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族 第七章(一)

從其美拉村出發以後,他們越發沈默。

妖魔樹海就地形來說,是個非常廣大的盆地。環繞著遺忘山脈,斷斷續續的將妖魔樹海圈在裡面。其美拉和其他較為親近人類的部落正當遺忘環形山脈最大的缺口,正跟艾景森王國所屬的亞里斯南方接壤。

九疑山據說在虛無之海的夜月島。若是從亞里斯王城搭船順流向西,可以抵達接近烏茲國的聖米爾港。這樣危險的航線幾乎沒有船隻會往返,但是艾景森軍艦會定期巡航虛無之海,憑她是亞里斯舊王女的身分,應該能夠搭上艾景森的軍艦。雖然要繞上一大圈,卻可能是最穩定最快的路線。

【Google★廣告贊助】

但是她接納了恩利斯當她的夥伴,這條路等於是斷了。所以狐鬼才會建議從妖魔樹海直接穿越,比起朝西再往北航行,直接從妖魔樹海北出口的襤褸港出海節省許多路程。

襤褸港和軍隊駐蹕的聖米爾港不同,充滿了海盜、小偷和騙子,以及許多冒險者。要在襤褸港找到一艘船願意讓他們搭乘,遠比聖米爾港簡單多了。

但是狐鬼卻沒有想到,妖魔樹海和他記憶中的亂中有序完全不同。其美拉這個著名的混血村落徹底傾覆,而且是由應該對妖魔樹海沒有約束力的神族陰謀血洗,而他們繼續前進,經過幾個妖魔部落,只見滿地屍骨,滿天禿鷹長鳴,像是死亡的羽翼無盡翱翔。

沒有任何眾生活著。只有食腐肉的禿鷹或豺狼出沒,眼睛發著奇特的紅光。

這種無聲的壓迫感重重的壓在他們的身上。連重華都收起暴躁傲慢的表情,警戒的通過這片死寂。

「…有人。」狐鬼阻止夥伴們的前進,「前面有樹海居民。」

互相望了一眼,他們謹慎的往前走,在一片枯萎的草地上,一個嘴裡有著短短獠牙,穿著樸素長袍的枯瘦女子坐著。狐鬼一眼就看出來,那是黑犬氏族的女子。

她望著虛空,懷裡抱著一具幼小的髑髏。

「…嗨。」不顧狐鬼的阻止,極翠上前一步。

「別帶走她好嗎?」那個黑犬族的女子將臉朝向極翠,卻只有空洞的眼窩,沒有眼睛,不斷的流著混著血的淚,或是混著淚的血,「將她留給我吧。我所有的孩子都死了,只剩下她,只有她…她還在吃奶啊,別殺她吧…」

「…我不會傷害妳們。」極翠一陣鼻酸,「我保證。」

那女子望了她好久,「是嗎?太好了,我們安全了,寶寶…」她泛出一絲空洞的微笑,臉部的肌肉凹陷,委靡而坍塌,和懷裡的髑髏一起粉碎、成灰。風一吹,就還諸虛無。

極翠張大眼睛,極力忍住淚。她走上前,才發現眼前有著無數細小的屍骨。重重疊疊,不知道有多少。黑犬族數百年才生育一次,一但生育就有數十個子嗣。這些細小的屍骨,有的身首異處,有的頭骨上有著極大的傷痕,像是控訴著這個世間的殘虐。

神族和妖魔生命力堅韌,壽算極長,也鮮少有疾病。只有身首異處,內臟被挖出來才會死亡。但是所有的種族都有相同的劇毒,妖魔也逃不過悲傷的絕望。

她能夠逃過神族致命的毒糧,卻逃不過子女俱亡的慘痛。她的頭髮都白了…真正殺死她的,是悲痛到一夕白髮的喪子之痛。

「為什麼…?」極翠將頭轉開,拼命忍住。

「…問得好,我也想知道。」狐鬼皺緊眉,「…或許我們該去找鬼王。」

***

進入妖魔樹海的人類,通常抵受不住嚴酷的環境,往往早夭。就算能夠適應環境,這些人類還是活不過百年就逝世了。但因為妖魔樹海的某種特質,這些人魂往往無法自然的轉生,反而成為樹海另一種形態的原住民。

這些鬼魅居住在樹海,自成一族。他們自稱夜行者,有些鬼魅經過一段時間可以轉生,但有些就這樣一直隱居在樹海的深淵處。然而,照著生前的習慣,他們共推一個資深者為首領,稱為鬼王。

唯有往生者最了解死亡,或許他們知道些什麼。

幽暗深淵距離其美拉村並不遠,但很隱蔽。狐鬼帶著他們在險峻的懸崖峭壁爬上爬下,繞來繞去,好不容易找到了深淵的入口…

卻被湧出來的鬼魂大軍阻住。

他們帶著鬼魂特有的深冬之寒,冉冉著冒著霧氣和幽微的光,騎著眼睛和嘴噴著鬼火的魂馬,安靜的殺過來,連給他們辯解的機會都沒有。

「神族。」他們指著重華,沒有開口,聲音卻在每個人的心底迴響著,「殺。」

悶了許多天的重華冷笑,「最好有這本事。」他衝上前去,開始呼喚雷火,雙爪帶著破邪的閃電。

「等等!」狐鬼用力將重華一拉,呼喊著,「我求見女王!我乃九尾狐王!請為我通報!」

鬼魂大軍將他們團團圍住,刀槍劍戟發著冰寒的光。

「九尾狐倖存者?」領軍的戰士舉起手,「且慢。」

「神族擅長欺騙。」另一個法師模樣的夜行者陰冷的說。

「並非所有神族皆如此。」戰士反駁,「我們的女王也是神族。」

「女王怎麼同腐爛的神族?」法師揚高了些聲音。

極翠和恩利斯聽不懂,但是重華訝異了。一個驕傲自大的神族,在妖魔樹海當鬼王?這大大的超出他的想像。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