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伍 之一

命書卷伍 撥亂之月
分配的任務抵達時,黑貓和準人瑞都啞口無言。

黑貓的臉完全黑了。雖然他本來就滿臉黑毛。

這次分配過來的只有五個任務。四個任務標籤是末日,一個是古代。毫無例外的每個的危險度都紅得發黑。

「…哈哈。」一直很崩潰的黑貓轉過頭來安慰她,「反正積分妳都堆著,任務失敗個一次也沒什麼嘛,只是把積分賠光…賠不夠也能暫時欠著。順便把個人評價降一降,反而能接些比較簡單的任務…」

--所以這些任務是必死任務嗎?

【Google★廣告贊助】

準人瑞破天荒的看了自己的個人資料表…還是太電動了啊,她實在接受不了。而且也翻不到個人評價。

「所以我個人評價到底是什麼?」

黑貓錯亂的爆鄉音了…最少她完全聽不懂他說什麼。聽語氣大約是在罵她。

「別激動。」準人瑞很敷衍的安撫他,「可以的話請說中文。閩南語我嗎也通。」

「…………」

其實這是個悲傷的故事。

絕大部分的執行者第一個新手任務都是武俠世界,就是為了將武力值墊高省得沒幾個任務就殞落了。

但是記得執行者的資格嗎?是的,第一資格就是創作者。創作者幾乎都是四肢不勤的傢伙…新手任務幾乎都要刷掉一半以上。

剩下熬過新手任務的,就開始慢慢的做沒有什麼性命之憂的簡單任務,通常合格就相當拼,還不乏有沈迷其中,霸佔原主人生的傢伙…只要他們完成任務沒有觸犯天道,不會跟他們計較,這到底也是種篩選,想自找殞落那也是沒辦法的。

通常把心智磨練到一定程度,任務經驗也相當豐富,個人評價高,才會開始接危險度為紅色的任務。

「所謂『任務經驗豐富』,是多少才算豐富?」準人瑞終於聽出點問題了。

「…我麾下最速記錄是三十五個。」黑貓悲傷得不可抑制,「可是在團隊任務裡叛變,導致一個小千世界灰飛煙滅。」

「可我才四個。」

黑貓哭了。

「…妳為什麼要每個任務都做成世界任務?加分題太多啊!!」

準人瑞突然也有點想問為什麼。

「呃,那我現在能兌換什麼金手指嗎?」她不太有把握的問。

「現在妳就算兌換金大腿也沒用了!」黑貓真的怒了,「妳不如把積分留著直接等任務失敗還能扣積分而不是直接魂飛魄散!」

原來金大腿都沒用了?

準人瑞沈思了一會兒,輕輕笑了起來。

人活著總是會死的嘛。更何況只是扣光積分降評價。不得不說,這四個任務人生還挺有意思的…最有意思的就是將人掄在牆上的那一刻。

咳咳,其實是快意人生有趣,快意人生。

而且黑貓很溫柔。

她猜想,黑貓起碼也是中千世界以上的人,某種…人族?最少是俯瞰的存在。但是他待小千世界的人卻有種格外的溫柔。小千世界毀滅,他會因此心情非常壞。也一直在為這些小小的世界奔波忙碌。

或許是因為這樣,她才越來越沒辦法對他使性子發脾氣。

「為什麼沒有仙俠?」黑貓還在難過,「我錯了,我就該先安排個仙俠新手任務給妳啊!武俠哪裡夠…妳幹什麼?!」

準人瑞已經果斷選了標籤為古代的那個任務。

「不!那是瀕危世界!那個世界有問題!」

果然。準人瑞微微笑。她很擅長從隻字片語裡頭拼湊事實。黑貓似乎為了某個古代世界瀕危而煩惱。

她有預感,她可以的。
呃,真的可以嗎?

一上線就瀕臨窒息危機。她完全呼吸不到空氣。

心臟跳得雜亂,因為窒息的關係,耳膜發鼓,心跳震耳欲聾,緩慢、侵蝕般的痛苦,拼命掙扎也吸不到足夠的空氣。

心態一直很平和的準人瑞終於驚慌了。如果說,還是殷樂陽的時候距離死亡還有半公尺(五十公分),現在她距離死亡只有五公分。

而且是折磨最久的窒息。

冷靜,冷靜。準人瑞開始排除狀態。她的脖子並沒有束縛什麼,臉也沒有被覆蓋什麼。此時也不是在水裡。

所以,為什麼會窒息呢?這種窒息的感覺…她好像經歷過。

一分心,她才發現並不是完全呼吸不到空氣,而是呼吸不到足夠的空氣。被什麼堵住了,而且越堵越厲害。

是了。她生頭胎的時候,補得太過,結果臨盆時胎位上升壓迫到心臟,不得不戴氧氣罩。

但此時也沒有陣痛。

拼命掙扎,居然挪動不了身軀…或許可以說,挪動起來非常費力。

窒息的狀態越來越嚴重了。整個頭都好像脹大了好幾圈,脆弱的眼球都快爆出來了。

就在她以為必死無疑的時候,她的掙扎還是有點用處…她從高處滾下來,跌坐在地上,發出蹦的一聲巨響。

喘過氣來了。她流淚。從來沒感到空氣如此甜美。

原來她需要的只是一個強迫體位。

努力喘了半天,她才終於把氣喘勻。然後…睜開眼睛,覺得視線有點窄,下巴頂著一圈肉。體積…好像有點龐大。

黑貓坐在她面前,一臉不忍卒睹,「…妳現在看起來像墩肉山。」

「剛才是,怎麼回事?」準人瑞還有點暈。

「…望舒郡主,剛剛差點把自己胖死了。」

黑貓悲傷,他也不想的。只是望舒郡主的關鍵點實在非常難找,這是碩果僅存的一個。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每月過五認爹娘,歡迎打賞❤當我們的乾爹乾媽小額贊助,支持我們的網站運作費用喔!
cashbox-150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