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陸 之十七

「事實上,這個任務沒有想像中的困難。」準人瑞冷靜的分析,「你只是被兩大敵對陣營的名頭嚇到了。事實上,大道之初和大道終焉哪怕極度敵對,就算要打起來也跟我們無關。」

「妳懂不懂什麼叫做殃之池魚?」黑貓依舊悲觀焦慮。

「…玄,我們沒有當池魚的資格。」準人瑞難得的和藹,「你只是角落微不足道的小餅乾,而我呢,只是小餅乾的八百萬分之一的餅乾屑。這年頭,當炮灰也是需要資格的。兩頭大象打架,從來沒聽說過關石頭縫的小餅乾和他的餅乾屑有什麼事。」

黑貓的確不再悲觀焦慮…但卻覺得萬箭穿心。

【Google★廣告贊助】

雖然完全是實話,卻實話的讓人萬念俱灰。

長久的沈默讓準人瑞有點擔心。難道她說得還不夠清楚?黑貓的智商降破地心了嗎?

「並沒有!」黑貓悲憤,「妳不要想得那麼大聲!也給我裝聾的機會好不?!」

「…………」

在準人瑞異常貼心的解釋下,黑貓總算平靜下來。

剔除掉兩大陣營壓軋的可怕變因,其實這個任務還是很一般(?)的白皮命書。準人瑞依舊做著護衛任務,黑貓依舊回收系統或神器,和物理學家的任務相差不遠。

只不過需要護衛的人多了點,系統或神器滿山遍野而已。

「而已?」黑貓流淚了,「小姐,妳看到了嗎?危險度紅色,鮮紅!」

「起碼不是黑色呀。」準人瑞非常淡定。

可憐的黑貓小餅乾默默蹲在牆角哭著畫圈圈。

「真的不難。」準人瑞鼓勵他,「你瞧,不管是任務目標還是各路神器系統,都怕你怕得要死,一逮一個準。比起物理學家的時候,你現在可是進步得破碎虛空了。想想那時你還差點被個智商不足的系統電死…」

「咱們能不要提這事嗎?!」黑貓羞怒。

準人瑞點點頭,「更不要提現在你都能呼悠王霸系統的宿主了。事實上,這麼多自投羅網的神器和系統,不好好利用實在是暴殄天物。」

黑貓警覺,「羅,別鬧,系統和神器都是違法的!我絕對不會跟罪犯妥協…」

「我明白,只是順序問題。」準人瑞老神在在,「願意合作的可以將功贖罪的排在序列後面,越有利用價值…咳,我是說合作態度越好的,順位就越後面遭到逮捕。」

「哈?」黑貓呆了,什麼,還有這種操作?然後他回神,差點被帶偏了,這是濫用職權吧?

「我是監察者!我不能知法犯法…更不能夠…」

「錯了!」準人瑞飛快糾正他,「你是執行者。白皮命書中,你也是任務執行者。你的任務目標就是回收違法系統,其他阿里阿雜的系統和神器只是任務支線。」

任務支線嘛,可做可不做…當中的操作空間就大了。

「不行,我…」黑貓掙扎。

準人瑞打斷他,「樊鎮基地總人口五十幾萬,十二歲以下的兒童不到一千。瘟疫爆發至今新生兒不破百。」準人瑞凝重的問,「玄,你明白嗎?」

黑貓心頭一涼。他明白,當然明白。此界殭尸病毒異常兇惡,老人與孩童的致死率極高。即使倖免於難的成人也有了生育障礙。

總人口數即將跌破一億之數。

如果不伸出援手,這個世界絕對熬不過壞空…而且妥妥的落到大道終焉的手裡。

難怪寄生十三太保的罪魁禍首老神在在的潛伏。它只要等待就好,什麼都不用做就妥當了。

黑貓抱著腦袋燒,仔仔細細的想了一遍。他承認,羅完全枉法妄為,但是踩在灰色地帶,鑽得一手好漏洞。

「可是,」黑貓又焦慮了,「系統和神器來自五花八門的文明,真讓他們掏出貨來…這個世界,會變成怎樣啊?」

「那關我們什麼事情?」準人瑞冷漠,「總比放棄任務整個世界完蛋好得多了,不是嗎?」

「…羅,我總覺得不是那麼簡單。」黑貓冒起一絲不祥的預感。

「你想多了。」準人瑞乾脆的掛斷通訊。

不得不說,小餅乾偶爾也有野獸般的直覺。

打死她都不相信大道之初對這任務的複雜和棘手程度一無所知。系統多如狗,神器滿地走代表的就是眾多穿越和重生眾,訊息被遮蔽得一塌糊塗。

然後用如此有限的資訊推斷任務難度?起碼在資訊極度有限的狀況下也知道代表的是麻煩中的麻煩吧?

然後這個超大茶包就這麼塞給心軟又二百五的小餅乾。

還讓知曉真相的玄放棄任務…太假了。明知道玄尊者心太軟,也欺負她看不下去。

那行。挽世界於即傾是很困難的事情,總是需要很多權宜之計。

現在她有點期待了。

不知道這麼多路的系統和神器「人道救援」之後,這個科技世界會變成科幻還是奇幻或者乾脆成為玄幻…說不定是以上的綜合體。

想想真有點小興奮呢。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