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陸 之二十八

玄尊者不是很有創意。

或者說,他終於對自己的智商有了直觀的認識,所以乾脆的以彼之道還諸彼身。分身,他也會呀,絕對比目標系統高明許多…雖然分身出去的小黑貓智商有所降低,不過更能理想的惑敵。

他呢,恢復人身,拼命掩蓋氣質還是太仙了點。很快就跟羅一起成了金童玉女般的新貴。

目標系統終究不是神。注意力都被分身小黑貓吸引住了,致力於如何耍小黑貓東奔西跑,給自己創造更多的時間和空間。

【Google★廣告贊助】

原來如此。準人瑞暗暗感嘆。大道之初的物靈上司也是夠厲害的了。或許不是無所不知,能占卜出來的結果也是片片段段,但任務絕對是有得放矢。

只差一點點,就讓目標系統得逞了。

目標系統知道了惹動了大道之初的觀察者,拋出複製體吸引注意力,事實上,它非常聰明的利用了日益增多的異能者,尤其是當中的植物異能。

利用了宗教,藉此吸收植物異能者洗腦。所以邪教輩出,想來準人瑞一路的護衛任務目標,應該都是會被吸收進邪教成為系統的工具。

如果不是預先在小基地遇到最後的護衛目標,並且防患於未然的給他注射了一管病毒疫苗,或許準人瑞還串不起這些線索。

這個毫不起眼,長得很喜感的小胖子,在疫苗起效後,催化一叢茉莉花當作禮物送給準人瑞。她發現,茉莉花的香氣居然有病毒疫苗的效果。

雖然搞不懂當中的科學理論,但是這樣的本事是可以教授的。但只有在護衛名單上的異能者才能學會。

不限於茉莉花,任何有香氣的植物都可以。

這款幾乎毀滅世界的病毒居然有這莫名的絕對解。

「反過來說,」玄尊者一臉的慶幸和害怕,「若是落到目標系統手上,病毒說不定能克服脆弱的缺陷,真正散播到全世界攻無不克戰無不勝?」

所以說,大道之初就贏在未卜先知上。

圍剿目標系統一役,非常平凡乏味,一點都不轟轟烈烈。

因為這個關底boss,耗費了太多時間構建邪教組織的架構,戮力培養組織內的植物異能者。

它以為自己還有很多時間。雖然耗費了太多的能量降臨到不合適的軀體,暗殺任務也沒有成功,它還是信心滿滿的認為完全沒有曝露,最後的勝利還會屬於自己。

如果給它時間,說不定真是這樣。畢竟植物異能者雖然不多,但也不少。在邪教組織培養的植物異能者目前雖然還辦不到,誰知道經過進化後,說不定就有奇葩出世呢。

只要有一個,一個就行了。一個能夠催化植物散播病毒的植物異能者,病毒疫苗的產生速度遠遠不及花開的速度。這種基因是可以遺傳下去的。目前的異能者可以免疫現在的病毒,卻不保證能免疫進化後的病毒。

可惜,很遺憾。成功的美夢被無情的打破。

它被化成人身的監察者劈了九雷,連一句話都沒讓它說,就直接去領便當了。

玄尊者興奮的連翻了五個後空翻,對著天空揮拳喊yes。

準人瑞將臉別開,這麽喜慶的時候,有沒有穿衣服這回事…先不要管了吧。

至於她的另一隻貓…玳瑁背著好幾管魔法火箭炮,配合小基地部隊,激情無比的
剿滅四散奔逃的邪教徒。

準人瑞一點阻止的打算都沒有。

這幫混球完全沒有回收的價值。這群人到處誘拐難民和綁架人口,用來做啥呢?跟進化後有溝通能力的高等殭尸換取糧食和武器。

死不足惜,她完全不想浪費自己的精神力去收編這群禽獸不如的東西。

要知道,禽獸都不會幹拿自己同類換食物的事。

至此,任務已經完成。但是準人瑞開始燒自己的積分滯留,黑貓欲言又止,最後還是沒有說什麼。

這世界依舊殘破不堪。不是說,幹掉目標系統就萬事大吉,別傻了。殭尸的數量還是壓倒性的多,當中進化的不計其數。目前能僵持,還是他和羅冒著天打雷劈的危險硬凹各路系統神器搶出來的一點生機。

任務結束後,這些系統神器勢必要回收。

猛然一收,這世界的人類還活得下去嗎?總要有個漸進的過程吧?

