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陸 之十三

雇人打工這件事,黑貓是非常反對的。

「暴力能解決很多事情,但解決不了這件。」黑貓很凝重的說,「碗米恩斗米仇…可有的人是拿起碗吃飯放下碗罵娘的。特別是這個脆弱人性經不起考驗的末世。」

「我知道。」準人瑞淡淡的,「別忘了,我也去過末世留學。」

黑貓沈默。別鬧了,那個很鬧的天道和更鬧的 popping 殭尸群可說是末世界的幼幼班。

「放心吧,我有心理準備。不過是舉手之勞,順手為之。」

【Google★廣告贊助】

每次聽她說放心,黑貓就絕望的想摸出救心丹.改.皇極吃個一噸。

「別殺人啊…真的這邊的…脾氣很不好。」黑貓小小聲的勸告。

久久沒得到回應。喊了兩聲才發現羅已經睡得打小貓呼嚕。

黑貓生無可戀的繼續監視十三太保。真有股衝動全體電死呢。

一開始,雇工們真是感激涕零,稱頌不已,將她誇得簡直跟天上仙女一樣。不為所動的準人瑞提供兩餐,另外發兩個馬鈴薯,發基地積分當週薪,每日接送。

這十幾個雇工開墾了整個操場那麼大的馬鈴薯田,並且幫著施殭尸肥,還另外拓展了菜園…和基地保持友好關係讓她輕鬆換來了蔬菜種子。甚至還養了幾隻雞,每天都有雞蛋可以吃。

經過了兩個月,終於有人不滿足了。

畢竟,趙靈綠是個過年十歲的小女孩,不懂事。糟蹋罐頭給那些貓狗吃,卻對他們非常吝嗇,一個罐頭還要好幾個人分。

活都是他們幹的,可卻只拿到一點點薪水和馬鈴薯,這不公平。

應該漲薪水,給更多的馬鈴薯,應該讓他們住進小學裡,同樣要享受有水有電的舒適生活,而不是讓個什麼都不懂的小女孩壓榨。

不,這個小學該是他們的。畢竟田地都是他們開墾,收穫也該是他們的。

於是雇工們串連起來,不但自己罷工,還威嚇其他人不准幫趙靈綠工作。

結果排除眾議堅決跟著她的,只有五個人。技術人員居然還有兩個,太讓人驚訝了。

然後是個老農夫,一個寡婦。還有老農夫十歲的小孫子,聲明不用薪水,只要管飯就行。

「行。」準人瑞點頭,「順便收一下行李,工作期間就在我那兒住吧。有家人就帶上」

最後只添了寡婦的小兒子,共計六個人上船往小學去了。

準人瑞真沒有發火。在她看來,耕田和工廠做工是一樣的道理,她提供不了更好的待遇,人家鬧罷工也是合情合理之事。合不來好聚好散,本來也只是創造點就業機會,花點糧食多幾個人餬口罷了。

不需要的無所謂,只是以後就不用這些人來幫工…反正他們大約也不需要她提供工作。

人是有點少,可她有幫手…貓和狗的幫手。以前是大家都想來打工用不著,現在用得著了。

但是她沒發火,這些罷工的人都上火了。端了十來天的架子,焦躁得要命,好不容易堵到來基地買種子物什的準人瑞,吵吵要她給個交代,讓準人瑞非常疑惑。

「薪水都已經如實發了。」她淡漠的說,「人手已經夠了,不需要。」

想動用武力的人被她使巧勁摔了個狗啃泥。

還忿忿不平個啥子?準人瑞輕嘆口氣,抓著玳瑁的後頸不敢放,因為這隻憤怒的大貓想將動手的人全體咬死。

「算了。」她對玳瑁輕語,「誰都想過好日子…而人心總是不足的。」

這次交易後,她一個多月沒在基地出現。

這批鬧罷工的人說服了一個倖存者小隊,將小學農莊形容的天上有人間無,一拍即合的準備去攻佔農莊…有槍有炮就欠個基地發展,福地洞天有德者居之。

於是這隻倖存者小隊和十個罷工者雄糾糾氣昂昂的從看似很安全的河渠開船了。

然後一點意外也沒有的讓飛撲上船的殭尸滅團了。

等準人瑞得知趕來時,只能幫忙收屍。

「呃,」她困擾的跟來幫忙運屍體的雇工說,「這河渠真的太窄,殭尸聞著味道就會飛撲。沒事別自己來啊,很危險。」

目瞪口呆的雇工良久找不到自己聲音,好不容易期期艾艾的開口,「可、可是,將近半年都…」

「因為我有異能啊,」準人瑞不解,「能夠覆蓋整艘船不透露人味。咦,我沒說過嗎?」

雇工沈默,如死亡般沈默。然後對這個不到一百二十公分高的小姑娘產生了強烈的敬畏。

之後雇工再也沒出任何妖蛾子了。


謝打賞當我們的乾爹乾媽小額贊助支持我們的網站運作費用喔!
不管金額大小對我們而言都是莫大的鼓勵。
←歡迎餵食(長期訂閱連結,金額不限),詳情請見說明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