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女作家之死(二十三)

※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美薇,那本『病毒』不用忙著改了,」思聰又買了一台新的電腦,卻不是給她用的,「那本就當作綠香的最後遺稿,等十二月的時候再出版吧。對了,我已經請清風過來當總編輯了,妳以後就不用那麼忙,把妳手上的事情交給他。」

千頭萬緒的,怎麼交?「我該交什麼給他?美編?排版?」綠香有點摸不著頭緒,寫文案活似一陀屎的人也能當總編輯,這說不定是出版界的生態之一。

【Google★廣告贊助】

「妳手上的作者。他管另外一組美編和排版,妳現在管的這一組,還是妳處理就好。尤其是欣怡,記得交給他,知不知道?還有綠意,他的『小狐狸心事』賣得不錯,也交給他。」

賣得不錯的作者都給他,那我該管哪些?不過,她並沒有說什麼,就把東西交出去。

但是作者還是打電話給她。

「美薇姐,」欣怡困惑的,自從替顏培文寫過自傳以後,她漸漸在人物傳記裡頭寫出名堂,「真的要寫羅福助嗎?楊先生要我寫這個人呢!但是我不太喜歡,還得把他寫成好人?!打女人的人,我不會寫。」

綠香搔搔頭,這的確是很大的挑戰。

綠意也惶恐的打電話過來,「美薇姐,怎麼突然換總編?他要我模仿雙星奇緣寫偶像劇小說,還跟我說要邊寫邊給他看和修稿,半年後才出版給版稅呢!這樣不是抄襲嗎?不用先打合約?如果和原先的合約一樣,裡頭註明如果涉及抄襲我得自己負責…那那那…我該寫嗎?」

綠香倒是嚇了一跳,「妳誤會了吧?他真的這樣說嗎?」

一連接了好幾個作者的電話,都是關於涉嫌抄襲的的書系。她心裡狂跳,頭也發暈。這些作者她努力照顧了將近一年,難道要毀在這種蠢點子裡頭?日夜匪懈的出版社,就要毀在這種抄襲的不名譽上面?

她霍的站起來,衝進會議室。思聰和新任總編輯正在招待最近常來的鄭福助。

「喂,妳不會敲門?」思聰很不悅。

「門又沒關。」美薇定定的看著他,「抄雙星奇緣是犯法的,你知不知道?如果東立知道了…」

「我不會讓東立抓到的。」清風含笑著說,「所以要嚴格控管寫作流程。放心吧,這應該是可行的。」

鄭福助殷勤的勸她坐下,「美薇呀,不要緊張。這樣的書才會賣呀。作家呀,就像是偶像歌手。他們沒腦子,妳就得替他們長腦子想想怎麼寫出能賣的東西。安啦,我就是這樣捧起漫畫天王和天后的呢。」

「原來漫畫圈子就是被你這種想法搞砸的,」綠香看著他們這幾個,心裡突然覺得非常厭惡。「思聰,你說過,我有三分之一的股份。我反對這個蠢點子,而且是反對到底。說什麼都沒用。」

真不敢相信有人可以愚蠢到這種地步。她驚異的掃過這群蠢人,大踏步的出去。

「思聰,你自己要想想。」鄭福助諷刺的笑笑,走過去把門關上,「一個女人家,也敢爬到你頭上。」

林思聰煩躁的耙耙自己的頭髮,「不過她的確有三分之一的股份。再說,還有許多版稅還沒結給她。」她的五本『遺稿』都破了二十刷以上,如果不讓她變成股東,他得付出很多版稅。

「老兄弟,」鄭福助嘿嘿的笑,「那時候為什麼我要勸你版權頁別改刷數,現在你可知道了吧?她怎麼會知道你再刷多少次?除了你以外,誰會知道正確的刷數?就我看,你滿可以一毛錢都不必給。現在景氣不好嘛…」

幾個男人都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

「說得好。」林思聰飄飄然的,「現在她的書銷售量也下跌了,不重要。我們來慶祝一下好了,那本韓國稿賣破五萬本了勒。」

「不是清風幫你操刀,這本書會賣得這麼好嗎?」鄭福助大力的拍拍楊清風,「怎樣,我的弟子不錯吧?要分三分之一股份給那個女人,不如給清風呢!正好你可以專心管後製作,前製作讓清風替你管理就好,你說對不對?」

