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裡篇 TOP 之九

回房後準人瑞很認真的做筆記。翁的性幻想非常特別,她得好好思考。

其實,準人瑞本來是想敷衍過去就算了。一來她對BDSM真的是門外漢中的門外漢,二來,她對控制欲興趣缺缺。

原本的打算是,將這個迷路的小夥子收在手下,給他建立一個安全健康的認知,大概拖拖拉拉的建立完她的任務時間也到了。

但是她總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疑慮。

掐著黑貓後頸晃了兩下他終於招供了,這才讓她認真起來。

【Google★廣告贊助】

翁靜波不是天生的秦盛派。那個十四五歲就開女人跟男人的小渾球掌握了翁的把柄,並且侮辱性的虐待他。被掐住弱點的翁被迫臣服…終究他到死都不敢讓翁副頭目知道。

原來如此。

她對小渾球的厭惡提升到絕無僅有的高度,更不可能坐視翁被糟蹋。

…雖然說翁落在她手裡不見得比較好。但是絕對會比較健全。反正,閒著也是閒著,不過是舉手之勞。
被精神高壓調教過的翁,反而平靜溫和許多。

那種壓抑和陰沈消失了,他更有精力將精神集中在工作上。準人瑞交出更多實權…事實上她親自過問的只有研究所的進度了。

有總裁保航護駕的研究所,自然不可同日而言。

雖然沒有涉獵過任何航太領域,但是跟科研打交道,絕對比跟商戰打交道更簡單。

翁秘書被稱為地下總裁,他們倆的關係也開始蜚短流長,傳得未免也太熱鬧。

奇怪的是,高層都毫無表示,特別是翁副頭目。

沒有進行過的劇情問黑貓也沒用,所以她直接在某次調教中直接問無法說謊的翁。

被手銬銬著吊得只能長跪的翁,滿臉通紅。服從性迫使他開口,「…家父希望我娶秦大小姐。」

可是秦大小姐沒幾年好活了。

準人瑞很快就轉過彎。知道她事實上能活幾年,是他們這群打工仔才掌握。當代的醫學預估有誤差…翁副頭目也不需要秦大小姐活太久。

秦氏集團和合濟會這樣的獨裁王國,只要王座上有人就行了。只要跟秦大小姐結婚,生育不是問題…當代的試管嬰兒技術非常成熟。

這就是為什麼把備受重視的長子大材小用的給秦大小姐當貼身秘書的緣故。

「原來如此。奴隸,你不願意是吧?」準人瑞將虎口卡在他的咽喉。有窒息感,卻不妨礙說話。

這是翁最深沈的窒息幻想。

「我…」他喉結上下滾動,「那時我不想娶不熟的女人。」

所以才會不冷不淡啊。

「奴隸,現在呢?」準人瑞稍微用了點力。

翁喘息,因為呼吸困難而喘息。所有的血液像是往某個點集中,亢奮得不能自已。

「我不配。我是君主的奴隸。」他破破碎碎帶著無助的喘息說完,望著大小姐的眼神渙散而朦朧。

「配不配是由我決定。奴隸,你的主張我將予以剝奪。」稍微放鬆了手指,又縮緊。

在把翁逼瘋之前,她才允許他釋放,並且鬆手。

解開手銬並且為他披上浴袍,在翁靠在她腿邊恢復時,準人瑞深思。

其實沒什麼不可以。

與其將秦氏交給小渾球,不如將秦氏交給翁家。原版中的小渾球也就是個神主牌而已,實權是掌握在翁家手裡。

翁副頭目很有野心,但是她並不討厭這種野心。因為,翁副頭目更熱衷於開拓者艦隊的成形。

地球於他實在太小了。

翁的能力…根本不用質疑好嗎?

允許他去淋浴後,一如往常的替他上藥。他看起來很疲憊,放鬆,眼神還沒能完全聚焦。

漂亮的、生氣勃勃的,強悍又聰明的小夥子。

「作為你第一個主人,聽著,除了我以外,之後所有的主人,你都不能夠允許他們對你施加窒息。不,你不能夠拒絕。這太危險了,我不相信除我以外任何人的控制力。」

翁有種暈眩的幸福感。被擁有、被珍惜,被徹底掌控。

他眼神稍微聚焦,沙啞的說,「是,君主。」

「然後告訴你父親,我們準備結婚了。」

「是…哈?!」翁一個激靈差點跳起來,「這絕對不行!」

「什麼反應?奴隸你討打?」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每月逢五認爹娘,歡迎打賞當我們的乾爹乾媽小額贊助支持我們的網站運作費用喔!
不管金額大小對我們而言都是莫大的鼓勵。
←歡迎餵食(第三方支付連結),其他詳情請見說明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