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陸 休息時間

瞪著睡得很安然的準人瑞,黑貓對著評分表,氣得發抖。

他以為早已經心如死灰般的冷靜,誰知道羅永遠會讓人理解何為生無可戀。

個人評價和任務評價雙雙呈現亂碼狀態,破表到無法顯示正常文字了。

表面上,羅這樣二二六六的玩過這個仙俠世界,別說開世界任務,連最終復仇都放棄了,只是穩穩的(?)渡過原主的死劫而已……

【Google★廣告贊助】

但他碼的只是表面上啊!!

因為她的插手,這個仙俠世界的氣運,被、掰、歪、了。

原主羅琴娘並沒有遁入祕境離群索居,終生不再收任何學生的她,卻週行天下開壇講學--推行道武雙修,講解移動陣法,並且蒐羅天下種子。

只要有人聽,她就願講。但是講完就走,什麼榮譽和招攬一概不理,罵她或誇她都不能讓她動容。

漸漸的,許多人脫離家族,脫離門派,跟隨在她後面。她沒有驅趕但也不曾回顧,連第一個來跟隨她的蘋兒,她都不承認是弟子,哪怕是記名弟子都不行。

她活得很瀟灑也很任性,毀譽參半的她和名門正派硬撼多回,哪怕是險死還生也沒動搖她的自由。後來咸池道君出關就來找她,「吾生平僅一友耳。能不相隨天涯乎?」

琴娘看了他一眼,「吾之大幸。」
劉愁魂和范孤煙明爭暗鬥,煥日宗相互軋壓,因此日漸衰敗。最終劉愁魂因為有傷在身,被范孤煙拿下了,和她的男主角們廢去修為一起關在煥日宗後山水牢。

琴娘得知消息的時候過去探望,天卷道君早因廢去修為衰敗身死,劉愁魂宛如老嫗,昏昏迷迷的躺在潮溼的地上,喃喃的喊著媽媽。

還是琴娘不忍心送了她一程。

「何苦白擔殺孽。」咸池道君皺眉。就他看來,都是自作自受。門派內骨肉相殘,勝利的范孤煙也沒得到什麼好,道基受損,無緣大道了…當這個衰敗門派的掌門,除了爛攤子,什麼也沒有。

「少受點零碎的苦總是好的。」琴娘靜默了一下,「她在喊娘。媽媽…就是娘。」

雖然機會很渺茫…但是羅仙說過,劉愁魂是異魂,死後說不定能返鄉。

她那一時不計得失的憐憫,陰錯陽差的讓天道氣運歸於她身上,徹底歪了。

但這一歪,卻歪出十萬八千里。
幾百年後,道魔之爭還是爭出了極大法陣互撞同歸於盡。但是除了道魔兩個陣營,卻有鬆散的第三方,以淵月仙君羅琴娘為首的絕對中立陣營。

在陣法大家咸池道君的主持下,以魚籽為陣眼,成精的月蛛布陣,壺中天護法,淵月仙君一如既往的成為刀鋒,力抗毀天滅地的陣法反噬。

如果說,原版中此界的人口十不存一,那這次的命運線就導得太過頭了…人口只損失了十分之一,保留了極大部分的元氣,以致於越過這次壞空,這個小千世界直接升級成中千世界。

淵月仙君和咸池道君等,是這個中千世界的洪荒期第一批成聖的…直接把成仙的那階段給跳過去了。

這就是為什麼,准人瑞的雙評價都是爆表亂碼的緣故。

黑貓真心感到無比絕望。

最後他硬著頭皮去用雙評價的天文數字換了個儲物戒指…幸好羅在杜芊芊任務時徒手抓了個靈魂碎片回來,不然她一個十任務都還沒畢業的菜鳥哪來的材料打造這個貴到令人吐血的戒指。

終於可以顯示文字了。個人評價的超S++是什麼意思他就不想知道了。

但是收到唯一一個任務檔案,他就知道事實上任何努力都沒什麼鳥用。

因為危險度顯示為黑色。比他的毛皮還黑。

黑貓掩面哭泣。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讚和分享喔~(<ゝω・)♥
每月逢五認爹娘,歡迎打賞當我們的乾爹乾媽小額贊助支持我們的網站運作費用喔!
←歡迎餵食(第三方支付連結),其他詳情請見說明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