「…原來你是這善良的玄。」準人瑞既驚訝又感動。

「不然?」黑貓比她還驚訝,「不然妳為何要燒積分?」

「當然是因為玳瑁離不開我。」準人瑞回答的那麼理直氣壯。

「…………」

「不過既然玄有想做的事情,為玄多燒一點也沒什麼。」

幸好臉上的毛是黑的,不然臉紅就被發現了。很好忽悠的黑貓寧定了,開始雞飛狗跳的歸整系統神器,為離開做準備。

至於準人瑞,帶著她老愛背著火箭筒的大貓,繼續往北。

往北殭尸越少,但猛獸獰禽越多,人類生存依舊艱辛…但比南方好得多了。

在深山野林的一個人類基地過冬。玳瑁變得很愛外出,或許是某種野性的呼喚之類。

直到春天降臨,食物飲水補足、檢修完大貨車,即將要出發,離開基地大約三公里左右,「野性的呼喚」終於現身,攔在馬路正中,炸毛發出一聲獰嚎,能有多兇就有多兇。

就紋路而言,像是獵豹。但是沒有聽說獵豹有長毛種…最少是半長毛種。

可對她兇完,卻對玳瑁非常可憐的…喵喵喵。

…這氣勢整個就low了你知道嗎?

可這麽搖尾乞憐卻沒打動玳瑁,她竄出車外兇惡的爪撕頭撞,將長毛獵豹趕走。回到副駕駛座,她卻不敢跟準人瑞對眼神。

「妳不覺得有什麼話想告訴我嗎?」

「什、什麼啦,沒有什麼好說,我也是有自己隱私的!快開車!」玳瑁別開臉不看她。

準人瑞聳聳肩,小心翼翼的在泥濘的產業道路開著車。

然而,即將離開林子的前一夜,剛搭好帳篷,暗暗跟隨了一路的長毛獵豹克服了對火的恐懼,竄過來纏綿的呼喚著。

玳瑁用更激烈的行動將他趕走。

準人瑞並沒有對她說什麼。只是找出在上個基地交換的吉他,調整音準。

從久遠得幾乎要遺忘的記憶裡,想起了這首歌。Passenger的Let Her Go。

「Well you only need the light when it’s burning low
Only miss the sun when it starts to snow
Only know you love her when you let her go…」

只有讓他走以後你才知道你愛他。

仰著頭,玳瑁也沒能阻止眼淚掉下來。

不想讓她繼續彈吉他,玳瑁固執的將吉他擠開,趴在她膝蓋上。眼淚無聲的滲入她的牛仔褲。

只是,很討厭的,歌聲一遍遍的在心裡迴旋。

「我很愛妳。」準人瑞輕柔的撫摸她的腦袋,「但我並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早晚要回到天上去。我最放不下的,就是妳。」

玳瑁的眼淚更洶湧。

「妳從來不是我的寵物。是我的朋友,夥伴、孩子。孩子長大會離開成家,這是應該的事情。」

「但我不想離開妳。」玳瑁嗚咽。

「我也不想。」準人瑞感傷的回答,「可妳已經長大,會成立自己的家庭,會有小小玳瑁。事實上,生物只有兩大原則不可動搖。第一是維護種族存續,第二是保護自我生存。」

最後玳瑁一步三回頭的走了。

準人瑞明白,玳瑁更多的是,想讓她安心離開。

目送她遠去的身影,準人瑞無聲的動著嘴唇。

「Only know you love her when you let her go.」

註:https://youtu.be/RBumgq5yVrA


感謝您若您願意支持贊助我們的網站運作費用,請見此小額贊助說明
不管金額大小對我們都是莫大的鼓勵。
←歡迎餵食(這是快速打賞連結,金額可自訂),詳情請見說明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