰起頸子求撫摸。

依稀還看得到喉管那道疤呢,這孩子都沒學乖。

避開那道疤痕,準人瑞小心翼翼的撫摸大貓的喉嚨,玳瑁撒嬌的咕嚕得非常大聲。


謝打賞當我們的乾爹乾媽小額贊助支持我們的網站運作費用喔!
不管金額大小對我們而言都是莫大的鼓勵。
←歡迎餵食(長期訂閱連結,金額不限),詳情請見說明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