「這倒是好主意!」林思聰興致勃勃的,「來,為了我們的未來乾一杯!」

綠香在辦公室生悶氣,渾然不知會議室裡的陰險計謀。

之後,她就被架空了。除了叫她跑跑美編和排版那邊送稿,所有出版計畫都不關她的事情了。

時間突然空很多出來,是有些不習慣。但是她也就能準時上下班,多了許多寫作的時間。

「要小心,美薇。我總覺得他們對妳不懷好意。」培文得到一點點休息的時間,就會約她出來走走。一摸她身上的大衣,「這麼薄?為什麼穿這麼破舊的大衣?」

剛把自己身上所有的錢榨完,卻也無債一身輕的綠香揮揮手,聲音很愉快,「不要緊的,月底我就可以分到前半年的版稅。到時候我就換件新大衣。」

這個傻姑娘。他愛憐的摟摟她。

「這麼摟摟抱抱,」綠香稍微閃了一下,「我會誤會的。」

「誤會什麼?」他故意抱緊一點。

「喂喂喂,顏先生,」綠香把他推開點,「我又不是你的女朋友。萬一被你抱慣親慣了,我誤以為你要追我怎麼辦?真是的,朋友親熱也要有個限度…」

「什麼?!妳還不是我的女朋友?!」培文裝出很震驚的樣子,「我以為妳早就是我女朋友了!不行不行!我還有競爭對手嗎?李巍?那渾小子!學業未成,何以家為!敢把腦筋動到妳頭上來…」

綠香笑彎了腰,「天啊,你在講什麼?堂堂言必信總裁呢,說什麼無賴話來。」

「那就是蔣中帆那個酸文人?呿!眼睛長頭頂,他一定用跳槽這種誘餌誘拐妳!千萬不要上當,當他的助理編輯,真是倒楣得要命。我有個學妹就吃過他的苦頭。」

「你在說啥?」綠香笑著在他肋骨打了一拳,「人家是彬彬君子,才不像你這個無賴,眼光那麼差。」

言猶在耳,中帆和她喝咖啡的時候,突然說,「美薇,如果我追求妳,妳可願意?」

險些把滿口咖啡吐出來,大大的嗆咳了幾聲,她漲得滿臉通紅,「中帆,不要開這種致命的玩笑。」她險些嗆死。

「我不是開玩笑。」他倒是優雅的喝著咖啡,「真的。我很喜歡妳。」

中帆是很好看的男人。他那種溫文儒雅的滄桑,常惹得其他的女人愛慕又羞怯的看了又看。

真的和帥不帥沒有關係。綠香覺得自己的男人運或許很差(要不怎會嫁給那種笨蛋?),但是男人緣卻好得出奇,遇到的男人一個帥過一個。

她有點尷尬的擦擦嘴,「我不是林非羽。」歉意的。

中帆愣了一下,「我並沒有把妳當成非羽的替身。」但是他也跟著靜默了。

閒下來,她開始找林非羽的資料。終於找到了幾張她的照片。有幾個角度,的確和整容後的自己有些相似。

相似的人,相似的文風。雖然很明白林非羽和自己的作品一個在天一個在地,對於這些憶念她這麼些年的男人來說,應該是很安慰的吧。

「妳會這麼說…是不是顏培文也跟妳求愛?」中帆似笑非笑的。

綠香紅了臉,咳了一聲,假裝專心喝咖啡。

「我倒是好奇的問一下,除了顏培文和我,有沒有人追求妳?」他招招手,拜託侍者再給一杯咖啡。

不禁氣餒,「沒有。」

「太糟糕了,美薇,太糟糕了。美女居然是這樣的待遇呀…」他笑了出來。

「喂,我不是什麼美女。」綠香有點不開心,整容後當然漂亮多了,但她還是余綠香的時候,愛慕者可以用十輪大卡車載,現在居然連一部計程車都載不滿。

美女有個鳥用。

「那,妳答應了顏培文?他現在可以好好照顧妳了。還是說,他的心裡永遠有非羽,所以拒絕了他?」他好看的臉一派溫和,看不出真正的意圖。

「我沒答應他,也並沒有拒絕…我只是覺得我該好好想想。事實上,你們並不認識真正的我…」她覺得有些苦惱。可能的話,她一點也不想撒這種謊。但是既然選了路走,她已經沒有回頭的機會了。

「真正的妳?妳是指,事實上,妳就是余綠香的事情嗎?」中帆閒閒的說,捻起一片手工餅乾。

綠香瞪大了眼睛,像是全身的血都抽乾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