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陸 之二十四

離開小學農莊後,準人瑞展開了為期四年的流浪。開著大卡車,載著她和玳瑁以及一套廣播裝備,透過衛星,走到那廣播到那。

從小朋友到少女,走走停停的橫跨了大半個傷痕累累的東亞大陸。

護衛工作還算順利…不過是從鬼父的嘴裡拖出生不逢辰倒楣透頂的小少年、靠皮肉掙扎求生的小姑娘,或者是被賣給邪教組織當人祭的兒童…諸此之類。

救下來激發出異能,幾乎不需要準人瑞煩惱就讓腦袋還清楚的各家基地主爭相聘請了。

【Google★廣告贊助】

奇怪的是,這些不幸的傢伙幾乎都是植物異能者,植物親和度還非常高。而且,和她有某種程度的心電感應。

非常集中精神時可以「打電話」。一旦接通就能互相交談。

這些孩子都對她心存感激。

不知道為什麼,準人瑞總覺得有股陰謀的味道。

可好歹,她的護衛名單雖長,卻在逐步消滅中。黑貓的任務目標只有一個,捶遍了各式各樣的支線任務,大大小小的系統神器…偏偏原主依舊神龍見首不見尾,繼續藏在十三太保中與之躲貓貓。

「正確來說,你才是該躲的貓貓。」抱著胳臂,準人瑞居高臨下的瞅著八九年不見的黑貓。

油光水滑、威風凜凜的玳瑁睥睨而挑剔的看著眼前瘦小並且原始的「小貓」。

飽含著屈辱的眼淚,黑貓底氣不足的吼,「妳根本不知道那破玩意兒多麼狡猾!每次被誤導撲錯人…我的積分遭到重大損失!多年積蓄都…嗚嗚…」

黑貓真的哭了,這一哭不可收拾,多年的抑鬱和辛酸如山洪暴發。準人瑞束手無策,最後玳瑁出馬,一把將他壓在掌下,仔仔細細舔了一圈毛。魂飛魄散喊救命的玄尊者終於止住了眼淚…只是心臟病差點發作了。

「為什麼妳這樣,妳的貓也這樣,為什麼?」黑貓被嚇得語無倫次。

「什麼這樣那樣?」準人瑞納悶。

黑貓張了張嘴,理智回籠的他趕緊將嘴閉緊。好險差點說破了。讓羅知道她違背常理的能抓到應該抓不到的監視者還得了…連她養的那隻大貓也這樣,那他還有活路嗎?

為什麼羅和她養的貓都能窺破虛妄,觸碰到他的真實呢?這沒道理。

這一疑惑,他暫時忘記十三太保和那個該死的系統。只能說羅真是他的小甜心(?)破除煩悶抑鬱有奇效。

其實,他自己沒有發現,自從準人瑞和他會師後,空氣清新了、天也藍了,連吹面的北風都暖了,完全是找到主心骨的感覺。

…雖然羅對他的任務絕對沒有絲毫幫助。

「可以留多久?嗯?可以留一個月?兩個月?半年?」他自己沒有發現自己在搖尾巴,而且越搖越歡。

準人瑞啞然。這孩子孤身做任務一定是被欺負慘了,不但忘了他不是貓,甚至忘了貓高興並不搖尾巴。

「大概還有一兩年吧。」準人瑞難得和煦的回答,「最後一個護衛任務。問題應該不大…別擔心,就算你逮不到那個鬼系統,咱們的任務也不算完全失敗。安啦,積分不夠扣不還有道尊嗎?相信他吃夠教訓會乖乖在貸款申請單上簽字的。」

黑貓淚流滿面,「…都是道尊的錯!絕對不能這麼便宜放過他!」

「放心,」準人瑞義氣沖天的拍胸口,「包在我身上,不掄他個十遍八遍當利息算我輸!」

黑貓撲在準人瑞懷裡哭哭,玳瑁很大度卻嫌棄的瞥了他一眼。

這原始同類好弱。但是沒辦法,誰讓小綠喜歡呢?肩上的責任又重了點啊。玳瑁無聲的嘆了口氣。

***

準人瑞的到來讓黑貓高興瘋了,難免有點忘形。那群已經被他打得沒脾氣俯首當小弟的神器和系統的宿主,戰戰兢兢的全體列隊歡迎準人瑞的到來。

問題是,當中很有幾個首都高層,遍佈政軍兩界。

結果驚動這些大人物現身歡迎,鞍前馬後的侍候個十八歲的小姑娘。

這小姑娘的來頭該有多大?

一時京城風雲湧動,甚至驚動了十三太保。

十三太保經過幾年的打拼,也只剩下三個老成員。一個是首領,一個是智囊,還有一個是打手——說起來是老熟人,那個將王霸系統宿主逼進國軍基地自此縮頭不出的拼命三郎。

原本十三太保是派智囊去接觸並且探底,不幸的是,智商有點低的拼命三郎看到新鮮的小姑娘就走不動腿,上去想來個距離等於負的接觸。

準人瑞能慣著他嗎?讓拼命三郎拖進暗巷只是不想引起騷動,不代表不會掄牆。

至此,準人瑞成為趙靈綠已經九年。體力完備,訓練有素,已然成年。掄起拼命三郎這種酒色過度的大漢…麻煩來個一打才夠看。

於是向來戰無不勝的拼命三郎,被掄了個鼻青臉腫,牙齒掉了一半,海綿體應該也骨折了。

要不是黑貓拼命勸說,準人瑞這才有點依依不捨的將昏厥過去的拼命三郎扔了。

「一來首都就跟十三太保結仇。」黑貓的臉皺了起來。

「果然是太久不在我身邊了。」準人瑞泰然自若,「到地就和任務目標結仇,這不是標準操作嗎?」

黑貓啞口無言,只好別開頭,一臉生無可戀。


感謝您若您願意支持贊助我們的網站運作費用,請見此小額贊助說明
不管金額大小對我們都是莫大的鼓勵。
←歡迎餵食(這是快速打賞連結,金額可自訂),詳情請見說明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