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陸 之八

黑貓再次來訪時,對著準人瑞啞口無言。

「女主角已經養到靈獸蛟龍,妳居然在養蜘蛛。」黑貓扶額,「普通蜘蛛…不,牠的蛛絲甚至不會黏!一隻家養蜘蛛!除了代替別針,這有什麼用?」

「牠吃得很少,個性溫順。最重要的,牠是女士。我不想養公的蛟龍,據說龍性本淫。」準人瑞眼睛盯著書,漫不經心的回答,輕撫著咬著披風代替別針的銀色蜘蛛。

【Google★廣告贊助】

仙俠小說的女主角標配一定要個不是人類的酷帥男N號。就像後宮小說的男主角一定要有個不是人類的蘿莉。這是必定的套路,一點都不出人意料之外。

坦白說,準人瑞超討厭這個套路。想跟自己的寵物、神器或法寶這樣又那樣…這完全突破變態的界限好嗎?

她愛自己的小蜘蛛,跟愛前世的寵物蛇一樣。就算把她的腦子打成果醬她也不會想跟自己的寵物上床。

這不道德。對自己的小寵物太不公平。

黑貓啞然,「現在還沒有。」

「所以將來呢?」

黑貓沈默了。

年輕人就是年輕人,這麼容易困窘。「現在女主角在幹嘛?預備出發來奪寶了嗎?」

「呃,她沒空。」黑貓很高興話題已轉換,「現在她跟她師姐明爭暗鬥已經白熱化了,大概有幾十年得耗在煥日宗…她師門裡頭。爭奪資源爭奪傳承爭奪男人之類…應該跟妳的路線沒有交集。」

這是好消息。「…我不懂。天道似乎對野生的重生者或穿越者沒有好感。為什麼不會想要處理她?」

黑貓無辜的張大眼睛,「處理她?她有什麼處理的價值?是,她霸佔了許多不屬於她的機緣,一大堆金手指擱在倉庫裡生灰塵,得來的上古秘傳也扔著從來沒練過。但又怎麼了?她心裡除了愛情也沒有別的了。」

「這麼說妳可能會有點傷心,她試圖傷害的只有妳,而且是羅,不是琴娘。這樣的人於天道無益,可也無損啊。天道根本不在意她。」

準人瑞愣了愣,點了點頭,「是呀。她對我有天生的敵意。女主角大人大概以為我也是穿越者,她害怕自己被揭穿了。」

她想笑。又是一個以為穿越身分被識破就會被燒死的可憐傢伙。

準人瑞很乾脆的將女主角拋諸腦後,「震雷巽風,其五行皆屬木對吧?」

「對。」黑貓不假思索,「…等等,我不能教妳任何東西!妳想要必須用積分兌換祕笈然後自己感悟!」

「我沒有要你教。」準人瑞的表情比他更無辜,「我只要你回答是或不是。我們只是在聊天。」

黑貓迅速隱身,來不及脫離就被揪住了貓尾巴。

「這不可能!」瞳孔放大的黑貓咆哮,全身的毛都驚懼的豎起來了。

「別這樣。」準人瑞笑得很和藹…和藹的很危險。「阿黑,咱們來談談人生。」

「混帳!本座其名為『玄』!不可言說,不可意會,無上奧妙謂之玄!懂不懂啊…放開我的尾巴!」

還沒逼供呢,您將自己老底都倒光了,這樣好嗎?

「好的。」準人瑞從善如流,放開了黑貓的尾巴…然後掐住他的後頸。「或許您比較習慣這樣?玄尊者?」

黑貓眼眶瞬間溼潤了。「…羅,妳太過分了。」

「是呀,我深表歉意。」準人瑞爽快的將黑貓鬆開,「玄,以後你叫我做什麼任務我都會照做。只要你現在跟我聊聊天。滿足我…對於陣法的渴望吧。」

這是在戰利品的小角落找到的,一份殘破的陣法實作。她能看得懂是以五行八卦為基礎的陣法學,但是準人瑞只在取材時大概的瀏覽了五行八卦,易經她都沒背全。

流浪這段時間她知道,陣法這玩意兒沒處學習,想學得先去某大門派當個幾百年的內門子弟,上查祖宗三代家世清白人品貴重才能得傳,保密的程度大約是國家機密X10。

她唯一能詢問的只有無所不知的黑貓大人。

但是知識面學究天人(?)的黑貓,情感面卻被準人瑞耍得夠嗆。他有些不知所措,最終還是謹慎的說,「只回答是和不是。」然後壓低聲音,「妳發誓絕對不告訴任何人。」

「我發誓。」準人瑞歡快的回答。

有獨佔黑貓百科全書的機會,誰會想告訴別人?她是無情殘酷無理取鬧,為取材不擇手段,自私的老作家。

保護資料來源是應有之義。為此她還特別把沈眠中的琴娘魂魄再加一層封印。
陣法比她想像的還有趣。甚至你可以想像成是電腦程式…原理差不多。當可以理解之後,就像是內力和真氣般,一切困難就可以迎刃而解。

程式需要電腦來執行,所以陣法也需要載體執行。陣圖、陣盤、陣旗、依山水天地佈置…其實都是載體的一種。

她離開仙峰村,跋涉千里找到第三個機緣。那是一截據說是開天闢地的第一根荊棘。

實驗了幾次,連真氣護體也沒用,被這不馴的荊棘刺得鮮血淋漓。

但終歸是煉化成功了。

雖然有點蠢,但幸好這個世界沒有人知道「幽遊白書」,更不知道誰是妖狐藏馬。

所以煉化成陣體的荊棘演化出一個迷你、攻防合一的小陣,跟她言歸於好的黑貓一無所覺的說,「不錯。取名字了嗎?」

「…風華圓舞曲。」

黑貓沒有笑,準人瑞卻笑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