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陸 之二十一

黑貓同步接到第二階段護衛任務完成,卻無語凝噎。

因為險之又險的低分掠過,堪堪及格,距離失敗只有一步。

「…羅,妳明明可以讓分數好看一點!」黑貓咆哮。

「是啊,我可以。」隔離的很無聊的準人瑞淡淡的回答,「但是為什麼我要?你今天才認識我?難道我讓你誤解什麼,以為我是個白癡聖母,同時富有寬恕精神?」

【Google★廣告贊助】

黑貓啞然,並且悲傷。慘了慘了,原本就很危險的羅真的黑化兼惡魔化,危險度拉到MAX了。

「就算是做做表面工夫也好…」黑貓壓低聲音,「妳逐個梟首就算了,別故意將他們砸成肉醬啊!評價會很低,無敵低!」

準人瑞沈默了一會兒,「請問我要個人評價做什麼?若不是道尊壓著,我的個人評價突破天際了吧?」

黑貓生無可戀的安靜下來。「我不管了啦!哇~」

準人瑞默默的切斷通訊,嘆了口氣。黑貓小餅乾壓力大到拼命掉餅乾屑了,我懂。排骨小少年嘛,真不能要求太多了。

事實上,這批科學家只死了七個在實驗室,外面還留著五個活得好好的。只是被拘禁起來審訊,王少校稍微有點急躁而已。

只有點鼻青臉腫,四肢健全,沒少了什麼零件。合作得不得了,不但貢獻出所有資料和上萬只疫苗,而且準備上生產線了。

也是因為如此,護衛任務才能合格。

隔離了三天,安然無恙的趙靈綠步出研究所,鋪天蓋地的歡呼聲震耳欲聾。王少校上前獻花、行軍禮,禮砲大作。

…準人瑞尷尬得快過敏了。

總之,整個事件被渲染得異常誇張,她都快成了孤膽英雄了。單獨和一群惡毒心黑的科學家和北方特務鬥志鬥勇,為了不讓病毒擴散,抱著自我犧牲的精神封閉了實驗室。

萬幸疫苗起了效果,要不就得永遠失去這個可敬的小英雄。

準人瑞聽完只想就近找垃圾桶,不然胃已經翻江倒海。

「…王少校,你只是想將北方基地打成反派,用不著拖我下水!」她真心怒了。

但是在大人眼中,十二歲小姑娘的怒火像是小奶貓張牙舞爪,很惹人愛憐。

「雖然有部份原因,但不是全部。」一生服從上級赤誠愛國的王少校醒悟了,「他們不曾為我們做什麼,甚至也沒有善待自己基地的百姓。最少,我得為這五十萬的百姓負責任!」

到今天才覺悟,你是蛇頸龍嗎?反射神經如此之長?

準人瑞憋了一肚子氣,轉身就走。

「等等,妳去哪?」王少校喊,「晚宴要開始了,隔離這麼多天妳得好好補補…」

「我飽了,氣飽!」準人瑞朝他揮拳頭,「我要回家!!」

從來沒有這麼想家過,她吹了口哨,玳瑁和二哈奔了過來,飛身上貓,狂奔出城,開了改裝馬達的船就走。

回去先狠狠洗了澡,磕了三盤馬鈴薯濃湯,兩盤地瓜葉和兩個蛋,不管不顧的蒙頭大睡。

這一覺睡足了十二小時,醒來神清氣爽。

除了二哈搶了她的枕頭,腳掌按在她臉上有了個梅花烙,這一覺真的完美無缺。

漱洗後又吃了一頓,然後又要晚上七點了。

暌違好幾日,黎明之前再次開播。

深深吸了口氣,她一反常態的充滿感傷的,說起趙靈綠的故事。

親手殺死變成殭尸的父母和變異的叔叔阿姨,高燒中被推下車掙扎求生,獨行了一百五十里抵達基地。被害怕報復的科學家們下毒、暗殺,逼出基地,種田,清理殭尸…

這故事原本就夠戲劇化與傳奇性。加上準人瑞寫作七十五年的強大功力,煽情的一塌糊塗,沒人能夠離開收音機,著迷的或哭或笑,似顛似狂。

「我知道,我不好。我…沒辦法救他們。沒有子彈了,所以…現場很可怕。」收音機沈默良久,只有微不可察的啜泣聲,「我好害怕。我…我說不定變成怪物,說不定。」

這場漫長的廣播匆促中道了晚安,聽眾揪心得擰了十七八個結,整晚睡不好。

誰能怪她?誰會怪她?這個勇敢的小女孩只有十二歲。只帶了一把左輪手槍,沒有子彈了和成年殭尸肉搏。

同時聽完廣播的黑貓胃疼,非常胃疼。

難道妳的良心不會痛嗎?煽動又煽情,雖然沒有偏離事實,但是惡性引導也是很魔性的啊!

而且,害怕?哇靠!羅跟害怕這個詞能搭上邊嗎?天理何在啊?!

他決定找個胃藥吃一吃…說不定一瓶都不太夠。


感謝您若您願意當我們的乾爹乾媽,請見此小額贊助說明
支持我們的網站運作費用喔!不管金額大小對我們而言都有莫大的鼓勵。
←歡迎餵食(這是快速打賞連結,金額可自訂),詳情請見說明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